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促使人们思考“如何死去”

在预先指示中,签字人指明了他临终时想要什么(或不想要什么)。 Westend61 / Rainer Berg

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死亡摆上台面,促使许多人思考他们想要(或不想要)的结束生命的方式并作出必要安排。在瑞士意大利语和法语区,预先声明申请呈指数级增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8日 - 10: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我不想像棵蔬菜一样死去。我不想经历缺氧和无法呼吸的痛苦。”6月,苏珊·德吉夫斯·穆里(Susanne Degives-Murri,83岁)在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上如是说。 “我认为我们应该让上了年纪的人安静地离开。”

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目睹了感染新冠肺炎的熟人的痛苦经历后进行了深入思考。那些人接受了高强度治疗后仍然遭受着病痛。 她说: “他们不能说话,也不能呼吸,现在两个月过去了,他们的病还没好。”

这促使她订立了自己的临终指示。她并不是个例。大流行的惨剧使许多人意识到订立生物学遗言的重要性,这能保证自决权。

“在冠状病毒危机爆发前,在瑞士德语区,65岁以上人中50%拥有预先医疗声明所需文件,但尚未完成。我们坚信现在完整档案所占百分比已大幅上升。”老年人保护与援助组织Pro Senectute发言人塔娜娜·奇斯勒(Tatjana Kist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她补充说,在法语区和提契诺州,对这类表格的需求在封禁期间猛增了50%以上。

Pro Senectute2017年进行的一项人口调查对18至99岁的人群进行了1200次电话访问,发现只有22%的人口订立了预先声明。大多数(47%)是60至70岁的人。德语区(27%)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法语地区(10%)和意大利语区(5%)则低得多。

Pro Senectute发言人表示,在不可逆转或残疾的情况下,对死亡或痛苦的恐惧提升了人们对个人预先医疗指示的兴趣。

什么是预先声明?

预先指示(多语)里,患者设定他们失去判断力后的医学治疗和护理安排。预先指示确定患者接受或拒绝的维持生命的治疗和护理方式。起草预先指示是自愿的。但与亲人和专业人员的沟通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预先医疗指示仅在患者无法做出判断时适用。在其他所有情况下,患者将继续完全自由地做出决定。

End of insertion

“在这个非常严峻的危机时期,在电视上看到的图像令人恐惧。我们收到许多老人的反馈,他们告诉我们: ‘我活得很好,我90岁了,我不想像这样死去’。Pro Senectute瑞士法语区秘书阿兰·于贝(Alain Huber)向RTS表示。“这使许多人决定去完成他们的预先指示,自己决定希望如何结束生命。”

其他重要安排

预先声明是Pro Senectute建立的DOCUPASS(多语)个人档案的一部分,该档案使每个人能够记录下发生严重事件时他们的需要、要求和愿望。 除了预先指示外,它还包括失能授权(指定一名代理人,在日常生活中照顾当事人,管理其财务并在无判断力的情况下合法地代表他们)、临终安排(包括可能的器官捐赠)、遗嘱和个人安排卡(表明在紧急情况下应与谁联系)。

随着新冠病毒危机的发生,Pro Senectute注意到人们重新对这些安排产生兴趣。但据塔塔娜·基斯勒(Tatjana Kistler)的说法,“甚至在大流行之前,我们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个人安排问题感兴趣,这或许是受父母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应尽快确定个人安排。”

发言人强调,患者的预先医疗指示只是档案的一部分。2017年进行的调查显示,设立失能授权也很重要。与生物学医嘱相比,目前这还是一个鲜为人知和使用的工具。调查结果如下图所示: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