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会帮助我们应对新冠危机,但并非以我们预想的方式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CoWriter合作书写系统,通过向儿童展示机器人如何书写字母,来提高儿童的书写技巧。 EPFL

瑞士机器人学教授Brad Nelson曾计划在新冠病毒(Covid-19)危机爆发时,在中国的一家规模居于世界前列的医院安装机器人导管系统。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5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不久之后,Nelson及其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的团队意识到,这种旨在保护外科医生免受脑部手术中X射线伤害的机器人导管系统,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

Nelso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远程机器人系统可以允许外科医生在手术室外进行手术,我们发现这一系统也可以用于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外科手术机器人已经存在了数十年,它们可以进行微创手术,以帮助患者尽快恢复。同样,工业机器人进行汽车装配,也可以追述到很多年前。

但是,在大流行期间,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对人类高危的重要任务,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人类重回常态,同时还能帮助人类免受一些其他琐事的困扰。

瑞士初创公司ANYbotics首席执行官Peter Fankhauser告诉瑞士资讯,“很早之前,我们就清楚,机器人技术发展的源动力,正是新冠病毒这样的情况。疫情使我们更专注于研发这种机器人及其服务。”

人类不断在新的领域需要机器人的帮助,许多公司致力于满足人类的这些需求,Fankhauser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机器人应对传染病(英)是一个新成立的团体,这些机器人专家都在关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机器人的使用,他们搜集到的报道显示,人们在危机中使用机器人的方式多达150种(英)

在不同的国家,紫外线消毒机器人开始在医院和学校的走廊辛勤工作,四足机器人送货上门,还有机器狗可以监督公园中人们的社交距离。

超越炒作

这场大流行的时代背景,是机器人领域的突飞猛进,而其进步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密不可分。

在瑞士,这一领域正在蓬勃发展。研究人员以及诸如Sensars和MyoSwiss这样的初创公司正在开发可穿戴式或假肢式机器人。Dronistics公司的飞行机器人可以执行救援任务。教育机器人正在教授计算思维和工程学。

在大流行蔓延期间,国家机器人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re of Competence in Research Robotics)负责人Dario Floreano和同事们聚在一起,思考瑞士研究人员可以为应对这场全球性危机做出什么贡献。

他说,“我们可以开发出各种技术解决方案,但是人们现在并不急着需要一项新技术。我们需要弄清楚的是如何运用我们现有的技术,现在可不是把实验品送到一线的时候。”

有些人对大力推崇机器人持保留态度,主要是由于误解了在哪些方面机器人可以真正发挥作用,在哪些方面则仅仅是华而不实的炒作。

今年早些时候,位于瓦莱州马蒂尼(Martigny)的Idiap研究所研发了一种可以制作烤奶酪的机器人,并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进行展示。

研发团队负责人Sylvain Calinon表示,这个机器人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但其目的却不是取代制作烤奶酪的人。“这始于一个玩笑。我生活在瓦莱州,我知道机器人永远无法取代客人与烤奶酪的人之间的那种特殊的互动。”

但关键是要开始以一种易于人们理解的方式,来探讨有助于推动机器人发展的技术。奶酪融化时,机器人需要将其刮到盘子上,这就需要调整和适应不断变化的奶酪的重量和形状。这款机器人的程序要求他或者是通过人类的手动引导来进行学习,或者是通过自己对人类动作的观察来进行模仿。

这种技术可以应用到许多领域,比如帮助人类穿衣。

Idiap团队一直试图将这项技术应用在I-Dress项目(英)上,这个项目旨在使用机器人助手来帮助人类穿衣服,比如医护人员为了避免污染,在穿衣时必须减少与服装之间的物理接触。

危险地区

ANYbotics公司的四足步行机器人已经投入使用,主要是在海陆能源、化工生产和建筑工地等行业中,从事例行检查及解决维护问题。

自新冠病毒爆发之后,该公司收到许多订单,要求他们的四足机器人去为公共建筑进行消毒,比如带有楼梯间的学校和医院。

这些以前并不危险的工作,如今却可以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在那些对于人类来说过于危险的地方,设计和使用这种自动机器人显然更可靠也更划算。

Fankhauser说,“工业环境中的常规检查是我们的研究重点,但是在应用方面,一切皆有可能。”该公司还致力于使用机器人运送包裹,主要服务于那些住在难以到达之地的客户。

在大流行期间,人们更多地使用电话会议和远程监控,也增加了对此类服务的需求。最初,人们研发远程操作功能,是为了保障外科医生的安全,让他们可以远离战区。最终,达芬奇外科手术系统(Da Vinci surgical system)问世,目前已经在60余个国家使用。

大约十年前,人们已经开始考虑制造远程监控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可以移动巡视、监测病人并允许他们与家人交谈。Nelson说,但是直到新冠病毒爆发,这个想法才开始真正付诸实践。

大流行带来了改变。在意大利,一位名叫Tommy的机器人一直与护士一同查房(英),协助他们获取病人的血压和血氧数据。

ANYbotics四足机器人可用于对人类高危险的地方。 Anybotics Ag

担心时效

尽管这类机器人的研发很有前景,但专家警告说,如果研发的目的仅仅是应对大流行,那就是错误的方法。机器人行业在埃博拉(Ebola)疫情中吸取了教训。当时美国政府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讨论了机器人技术帮助阻止病毒传播的可能性。

Nelson说,“随着大流行减弱,这些想法变得不再有趣,也没有继续获得关注。”但是新冠病毒有所不同,因为其大大限制了日常活动,这为研发机器人打开了大门。

现实阻碍

如今在包括瑞士在内的许多国家中,失业率都在急剧上升。这时,机器人行业还必须考虑机器人对人类工作的取代问题。

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 Gallen)的J. Jesse Ramírez在最近的专栏文章中指出,在这场大流行中,机器人并没有真正拯救我们,因为它们无法真正取代基本的人工劳动。

他说,大流行凸显了关键岗位工人的重要性,其中许多工人长期以来薪水过低且不受重视。他对可以通过技术解决当下问题的观点表示怀疑。

Ramírez说,“我希望看到的是,关于某些工作是否可以自动化、如何自动化,这样的讨论应该由真正从事这些工作的人来主导。”

机器人专家表示,不必担心机器人带来大规模失业的问题。Fankhauser说,人们经常问他何时可以看到机器人上街或是机器人点餐服务。但是他认为这不是机器人近期发展的方向。

他说,“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你会在苏黎世的污水处理系统中发现十个机器人,而不是让人类下去做这些工作。大多数情况下机器人都不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他承认,与日本等国家相比,瑞士对机器人的日常生活更为忧心。他试图将机器人描述为一种智能工具,并公开其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生活中的一些经验和互动是只存在于人类之间而且不可替代的。从传染病的角度来说,使用机器人可能会带来一些益处,但是人类需要身体接触。

Nelson说,“我们需要接触。我们对触碰和感觉的敏感性,可以帮助我们预判对方的下一步行动。如何将这些写入机器编码,是对工程师的挑战。”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