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促使人們思考“如何死去”

在預先指示中,簽字人指明了他臨終時想要什麼(或不想要什麼)。 Westend61 / Rainer Berg

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將死亡擺上檯面,促使許多人思考他們想要(或不想要)的結束生命的方式並作出必要安排。在瑞士意大利語和法語區,預先聲明申請呈指數級增長。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8日 - 10: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我不想像棵蔬菜一樣死去。我不想經歷缺氧和無法呼吸的痛苦。”6月,蘇珊·德吉夫斯·穆里(Susanne Degives-Murri,83歲)在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上如是說。 “我認為我們應該讓上了年紀的人安靜地離開。”

這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在目睹了感染新冠肺炎的熟人的痛苦經歷後進行了深入思考。那些人接受了高強度治療後仍然遭受著病痛。她說: “他們不能說話,也不能呼吸,現在兩個月過去了,他們的病還沒好。”

這促使她訂立了自己的臨終指示。她並不是個例。大流行病的慘劇使許多人意識到訂立生物學遺言的重要性,這能保​​證自決權。

“在冠狀病毒危機爆發前,在瑞士德語區,65歲以上人中50%擁有預先醫療聲明所需文件,但尚未完成。我們堅信現在完整檔案所佔百分比已大幅上升。”老年人保護與援助組織Pro Senectute發言人塔娜娜·奇斯勒(Tatjana Kistler)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她補充說,在法語區和提契諾州,對這類表格的需求在封禁期間猛增了50%以上。

Pro Senectute2017年進行的一項人口調查對18至99歲的人群進行了1200次電話訪問,發現只有22%的人口訂立了預先聲明。大多數(47%)是60至70歲的人。德語區(27%)比例高於全國平均水平,而法語地區(10%)和意大利語區(5%)則低得多。

Pro Senectute發言人表示,在不可逆轉或殘疾的情況下,對死亡或痛苦的恐懼提升了人們對個人預先醫療指示的興趣。

什麼是預先聲明?

預先指示(多語)裡,患者設定他們失去判斷力後的醫學治療和護理安排。預先指示確定患者接受或拒絕的維持生命的治療和護理方式。起草預先指示是自願的。但與親人和專業人員的溝通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預先醫療指示僅在患者無法做出判斷時適用。在其他所有情況下,患者將繼續完全自由地做出決定。

End of insertion

“在這個非常嚴峻的危機時期,在電視上看到的圖像令人恐懼。我們收到許多老人的回饋,他們告訴我們: '我活得很好,我90歲了,我不想像這樣死去' 。Pro Senectute瑞士法語區秘書亞藍·于貝(Alain Huber)向RTS表示。“這使許多人決定去完成他們的預先指示,自己決定希望如何結束生命。 ”

其他重要安排

預先聲明是Pro Senectute建立的DOCUPASS(多語)個人檔案的一部分,該檔案使每個人能夠記錄下發生嚴重事件時他們的需要、要求和願望。除了預先指示外,它還包括失能授權(指定一名代理人,在日常生活中照顧當事人,管理其財務並在無判斷力的情況下合法地代表他們)、臨終安排(包括可能的器官捐贈)、遺囑和個人安排卡(表明在緊急情況下應與誰聯繫)。

隨著新冠病毒危機的發生,Pro Senectute注意到人們重新對這些安排產生興趣。但據塔塔娜·基斯勒(Tatjana Kistler)的說法,“甚至在大流行病之前,我們已經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個人安排問題感興趣,這或許是受父母的影響,也可能是因為他們越來越意識到應盡快確定個人安排。”

發言人強調,患者的預先醫療指示只是檔案的一部分。 2017年進行的調查顯示,設立失能授權也很重要。與生物學醫囑相比,目前這還是一個鮮為人知和使用的工具。調查結果如下圖所示: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