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令“不工作也拿钱”理念在瑞士复燃

国家在马路上撒钱?热衷于无条件基本收入理念的人重新燃起希望之火。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不工作白拿钱?瑞士的确有人曾提出了这种乌托邦思想,但在全民投票中遭选民否决。巴塞尔人Daniel Häni能想象这样一个社会,不工作也能生活,这位企业家将半生的时间投注于“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创意,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又为这一理念拓展了存在空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这段时间,“无条件基本收入”这种思潮又在瑞士政坛上反复出现。Häni在考虑,是否到了再次就这一理念进行全民投票的节点。他曾希望四月底与议会的谈话能创造一个“跨党派‘基本收入’平台”。

瑞士社保

在瑞士,无人会被置于困苦境地而无人顾及,国家不会让无法生活的人陷入深渊,失业救济机构负责那些符合条件的人,而无法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需提供经济状况证明以便领取社会救济金。有些瑞士人不愿走繁复的申请救济程序,宁愿去做一份不喜欢的工作。

End of insertion

解除人必须工作的义务,是“无条件基本收入”公民动议的宗旨。2016年Häni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发起的这一全新理念,遭瑞士绝大部分选民的否决,77%的瑞士人并不希望自己或其他人从工作中“解脱”出来。

但是有一种说法称:虽然这种理念看似无稽之谈,但实际上它已存在许久。这个国家或者那个国家总有人收集签名推广另一种经济模式:在瑞士,青年绿党向联邦递交了一个请愿(Petition),要求瑞士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向全民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而在德国,连锁药店dm的组建人及一位税务专家也联合提出实行“有保障的基本收入”(garantiertes Grundeinkommen)。

这些倡议的发起者,要求的不只是一种新的社会秩序,Daniel Häni说:“现今社会的人,不再愿意忙碌、顺从地活着-爱干活、听话的,像机器一样,而主张人要活得有创意和自主权。”

“生存恐惧令人卑躬屈膝”

swissinfo.ch:2016年的全民投票中,许多选民不禁质疑:如果不工作也能保障基本生存,那么谁还愿意去刷厕所呢?

Daniel Häni:这个问题看似深奥,其实它反映了这样一种思维:如果我们希望厕所被清洁,那么首先要让干这种活的人不是为了生存这样做。我们所称的“脏活儿”不仅仅是因为要把脏东西清理掉,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因恐于生计而不得不卑躬屈膝”,也就是说有钱的人可以利用没钱的人干某种事情。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前提是:穷人的生存没有得到保障。而有了“无条件基本收入”,就不再会有人为了生存而被迫做什么事。

Daniel Häni和Enno Schmidt2016年在投票之后的庆祝活动上。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swissinfo.ch:虽然有道理,但是谁又会去选择刷厕所这种工作?如果有了无条件基本收入,人们真的不用再担心生计吗?

Daniel Häni:那就要让刷厕所这一工作变得有魅力,比如提高工作条件,那么这样的工作也会有更好的声誉。

谁来出钱?

2016年针对无条件基本收入投票后的一些民意调查显示,许多投反对票的选民不知道:谁应该来支付这笔为保障全民没有生存压力、占国内生产总值三分之一的2000亿瑞郎?Häni表示这是一个误解,为了让人明白无条件基本收入并不会导致额外开支,他希望针对税务和免税金额进行彻底的讨论。他已向德国议会递交了一份名为《21世纪新税法-税收足迹》的请愿书,他认为瑞士也同样需要新征税法规。

swissinfo.ch:现行的税收法规哪里有问题?

Daniel Häni:现行的法规按生产能力,即劳动来收取税金,这就是问题所在。这里只需要修改一个词:将“劳动”改为“消费”即可,这是一种彻底的模式转换。

不是谁工作得多,谁就应该多交税,而是谁使用劳动产品多,谁就得多交税,这是未来几代人新的基本思路。从经济的社会层面出发来收税,是错误的。


swissinfo.ch:那什么是正确的?

Daniel Häni:我们必须用税收来左右我们的消费意识,明确自己需要什么、需要多少,无论是与数字化,还是与气候变迁有关的消耗。

swissinfo.ch:但是这种“消费税”会带来这样的后果:服务、产品-包括生活必需品会很昂贵,这是一种“反社会”的行为,持这种观点的人较多-尤其左翼人士。

Daniel Häni:这种“高价论”和“基本收入需要额外支出”同样是误解。无论我们按照收入纳税、还是收取消费税,消费品价格都不会变。生产过程中所包含的税和关税,现在是作为价格的组成部分;换成消费税,也同样不会改变。

然而目前若转换成征收消费税,缺乏一个能够渐进收税(收入高则纳税高)的元素,要想做到渐进收税,需要一个免税额,而免税额无法在商店柜台前支付,所以我们可以每月将同等的免税金支付给每一位公民,而且无条件地这样做。

swissinfo.ch:……这就是无条件基本收入?

Daniel Häni:对。

2017年Häni和德国哲学家Philip Kovce联合著书《基本收入宣言》解释了他们的无条件基本收入理念。54岁的Häni在Stiftung Edith Maryon基金会的支持下,成立了巴塞尔unternehmen mitte公司,1998年该基金会以1000万瑞郎买下了巴塞尔市中心的瑞士人民银行老楼,将其租赁给Häni的公司,并在那里经营瑞士最大的咖啡馆。

End of insertion

swissinfo.ch:您自己就是一位企业家,您手下的60位员工都不是因为生计而工作吗?

Daniel Häni:员工们知道,他们每年创造的400万、500万瑞郎,不是进了老板的腰包,公司赢利用于改善产品和研发新产品。我们不是用钱来鼓励员工,而是用新想法和良好的工作条件来促进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谁也不用勉强!”

Häni以及同意他看法的人,将“人”视为自己的主人;经济服务于人,而不是反之。至于有些当代人所担心的“有了基本收入,人会变成懒骨头”的想法,Häni认为不太可能。持批判态度的人,则将他视为“异类”和“奇葩”。

swissinfo.ch:无条件基本收入,不会导致“无所事事是万恶之源”吧?

Daniel Häni:它只会让人出于自愿工作,增强独立精神和创造欲,谁也不用勉强!

swissinfo.ch:瑞士人对于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一般持怀疑态度,他们喜欢一步步脚踏实地地做事,至今为止,还没出过什么大问题吧?

Daniel Häni:有时候变化是猝不及防的,想想柏林墙的倒塌和现在的新冠病毒危机就知道了。​​​​​​​


芬兰的基本收入实验

2017-2018年芬兰进行了一项实验,推行类似于向国民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的理念,2000年,常年失业的芬兰人可通过抽签获得每月560欧元(约合人民币4300元)的基本收入,为时两年。芬兰这一举动在全世界引起关注。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实验未取得明显效果,四分之三参与实验者在实验结束后依然感到茫然,社会保险机构也未觉察到明显变化。

但是至少,小部分得到基本收入的人感觉个人状况略微有所好转,他们总体感觉更加舒适自如,也不再经常性处于惶恐之中。他们感到比以前自由,因为不必再提前做个人财务规划,对未来增加了一些信心,也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了。

但是这一实验未能改善那些此前就存在很大生活问题的人的境况。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