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忽然又回到了独裁统治

缅甸的教师团体起来示威反对军事政变。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他原想通过发展合作项目来陪伴一个国家走向民主,然而,事与愿违,Peter Schmidt和他的妻子Käthi Hüssy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军政府统治时代。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5日 - 09:00

当Peter Schmidt和妻子Käthi Hüssy在2017年来到缅甸时,他们虽然感觉到这个国家正处于脆弱阶段,但同样环绕着一种跃跃欲试的气息-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向民主的迈进似乎即将迎来成功的曙光。这个国家有着近半个世纪的军事统治历史。而公民社会正在此形成,通过开放投资和旅游,缅甸不再被外界视为贱民国家。

在曾经岁月静好日子里的一张照片: Käthi Hüssy和Peter Schmidt在仰光的苏莱塔。 Peter Schmidt

最近几个月,他们在仰光的公寓里总能听到枪声,大多是在晚上。2月1日,军队以荒谬的理由重新夺取了政权,之后便大规模暴力镇压所有抗议活动。虽说此前关于政变的传言一直都存在,“但我没想到他们真的会这么干,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Peter Schmidt说。

作为瑞士援助组织Helvetas驻缅甸办事处的负责人,Peter Schmidt经常在外面活动,他会和农民、企业家、官员以及移民工会面;然而去年,他几乎一直都待在家里。最初是因为需要遵守针对新冠疫情实施的保护措施,然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则是出于安全考虑。因此,他现在更多地活跃在网上-为了工作,也为了让外界了解缅甸的情况:“特别是在Facebook上,在缅甸,Facebook几乎和互联网是同义词。” 而作为生活在这里为数不多的瑞士人之一,他还经常接受瑞士媒体的采访。

今年二月我们对Peter Schmidt的采访:

Schmidt在苏黎世Zumikon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中长大。他的父亲热衷于狩猎,他们常常一起出去打猎。对大自然的兴趣从儿时就被激发出来,Schmidt很早就清楚自己想学与 "绿色 "有关的东西。20世纪70年代末,他辞掉新闻界的工作,开始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学习农业。

学业期间要在瑞士农场实习,那也是一段他“特别喜欢”的经历。1986年还有一次所谓的特殊实习机会-他去了印度。“那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验,一场真正的文化冲击”。最早留在他脑海中的画面之一是印度妇女在路边将石头捣成碎石。“太难以置信了!”他当时心想。从那时起,Schmidt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国家看到这样的女工。

1986年,斯里兰卡科伦坡:作为农学专业的学生,他正在前往南印度喀拉拉邦国际合作组织的一个畜牧项目实习的路上。 Peter Schmidt

最初三天,年轻的Schmidt把自己藏在屋子里,被这个全新的、陌生的世界压得喘不过气来。气味、噪音、人群-这些都是他需要习惯的:那是90年代初,他在国外的第一份工作把他带到了奥里萨邦(现在的奥迪沙),印度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还带着妻子和他们刚出生的女儿Zarah。

这对这个年轻的家庭来说并非易事:气候恶劣,生活条件简陋,最重要的是与当地人缺乏联系,他们与印度的大家庭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没有交集点。“Käthi将其描述为'社交死亡'”。而另一方面,在事业上这是一段充实的时期:Schmidt 监督畜牧业项目,管理农业资讯服务,并建立对少数民族的支持。而对Käthi来说也是一段令人激动的日子,她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她的民族学论文,并在当地积累实地经验。

从蒙古包到互联网

随后几年,Schmidt回到瑞士从事发展合作工作,并多次出国出差。儿子Niclo出生后,他们全家决定再次出国,并于1998年前往吉尔吉斯斯坦。Schmidt在当地极为活跃的环境中建立了一家农业咨询服务机构-毕竟,这个中亚国家当时仍处于刚从苏联解体中的恢复阶段。他们在那里的生活质量很好。“在比什凯克,我们可能度过了我们家庭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光”。

2000年,Peter Schmidt和女儿Zarah及儿子Niclo在吉尔吉斯斯坦科奇科尔。 Peter Schmidt

一方面,他们与当地山区的游牧民一起度过假期,与他们在蒙古包里生活了好几个星期,“非常古老”。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出现,Schmidt的工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突然间,与家乡的联络变得很容易。与当地人和国际外籍人社团的互动也令家长和孩子的生活变得更轻松。几年后,他们举家迁回瑞士,Schmidt在Helvetas救助组织中担任了各类职务。

2013年,阿富汗的Saigan:“一些最难忘的经历是在阿富汗花时间开发土壤和水的可持续利用课程的时候”。 Peter Schmidt

血腥的升级

当孩子们完成了他们的学业并独立了以后,这对夫妇决定再次出国发展。这将是他漫长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职位,“我们很高兴来到缅甸-这个文化丰富、风云变换的国家”。作为Helvetas整体项目的负责人,Schmidt领导着一个由50人组成的团队并支配600万瑞郎的年度预算,该组织在该国相对年轻,因此这是一项极其令人兴奋的任务。

在缅甸坐火车:需要耐心和淡定。 Peter Schmidt

这个国家正在走向民主,但尚未取得安宁。由于该国有50多个认可的少数民族,其中一些还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民兵势力,并卷入了与军方的暴力冲突,因此目前的形势尚不稳定,特别是在农村地区。2017年夏天,70万穆斯林罗兴亚人被驱逐到邻国孟加拉国的事件依然留在国际公众的记忆里。“军方在那时就露出了真面目。”

总的来说,当地军方力量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甚至在经济领域也不例外,他们通过企业集团势力和垄断对经济加以干涉。“我在这个国家喝的每一瓶啤酒,都是对军政府的资助。”为此当地民众也常常暴发抗议运动,旨在在经济上牵制军政府。

因此军方的反应也很激烈,迄今为止,已有近800人被杀害,有人被判了死刑,媒体报道有30多万流离失所者-具体数字不详。当互联网被切断,任何信息都无法传播时,警察和士兵会在夜里出来抓人。Schmidt本人对政变的发生感到突然-是他在瑞士的儿子发来的消息让他意识到,军队重新掌权了。

自政变以来,该国的互联网受到严重限制。最初是晚上,但现在也在白天。军政府想以此来阻止信息传播。

那么现在呢?Schmidt在缅甸的工作将于今年6月结束,他们夫妇将重返瑞士。“说实话,我们很期待离开,”Schmidt说。最后这几个月情况实在不乐观,尽管他们作为外国人不必担心受到威胁,但是他的手下员工却整天沉浸在对搜捕和国家陷入混乱的惶恐中。这些当地员工的未来如何?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和有家庭的人?Schmidt很为他们担心,“在这种时候离开真是很悲伤的事。”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向我们介绍了她在冲突中所起的作用。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