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死亡率统计 交通事故和自杀-年轻人的死因不只这些

Voiture accidentée

因为预防措施得当,死于车祸的年轻人数量明显减少。

(Keystone)

瑞士每年年轻成年人(15-39岁)的死亡率仅有千分之三,即每千人中死亡3人,其中一女两男。这一看似很低的绝对数字掩盖了一个并不积极的事实:在瑞士年轻人口中,自杀、交通事故致死的比率过高,社会不平等也是导致青年人死亡的重要因素。

从国家统计数据出现至今,瑞士人的预期寿命呈现持续且显著的增长。国家研究中心LIVES在最新媒体报告《战胜脆弱:眺望人生路》(法)外部链接公布的数字显示,瑞士国民的预期寿命已从1876年的40岁增至如今的85岁。

与以上乐观数字呈现反差的是瑞士年轻人口的高死亡率:鉴于整体体质优良,其死亡率本应更低。在曲线图中,青年人持续过高死亡率像高高的单驼峰一样被儿童及中老年人相对正常的死亡率曲线夹在中间。而引起年轻人死亡的两大元凶就是:自杀及致命事故。

外部内容

Graphique sur l'évolution de l'espérance de vie

人们一直未能深入解读这一峰值现象:草率的判断往往多于科学的研究,年轻人的高死亡率常常被归咎于该年龄段所特有的高风险行为以及个人责任感层面的问题。于是这次,日内瓦大学的人口及社会经济学院(法)外部链接试图将年轻人高死亡率的原因一探究竟。

为何而死

首先,年轻人死亡率过高的情况并无男女之分,而青年男子早逝的现象相对更为显著。

其次,青年人的死亡原因并非像想当然的那样。事实上,直到20世纪中,大部分青壮年的死亡源于肺结核病及女性孕产事故。

直到二战后摩托车普及以后,交通事故才变成年轻人最大的致命威胁。上世纪70年代后,自杀超过交通事故,成为青年死亡的第一要因。

不过研究者发现,一段时间以来,交通事故以及自杀致死的情况明显减少,这也是这一社会问题如今不再有10、20年前那般受人关注的原因。

社会不平等

第三,当公共政治讨论“与困扰年轻一代的新问题相抗衡”的话题时,社会不平等现象通常只处于边缘位置。然而严重的社会不平等状况一直存在。

数据显示,1990-2008年间,失业青年的死亡率是非失业人群的2倍。“学业失败”、“出身单亲家庭”以及“非欧洲原籍”这三个因素对青年死亡率增长的影响幅度分别为60%、50%及50%。

相反,同只有义务教育水平的同龄人相比,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死亡风险低了2倍。引起自杀的因素往往叠加出现,低风险与高风险人群的风险指数对比可以达到1:100。

弱势群体

研究人员指出,事实上,瑞士三分之二的年轻人并不面临高死亡率的风险,少数弱势青年的死亡风险足以令这一年龄段的“死亡峰值”拔高。

以上三点新发现,促使科学家重新审视青年人高死亡率的问题。目前所公认的预防措施-尤其在公路安全层面-肯定取得一定的积极效果,但是并无法消除年轻人之间由于出身差异而产生的根深蒂固的不平等。

目前开始的新预防政策将集中力量于制定锁定弱势群体的方案。这一公共健康事业的目标将与业已展开的预防青年人辍学及经济窘困的斗争相结合,以上两点也是引起年轻人死亡的主要诱因,研究员总结道。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sda/ats/Gj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