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不再禁止安樂死

2020年2月26日,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成員和院長Andreas Vosskuhle (左)在會議上。 Keystone / Thorsten Wagner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為有意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敞開了大門-解禁商業性安樂死行為。在此之前,德國安樂死協會為了規避德國法律一直在瑞士尋找出路。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03日 - 12:13
Petra Krimphove,柏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直至目前,德國人自行決定生死的權利受到限制。而現在,最高法院宣布:2015年11月德國聯邦日通過的《Paragraph 217》-禁止商業安樂死的條款,不符合法律基本條例,宣布無效。

自殺是“受保護的基本權利”,德國憲法法院院長Andreas Vosskuhle說:“一個人決定自殺雖然很令人惋惜,但必須被接受。”

《Paragraph 217

德國刑法第217條,從2015年開始將安樂死商業行為定為違法行為。

所謂商業性,不是因為營利而是因為安樂死行為的重複進行。個別情況,親戚或親人的輔助自殺行為是被允許的。

德國最高法院的最新決定,醫生和安樂死機構的輔助自殺行為無罪。

End of insertion

由此,第三方協助的自殺行為從此合法。立法機構不能再禁止安樂死,但可以規定他們講解義務和等待期。

德國安樂死機構來瑞士

德國最高法院的這一通告,宣布了輔助自殺行為在德國的合法性。Roger Kusch是德國安樂死代表人物,也是德國最知名和最受爭議的人,對於他來說,可謂是一種解放。這位漢堡人是一位律師,曾做過財政部長,從2008年起為希望自行結束生命的人提供幫助。

因為《Paragraph 217》禁止安樂死,Kusch兩年前建立了一個安樂死瑞士分會(Schweizer Ableger),在蘇黎世提供服務,只要繳納9000歐元(約10000美金)就可以成為Kusch安樂死協會會員,在需要的時候,出示醫生診斷,便可以由一位“可靠人士”從瑞士帶致死藥過去,在德國家中服用。

因為他的協會不直接把致死藥交給病人,因此在過去的幾年中,雖然安樂死在德國屬於非法,但Kusch依然不能被視為從事安樂死商業行為的人而被治罪。他在德國和瑞士共有約500名會員,“大多數是德國人,”因為瑞士有足夠的這類機構。 “瑞士不需要我們,他們有《解脫》(Exit,瑞士安樂死機構),”他說。

來自醫生方面的壓力

除了醫生群體和病人之外,Kusch是安樂死最積極的支持者之一,早在德國最高法院做出解禁通告之前,他就已經很樂觀:“我早就知道,法院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他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isnfo.ch採訪時說。

Roger Kusch是德國最出名和受爭議的人,從2008年開始提供安樂死服務。 Keystone / Thorsten Wagner

安樂死和有此願望的人批評《Paragraphen 217》剝奪了人的自由。而醫生組織則對解禁安樂死深感擔憂,他們擔心患有心理疾病和只是暫時厭世的人,也會選擇安樂死。

留在瑞士

那麼,德國解除安樂死禁令之後,Kusch的安樂死協會和其他德國類似機構還有存在的必要嗎?畢竟現在任何一位醫生都可以滿足病人的安樂死要求,雖然在此以前這樣做將受到懲處。

“個別病人依然很難找到願意提供協助的醫生,”Kusch毫不懷疑這一點,因為即便沒有法律障礙,也很少有醫生自願幫助病人自殺,而安樂死機構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Kusch目前會保留在蘇黎世的安樂死分會,這裡對安樂死的態度非常友善,“我們保留我們的分會,並從蘇黎世向外發展和拓展。”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