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日内瓦变化中的面貌

冠状病毒:联合国系统面临“关键大考”

3月6日,一名记者出席了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例行发布会。面对此起彼伏的批评声,世卫组织在抗击疫情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 Martial Trezzini/Keystone

日内瓦和纽约的专家表示,面对撤资威胁和中美疫情“甩锅”大战,联合国系统的底线不断受到疫情考验。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本来是值得庆祝的一年,结果却变成了危机重重的一年。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将该流行病称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面临的最具挑战性的危机”。  

理查德·高恩(Richard Gowan 英)是国际危机组织驻联合国纽约总部代表。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在抗击疫情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但也招致了不少批评,包括最近特朗普政府批评(英)该组织太以中国为中心。面对各国封城,其他联合国机构和国际组织也争先恐后地采取应对措施。

迄今为止,各成员国基本在各自为战抗击疫情,联合国安理会对此保持沉默。联合国于4月9日召开首次成员国视频会议,随后仅发表声明支持古特雷斯的努力并强调团结的必要性。

在两次独立采访中,国际危机组织驻联合国纽约总部代表理查德·高恩(Richard Gowan 英)和日内瓦国际关系及发展高等学院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托马斯·比尔施泰克(Thomas Biersteker 英)分享了他们对联合国疫情应对措施及其影响的看法。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是否正如古特雷斯(Guterres)暗示的那样,这场疫情对联合国和多边体系而言真的是“关键时刻”()

理查德·高恩:这是对21世纪联合国存在意义的关键大考。如果联合国成员国最终成功联手遏制疫情,并且如果联合国机构能够在抗疫中发挥重要协调作用,那么将显示出多边主义存在的意义。这对于积贫积弱的国家尤其重要,因为这些国家可能需要大量的技术和经济援助,才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相反,如果各国政府未能协调行动,而是通过各自为战式的民族主义方法来遏制疫情传播,那么许多人将得出的结论是,联合国已不具有存在的意义。这可能对从气候变化到人权保护的一系列问题协调工作产生负面影响。

托马斯·比尔施泰克(Thomas Biersteker 英)是日内瓦国际关系及发展高等学院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 Graduate Institute


托马斯·比尔施泰克:大多数国家的最初反应似乎是封锁边境,而不是求助多边体系。从某个层面上来看,这也不足为奇。多边主义的确正面临一个关键时刻,但目前判断疫情的最终影响还为时过早。我认为,这些不协调的行动产生的影响时间越长,我们越会意识到仅在国家层面采取行动的局限性。  

瑞士资讯swisisnfo.ch:您如何解释联合国安理会对疫情的不作为?

理查德·高恩:大多数安理会成员国都想对危机采取行动,但关键要认识到安理会不能也不应试图取代世卫组织来领导国际卫生防疫行动。但是安理会至少应该响应秘书长发出的全球停火呼吁,应对疫情对非洲和中东等地区的安全稳定产生的潜在影响。它未能采取行动的主要原因在于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美国坚持认为,安理会有关疫情的任何决议均应明确说明其起源于中国,中国政府对此无法接受。在危机时刻,世界顶级大国却沉迷于无聊的“甩锅”游戏。   

在危机时刻,世界顶级大国却沉迷于无聊的“甩锅”游戏。

理查德·高恩 Richard Gowan

End of insertion

托马斯·比尔施泰克:安理会本质上十分保守,不愿逾越已达成一致的交流范围,也不希望过于创新。有意思的是,中国向来比较沉默。 他们非常在意国家主权完整,并且在涉及政府统治权威的事宜方面,不愿轻易扩大安理会的授权。我怀疑,面对美国的尖锐批评,由于中国无力阻止任何决议的通过,但又不想被迫接受任何安理会决议,因此他们表现的非常保守。 但这基本上是中美之间的“甩锅”游戏,美国试图追究中国的责任,这加大了多边合作的难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除了安理会之外,您对迄今为止国际社会的危机反应有何看法?

理查德·高恩:联合国系统在应对挑战方面表现迟缓。甚至到3月中旬,纽约的许多联合国官员似乎也没有完全意识到这场疫情将如何改变其战略格局。但是古特雷斯和整个联合国系统在过去两三周内加快应对危机,这点值得称赞。秘书长关于疫情的安全和社会经济影响做了一系列声明,展现出一定程度的远见,许多国家领导人显然缺乏这种远见。在工作层面,我认为联合国人道主义官员、维和人员及其他人士正在努力寻找缓解这种混乱局面的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说,联合国官员在管理疫情影响方面做得要比成员国好得多,但是在危机期间他们最终还是需要成员国政府的政治和财政支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疫情暴发之前,联合国及其经常预算一直经历着严重的流动性危机。随着全球经济即将陷入衰退,联合国和国际组织是否应该担心财政和成员国资助出现严重恶化?

托马斯·比尔施泰克:成员国一直在减少对国际组织的资助,这种局面是多边主义面临的一大挑战。当时联合国发生现金流危机(多语),我们在日内瓦也感受到了影响。这方面的财务危机仍在持续(英)

人们需要了解到,世界卫生组织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

托马斯·比尔施泰克 Thomas Biersteker 

End of insertion

人们需要了解到,世界卫生组织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它成立时,其运作资金100%来自成员国的捐款,但现在这一比例还不到20%。我们必须理解这些组织所面临的财务困境。

理查德·高恩:我认为,各捐助国可能会凑集资金,支持联合国在受疫情影响国家的人道主义行动,以遏制疫情蔓延,防止出现走投无路的人群大规模地迁徙。西方国家不想看到来自非洲或中东的一波“新冠肺炎难民”。长期而言,贫穷国家将需要更多的发展援助,用来缓解疫情冲击,然而与此同时,捐助国政府也需要将手中的每一分钱都投入到国内灾后重建,全球经济衰退也会削减捐助国的海外发展援助预算。我认为,在接下来6到12个月内,我们很可能会在联合国看到一些非常不愉快的辩论,因为贫穷国家会呼吁在危机后大量注入援助资金以帮助其重建,而捐助国则会明确表示无法提供资金援助。  

冠状病毒:对国际日内瓦的影响

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总干事塔蒂亚娜·瓦罗瓦娅(Tatiana Valovaya)在近期接受《日内瓦论坛报》采访时警告说,冠状病毒疫情不断加剧联合国的现金流问题。她表示,联合国将不得不划拨额外专门款项来应对疫情影响。此外,这场危机使日内瓦历史悠久的万国宫大楼的所有翻新工程(约耗资8.5亿瑞郎)陷于停滞,这将对竣工日期(原定于2024年)和成本产生影响。  

联合国总部尚未完全关闭,但大多数员工居家办公,这点类似于日内瓦的其他国际组织。裁谈会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得不暂停在万国宫召开会议。包括国际劳工大会在内的其他大多数大会和会议都已被取消。日内瓦通常每年举办12,000场会议。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