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摄影师镜头中各国边境的变迁

二战期间,瑞士希望将邻国列支敦士登纳入其国防计划,因为它的位置非常适合用于进攻瑞士边境。由于当时与德国的关系,列支敦士登不愿加入瑞士的国防计划。最终,经过谈判、财政和领土补偿,列支敦士登允许瑞士在多个具有战略和军事意义的地点布防,其中包括巍峨的埃尔山(如图所示)。自1949年起,这座海拔758米的山峰划归瑞士弗莱施市管辖。 Roger Eberhard

瑞士是一个内陆小国,许多瑞士人生活中或多或少会接触到边境,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边境封锁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瑞士摄影师罗杰·埃伯哈德(Roger Eberhard)用三年多的时间拍摄了世界各地的边境照片,赋予这本照片集特别的意义。

海伦·詹姆斯 (文), Roger Eberhard (图)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这位来自苏黎世的艺术家和出版人表示,他想出一本关于边境的书,用视觉化语言讲述“不断变化的万千世界图景”。埃伯哈德认为国界会“不断演变”,与政治息息相关,比如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国家数量出现明显改变。

如今入境禁令、边界墙和大规模移民问题时常占据全球新闻头条,埃伯哈德希望他的摄影作品能让人们深刻感受到“这些人类工程的瞬息万变”。

弗格萨特尔,瓦莱州阿尔卑斯山,瑞士 弗格萨特尔冰川缆车的最高站点采尔马特曾经位于意大利境内,现在位于瑞士境内。由于气候变化,该地区的冰川逐渐萎缩,导致两国之间的分水岭边界发生位移。随着时间的推移,马特洪峰下方巨大的特奥道尔冰川(Theodul Glacier)逐渐融化,导致该地区整体向西南方向移动了150米。 Roger Eberhard

他周游列国,拍摄了“人类疆土”相关的照片,并于2020年3月出版。他希望表现地图上的国界在现实之中有时会变得模糊、移动或延展,因此,他选择的拍摄地点要么边界发生了变化,要么边界消失,有时甚至国界两边的国家都不复存在了。

黄河,中国 黄河是中国第二大河流,起源于西藏自治区,蜿蜒5464多公里,最终流入渤海。公元前230年,秦始皇嬴政征服其他四个王国。 然而,秦朝仅仅存续了15年,是中国历史上最短的朝代。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驾崩,汉朝统一天下,但秦朝引入的帝国统治体系存续了两千多年时间,直到1912年才出现变化调整。 Roger Eberhard


拉卡夫,白俄罗斯 拉卡夫(Rakaw)是位于明斯克以西39公里的城市住区,人口约2’100。如果一个人于1905年在拉卡夫出生,并在该村庄居住了90年,那么他在20世纪将拥有几个不同的国籍。首先,他出生于俄罗斯帝国,一战期间会目睹德国占领家园;1922年,村庄划归波兰第二共和国,此后成为苏联的一部分。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短暂占领了村庄。1991年苏联解体后,村民手中持有的是刚独立的白俄罗斯发行的护照。 Roger Eberhard

每张图片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诗意地讲述了历史上某个时期某个地点发生的事情,并展现了政治或气候变化会如何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瑞士有两个地点符合他的标准:西南部瓦莱州的弗格萨特尔(Furggsattel)山口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瑞士东部的埃尔山(Ellhorn),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瑞士人关注的焦点。

二战期间,瑞士希望将邻国列支敦士登纳入其国防计划,因为它的位置非常适合用于进攻瑞士边境。由于当时与德国的关系,列支敦士登不愿加入瑞士的国防计划。最终,经过谈判、财政和领土补偿,列支敦士登允许瑞士在多个具有战略和军事意义的地点布防,其中包括巍峨的埃尔山(如图所示)。自1949年起,这座海拔758米的山峰划归瑞士市镇Fläsch管辖。

圣维森特,巴西 1494年,葡萄牙帝国和卡斯蒂利亚王国(西班牙)协商瓜分欧洲以外所有新发现的土地。条约没有规定边界的确切坐标,当时,任何一方都没有意识到边界线会穿过巴西国土的尖端地区。1500年,葡萄牙帝国宣布占领巴西,而始建于1532年的圣维森特镇是其首个永久定居点。 Roger Eberhard


罗杰·埃伯哈德 (Roger Eberhard)生于1984年,曾在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布鲁克斯摄影学院和苏黎世艺术大学学习摄影。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