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不再禁止安乐死

2020年2月26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成员和院长Andreas Vosskuhle (左)在会议上。 Keystone / Thorsten Wagner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为有意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敞开了大门-解禁商业性安乐死行为。在此之前,德国安乐死协会为了规避德国法律一直在瑞士寻找出路。

Petra Krimphove,柏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直至目前,德国人自行决定生死的权力受到限制。而现在,最高法院宣布:2015年11月德国联邦日通过的《Paragraph 217》-禁止商业安乐死的条款,不符合法律基本条例,宣布无效。

自杀是“受保护的基本权力”,德国宪法法院院长Andreas Vosskuhle说:“一个人决定自杀虽然很令人惋惜,但必须被接受。”

《Paragraph 217》

德国刑法第217条,从2015年开始将安乐死商业行为定为违法行为。

所谓商业性,不是因为赢利而是因为安乐死行为的重复进行。个别情况,亲戚或亲人的辅助自杀行为是被允许的。

德国最高法院的最新决定,医生和安乐死机构的辅助自杀行为无罪。

End of insertion

由此,第三方协助的自杀行为从此合法。立法机构不能再禁止安乐死,但可以规定他们讲解义务和等待期。

德国安乐死机构来瑞士

德国最高法院的这一通告,宣布了辅助自杀行为在德国的合法性。Roger Kusch是德国安乐死代表人物,也是德国最知名和最受争议的人,对于他来说,可谓是一种解放。这位汉堡人是一位律师,曾做过财政部长,从2008年起为希望自行结束生命的人提供帮助。

因为《Paragraph 217》禁止安乐死,Kusch两年前建立了一个安乐死瑞士分会(Schweizer Ableger),在苏黎世提供服务,只要缴纳9000欧元(约10万人民币)就可以成为Kusch安乐死协会会员,在需要的时候,出示医生诊断,便可以由一位“可靠人士”从瑞士带致死药过去,在德国家中服用。

因为他的协会不直接把致死药交给病人,因此在过去的几年中,虽然安乐死在德国属于非法,但Kusch依然不能被视为从事安乐死商业行为的人而被治罪。他在德国和瑞士共有约500名会员,“大多数是德国人,”因为瑞士有足够的这类机构。“瑞士不需要我们,他们有《解脱》(Exit,瑞士安乐死机构),”他说。

来自医生方面的压力

除了医生群体和病人之外,Kusch是安乐死最积极的支持者之一,早在德国最高法院做出解禁通告之前,他就已经很乐观:“我早就知道,法院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他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isnfo.ch采访时说。

Roger Kusch是德国最出名和受争议的人,从2008年开始提供安乐死服务。 Keystone / Thorsten Wagner

安乐死和有此愿望的人批评《Paragraphen 217》剥夺了人的自由。而医生组织则对解禁安乐死深感担忧,他们担心患有心理疾病和只是暂时厌世的人,也会选择安乐死。

留在瑞士

那么,德国解除安乐死禁令之后,Kusch的安乐死协会和其他德国类似机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毕竟现在任何一位医生都可以满足病人的安乐死要求,虽然在此以前这样做将受到惩处。

“个别病人依然很难找到愿意提供协助的医生,”Kusch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即便没有法律障碍,也很少有医生自愿帮助病人自杀,而安乐死机构则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Kusch目前会保留在苏黎世的安乐死分会,这里对安乐死的态度非常友好,“我们保留我们的分会,并从苏黎世向外发展和拓展。”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