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企业的社会责任 保护劳工利益:不为人知的瑞士调解员



临时合同工的工资比正式工人少得多,且缺乏保障

临时合同工的工资比正式工人少得多,且缺乏保障

(Reuters)

为了声讨总部设在瑞士、而在海外有违规操作的跨国公司,例如豪瑞(Holcim),受害者通常会选择求助于媒体或法院。现在,还有另外一种途径也可将瑞士公司逼上谈判桌。

拉吉·库马尔·萨胡(Raj Kumar Sahu)最近忧心忡忡。这位骨瘦如柴的合同工来自印度恰蒂斯加尔州(Chhattisgarh)的贾穆尔(Jamul),他想向拥有自己打工的水泥厂的瑞士水泥巨头豪瑞-拉法尔格豪瑞集团(LafargeHolcim)的下属公司-讨个说法。附近正在修建新水泥厂,而萨胡却不知道一旦新厂竣工,自己是否还能保住工作。 

但是,他担心的并不仅仅是自己和家人。作为“水泥行业进步工人联盟“这一工会组织(PCSS)的副主席,他还要负责上百名在水泥厂打工的合同工人的福利待遇。

“我们想知道一旦新厂投产,老厂的900多名工人将何去何从”,这位负责人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还想了解到底多少工人将被新厂雇用。”

萨胡和他的工会PCSS把豪瑞印度子公司告上了当地的法院和劳资法庭,争取改善在那里打工的临时工人极端恶劣的工作条件。他们的工资低于正式工人,严重缺乏工作保障。PCSS还指控,豪瑞非法使用临时工人,以避免聘用工资为其3倍的正式工人。

在和豪瑞驻印高层交涉无果之后,PCSS继而转向经合组织(OECD, 系一富国组织,瑞士为其成员国之一)驻伯尔尼的瑞士联络站(NCP,多语)外部链接寻求帮助。NCP机构的宗旨在于,当瑞士公司被控违反人权、环保、腐败、及劳资等方面的企业社会责任准则(多语)外部链接时,它可作为监察员进行调停。

咱们谈谈吧

“我们机构主要优势在于提供一个非正式,开放的流程,任何人都可以就驻瑞跨国公司提出申诉”,瑞士NCP的负责人卢卡斯·兹根塔勒(Lukas Siegenthaler)介绍说,“我们的介入是免费的,不失为与瑞士公司展开对话的好途径。”

有关群体只需书面递交申诉,并指出海外瑞士公司所违背的经合组织条款即可。

瑞士国家联络站公务最为繁忙,因该国驻有大量跨国企业。和法院不同,调解基于自愿,主要目标在于促进当事人双方展开对话。在上面的印度劳资案例中,NCP就促成了豪瑞高层和PCSS代表在伯尔尼会面,以期解决合同工问题。

“在瑞士NCP介入调解之前,我们和豪瑞之间没有任何谈判。”PCSS律师苏哈巴拉德瓦(SudhaBharadwaj)确认道,“在NCP的努力下,集团高层被迫承认我们的工会,并开始接受谈判。”  

对豪瑞集团而言,瑞士调解机构的介入也合情合理。之前当事人双方针锋相对,毫无成果。

“我们很高兴有机会在NCP这样的独立机构的参与下就相关事宜交换意见”,豪瑞发言人彼得·斯托弗(Peter Stopfer)告诉我们瑞士资讯,“他们的调解专业、公正,而且中立。”

兹根塔勒进一步透露,尽管这一途径基于自愿,但目前为止,瑞士公司尚无一家拒绝参加这种非正式的调解流程。

他解释道,“这也符合企业的利益,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平台。否则,他们可能面临遭受公众抨击,甚至声誉受损的危机。”

(swissinfo.ch)

局限

在这种被称为大卫和歌利亚之争的实力悬殊的对决中,公平竞争的问题不容小觑。对于PCSS这样的弱势群体而言,前往伯尔尼参加调解会议并不轻而易举。他们的差旅费用必须自行筹措,NCP并不承担。

NCP另外一个局限是,它可以把当事人双方聚在一起,但并不能确保其冲突最终得以解决。印度豪瑞的劳资纠纷提交至今已近三年,目前仍未平息。PCSS对于调停结果并不满意。

“豪瑞高层避实击虚,实质性协议遥遥无期,”萨胡对此深表无奈,“ 虽然我们得以与豪瑞开展谈判,但是我们认为NCP并没有施加足够压力以促成问题的最终解决。”

企业责任动议

对于企业社会责任和尽职调查措施的自愿性和非约束性,人权组织和环保激进分子早已义愤填膺。瑞士政府拒绝引进针对企业的强制措施,议会也于三月以微弱优势否决了强制性人权尽职调查的议案。然而,事情仍有转机。

今年四月,66家民间团体联合发起一项企业责任动议, 旨在促成驻瑞跨国企业的尽职调查强制化,以确保人权及环保条例得以执行。如果该动议在公投中得以通过,世界各地的受害方都可以将瑞士企业告上瑞士法庭,指控其在针对当地居民和环境的风险识别方面未能尽责。

豪瑞对此提议并不赞同。该集团更倾向于使用自2013年实行的、由集团自己创建的人权尽职调查程序(英)外部链接。 公司发言人斯托弗进一步指出:“拉法尔格豪瑞新集团和许多其它瑞士企业及行业协会已经达成共识,立新法并不是因地制宜解决各种复杂问题的最佳途径。我们确信,与各界伙伴精诚合作,共同努力,这才是处理当地具体纠纷的最佳方案。”

当然,也有持不同意见者。博世公司全球劳工组织(IndustriALL Global Union)负责人哈特维奇(Hartwich)认为,法律的影响力可以作为非正式调解的补充。

他进一步指出:“越来越多的决策在公司总部制定,然后推广到其它地区执行。因此,由总部承担更多的责任也顺理成章。”


(翻译:明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