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允许双国籍

在瑞士有至少100万人拥有双国籍。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28年以前,有人要想加入瑞士国籍,还必须放弃原有国籍。自瑞士取消了这条规定之后,入籍人数迅速上涨,现在双国籍在瑞士已是常见现象,加入瑞士国籍还是保留原籍的艰难抉择已经不复存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31日 - 09:00
Curdin Vincenz, SRF

1992年伊冯娜·多玛策特(Ivona Domazet)在瑞士中部施维茨州(Schwyz)的布鲁嫩(Brunnen)作为一对克罗地亚季节工的女儿出世,她的父母在四森林湖旅游胜地的酒店里工作。伊冯娜从来就觉得自己是一位“再正常不过”的瑞士女孩,“童年的时候,我的护照是克罗地亚护照,而不是别的什么护照,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瑞士人。”

正是在伊冯娜出生的那一年,瑞士出台了新公民权法:其中规定之一便是承认双国籍,外籍人加入瑞士籍后可以保留他们的原国籍的这一变更,是一场政治风云导致。

早在1989年9月,瑞士议会还拒绝收回“禁止双国籍”禁令,短短半年之后的1990年3月国民院和联邦院的议员们就重新回到这个问题,并毅然取消了禁令。“谁也阻止不了坍塌,”国民院基督民主党议员Beda Humbel如此评论这场变故。

外部内容

欧洲的发展逼迫瑞士开放

他用欧洲半年内的发展动态解释了所谓的“坍塌”:柏林墙倒了,欧洲处于动荡阶段,欧洲共同体(现在的欧盟)计划在政治和经济上进一步相互接近。

在这种背景之下,瑞士经济团体向联邦施加了压力,他们担心如果继续禁止双国籍,瑞士会在欧洲经济共同体中处于劣势,当时加入瑞士国籍的人数呈现减少状态,瑞士护照似乎失去了吸引力,这是联邦也不愿看到的事实。

因此瑞士政府甚至未启用全民公投,就直接撤销了双国籍禁令。自此入籍人数飞速增长,每年入籍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增加至1万人以上,在之后的年月依然保持这种增长趋势,直至今日。在过去的几年中每年超过4万人加入瑞士国籍。

在允许双国籍这件事上,瑞士走在了其他欧洲国家前面,比如德国直到1999年才松口接受双国籍,而且还只限于欧盟国家和瑞士;而奥地利只在特殊情况下允许拥有双国籍;列支敦士登直至现在依然不接纳双国籍。

路漫漫

伊冯娜2010年入籍的时候,刚满18岁,因此她持有瑞士和克罗地亚双国籍,她的父母让她和姐姐加入瑞士国籍,是希望姐妹俩今后能在瑞士过得容易一些,不会像他们那样艰难,作为季节工,他们饱受排斥、孤立和歧视之苦。

她经历了两年审批过程才拿到瑞士护照,“我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搞清楚我是否有资格加入瑞士国籍,尽管我是在瑞士生的?这让我感到有点不舒服,”伊冯娜回忆说。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搞清楚我是否有资格加入瑞士国籍,尽管我是在瑞士生的?这让我感到有点不舒服,”伊冯娜说。

End of insertion

最不能接受的是她所在居住地布鲁嫩的入籍测试,其中的一个问题是,是否将垃圾从窗户扔到楼下或拿到林子里烧掉,还是装进买来的垃圾袋扔到垃圾站,“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可见官方对你是什么态度。”

第二代移民的简化入籍遭拒

伊冯娜差一点就能享受到第二代移民的简化入籍程序,16年前,瑞士针对第二代移民启用简化入籍程序进行全民投票,然而虽然得到了大多数民众的赞同,但是却未得到大多数州的支持,未能通过。

外部内容

但至少,家长出生在瑞士的第三代移民获得了简化入籍的机会,他们只需要在联邦层面获得入籍批准,而无需受到居住所在地的审核。

双国籍被接受……

自1990年以来,双国籍不再被禁止,尽管一再出现阻力,尤其是来自瑞士人民党的阻力,该党派从1990年开始在议会的席位得到双倍增长。但是无论是对双国籍、还是对双国籍人士在联邦层面的投票权的限制都未起作用。

现在越来越受关注的是生活在国外拥有双国籍的瑞士侨民。据统计,生活在海外的瑞士人,75%除了瑞士护照之外还持一本或多本其他国家护照,2019年的一份专家报告提出,瑞士人生活在国外数年之后,应该失去本国政治权益。

瑞士常态:国家队中有很多拥有双重国籍的球员。 © Keystone / Walter Bieri

另外一条未得到过多响应的政治提议是,好几代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不应该再能将瑞士国籍传给后代。

双国籍已被接受

现在在瑞士拥有双国籍已经无足为奇,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很难找到准确数据,比如瑞士议会相关部门不清楚国民院和联邦院中有多少议员持有两本以上护照,联邦统计局也没有具体数据,全瑞士有多少人除了瑞士护照之外还有其他国家的护照,关于15岁以下瑞士公民更是没有详细数字,如果不考虑这一人群,瑞士约有100万人拥有多国国籍。

100万双国籍人的故事,100万双国籍人的感受。比如伊冯娜·多玛策特经常用她的瑞士护照去克罗地亚旅行,有时候她觉得克罗地亚完全与她无关,“但是有时候我在克罗地亚,呼吸着那里的空气,会找到家的感觉,所以我对那里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可以说,伊冯娜是一名瑞士人,但同时也是一位克罗地亚人。

文章原载于瑞士电视台SRF网站。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