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消融为何关系到每一个人

受冰川退缩影响,阿尔卑斯山脉变得更加危险?


特里夫特(Trift)悬索桥,坐落于伯尔尼兹阿尔卑斯山脉(Alpi bernesi),下临湖水,背倚冰川。 Keystone / Urs Flueeler

冰川消融降低山坡的稳定性,增加山体滑坡和洪水发生的概率,但同时也丰富了阿尔卑斯山脉的旅游风光。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天空没有一滴雨。当地人正准备吃晚餐,游客们则穿行于瑞士特色小木屋之间,享受着山中的清新空气。他们丝毫没有预感到,就在采尔马特(Zermatt),就在马特洪峰(Cervino)山脚,平静淌过小镇的溪流即将变成湍急洪水。


特里夫特河洪水没有导致人员伤亡,但对房屋和基础设施造成了破坏。事件起因是上瓦莱州旅游胜地一处冰川的冰下湖泊突然排空,策尔马特市长罗蜜·比尼-豪瑟(Romy Biner-Hauser)将其称为“大自然无法预测的怪现象”。

地貌学专家、洛桑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夫·兰比尔(Christophe Lambiel,法、英)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提前预测类似现象“极其困难”。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气候变暖将会增加极端事件发生的概率。“阿尔卑斯山脉的一些村镇正受到威胁”,兰比尔说道。

为何冰川如此重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系列文章介绍从阿尔卑斯山顶到平原,冰川消融和随之而来的海拔高度变化所带来的后果,以及瑞士采取的适应和缓解策略。

海拔3'000-4'500米:阿尔卑斯冰川和自然景观

海拔2'000-3'000米:自然灾害与旅游业

海拔1'000-2'000米:水力发电(10月刊)

海拔0-1'000米:水资源(11月刊)

End of insertion

冰川隐藏的危险

高温天气,尤其是持续热浪加速高山冰雪融化。冰川表面、底部和斜坡都可能形成或大或小的湖泊。


在马特洪峰冰川表面形成的湖泊。 © Keystone / Olivier Maire

在冰川表面形成的湖泊,通过摄像头和卫星图像即可实现对其监测,因此在几种冰川湖中威胁最小。伯尔尼州(Berna)和弗里堡州(Friburgo)之间的法韦日湖,形成于海拔2'700米的死亡”冰原(Plaine Morte)之上,每年都会自然排空。每当湖泊水位开始下降,预警系统就会发出警报,告知附近居民。

以下动画演示法韦日湖自然排空的场景:

为避免低处的伦克镇(Lenk)和锡默(Simmen)河谷发生洪灾-法韦日湖正逐年扩大-人们开挖了一条排水渠。早在十几年前,人们已在位于伯尔尼高地(Oberland bernese)的下格林德瓦(Grindelwald,多语)冰川修建了这样的沟渠。


克里斯托夫·兰比尔认为,最令人担心的是在冰面下形成的水体。冰下湖的容量可达上万立方米,而一旦水体穿过冰层,它就会迅速涌向山谷,毫无征兆。“就像这次策尔马特洪水,当人们发现时,已经太晚了”,克里斯托夫·兰比尔说道。

用探测器尝试发现冰下湖活动“十分复杂且成本高昂”,瓦莱州地质学家拉斐尔·马约拉斯(Rraphaël Mayoraz)在接受日报《讯息者报》(Le Nouvelliste)时这样说道。但还是有其他的办法。例如,利用地震检波器检测地震波和地下活动,或者用传感器测量河流流量。

冰湖与旅游业

由于冰川融化而在山间新形成的湖泊,增加了自然灾害发生的概率。不过,这些水体的出现,一改原本岩石被冰雪覆盖的面貌,为游客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旅游景观

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多语)显示,阿尔卑斯山脉位于瑞士境内的部分可能形成上百个新的湖泊,总面积超过50km2。研究进一步指出,这些冰湖“开发了景观资源”。悬索桥(如伯尔尼高地的特里夫特悬索桥)、铁索攀岩(vie ferrate,音译飞拉达)、科普教育路线等新景点新项目会吸引更多的登山爱好者。

End of insertion

山峰更加不稳定

对阿尔卑斯山区村镇以及通讯线路和基础设施构成威胁的,并非只有不稳定的山间湖泊。

随着温度的升高,悬贴于陡坡的悬冰川将无法附着于山坡,而一旦悬冰川脱落,很可能会引发冰崩。“2017年在瓦莱州(Vallese)萨斯格伦德镇(Saas-Grund,意)已有此类情况发生”,克里斯托夫·兰比尔介绍道。

冰川退缩,尤其是永久冻土(意)解冻-阿尔卑斯山脉海拔2'500米以上连续多年冻结的土石层-会破坏山坡的稳定性。联邦气候变迁问题专家咨询处(OcCC)发出了警告(法),在流水的作用下,大块物质很可能会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大部分地区移动。

2005年斯蒂雷格(Sieregge,位于伯尔尼州)的一间阿尔卑斯山区小屋。由于冰川对冰碛的压力减弱,地面变得不稳定。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阿尔卑斯山路上的冰碛石

阿尔卑斯山脉景观的变化对当地旅店经营者的日常经营提出了挑战。瑞士阿尔卑斯登山俱乐部(CAS,多语)管理的153个山间旅店,将近三分之一都分布在冰川附近。

据瑞士阿尔卑斯登山俱乐部介绍(多语),现在每年吸引成千上万游客的特里夫特悬索桥本为连接特里夫特山间旅店(德)修建,而在那之前,旅店经由冰舌步行便可到达。同样,由于气候变化,前往罗莎峰小屋的路线也被重新设计。新的通道距离更短、安全性更强、所需的日常维护更少。

通往罗莎峰小屋的原路线(深绿色)和新路线(浅绿色)。 CAS-Tourenportal / swisstopo

而如果无法找到其他的路线,俱乐部的经营合作者就得重新开辟山路。对于负责阿尔卑斯山路维护的勒内·怀斯(René Wyss)来说,在山坡上工作既艰难又危险。


山区更加危险了?

洛桑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夫·兰比尔经常在来往于山间,他直言并未感到比以往更加危险。他认为,今天冰川所构成的危险比起150年前“似乎更小”。

原因很简单,这位地貌学专家解释道:“冰川更小了,因此冰更少了”。他还提到了上世纪的几次大灾难,其中,1965年的瓦莱州马特马克(Mattmark)水坝惨剧造成88人死亡。


天气炎热时应谨慎

“我们知道瑞士境内威胁最大的是哪些冰川”,克里斯托夫·兰比尔指出,在瓦莱州,威胁最大的冰川有两处。

但是,尽管瑞士拥有世界上最密集的测量网络和完备的监管预警系统,研究员叮嘱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我们无法掌控所有的情况。对登山爱好者和运动员,尤其是在三伏天期间前来登山的,我们建议还是要提高警惕,并做好有关的安全防护措施”。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