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腕表怎样面对苹果等智能手表的挑战

巴塞尔钟表珠宝展的现场如今人去楼空。大型且奢华的行业盛事已成过去,如今的瑞士制表商更信赖自己的营销理念--“到客户那里去”。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鉴于巴塞尔钟表展的困境,钟表业需要一个新的窗口来展现其精湛技术和专业水准。但是制造商们非但没有联合起来,反而耽于自行其是。一位行业专家因此呼吁:现在是联邦政府接管这项掌控权的时候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直到不久以前,瑞士制表商的处境还相对轻松。每年春天,他们在莱茵河畔举办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多语)上会面,这是业内最重要的活动。

对于一众品牌而言,这是一次重要的会面,因为他们会在那里签下一笔数额可观的年度订单。另外,对于这个共同拥有“瑞士制造”标签的行业来说,这也是展示其辉煌和创造力的特殊机会。


但这在今天已成为历史。在过去的两年中,巴塞尔钟表展丧失了一半以上的参展商和参观者。全球最大的钟表公司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在2018年夏季突然宣布退出展会(德语),而且似乎并不急于返回。

最近,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路易·威登)也有意从2021年起离开这场莱茵河畔的盛会。该集团的四个钟表品牌--泰格豪雅(Tag Heuer)、宇舶(Hublot)、真力时(Zenith)和宝格丽(Bulgari)更倾向于于一月中旬在迪拜举办自己的活动,以更低廉的成本和更有利的日程规划来展示他们的产品系列。

停止单打独斗

爱彼表(Audemars Piguet)也走上了与其他品牌相同的道路,并宣布它于2019年以后不再参加日内瓦钟表沙龙(多语)。该沙龙是巴塞尔钟表展的对口展览,并主要提供给超豪华钟表品牌。这家来自汝拉溪谷(Vallée de Joux)的独立公司,去年创造了超过12亿瑞郎的销售记录,该公司未来将改为参加地区性的展会活动,以便于在香港或纽约等地直接与客户接触。

奢侈品咨询(英语)的钟表专家Olivier Müller说:“如今,品牌公司更愿意直接与终端客户打交道,而不再通过中间商。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可惜钟表展方对此没有及早预见到。”

巴塞尔钟表展的确有其缺陷:高昂的价格,狭促的、独堡似的展位将普通参观者隔离在外,有种拼奢华的傲慢。这些导致了它的衰落。但这个莱茵河畔的展会,是为数不多的、将行业成员联合起来的平台之一,在这个行业中,敌对和单打独斗是常态。

“瑞士制表商应该重视彼此合作而不是单独行动。”

行业专家Olivier Müller

End of insertion

Müller说:“我们真的需要一个有掌控力的机构,以维护瑞士钟表业的价值。瑞士制表商应该重视彼此合作而不是单独行动。”

Olivier Müller已经与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FH)和钟表业人士进行了首次接触,以探讨此类项目的可行性。如果没有私营机构对此感兴趣,那他准备与联邦政府取得联系。

敲醒瑞士形象委员会

“这个新机构应该成为一个推动者。例如,它可以在瑞士大使馆组织活动,或者作为瑞士制表业的一种“移动展示台”,在世界的不同地点露面。当然,就交流意义而言,它不可能取代品牌。”Olivier Müller解释道。

Olivier Müller:手表专家,也是瑞士法文报纸《时报》(Le Temps)手表博客(法语)的作者。 Copyright 2014 Deborah Loth


“瑞士形象委员会”(多语)是负责在国外提升国家形象的机构,这一点谁能比它做得更好?

“瑞士形象委员会”主席Nicolas Bideau近年来主要致力于推销高科技的、酷炫的瑞士形象。但是,“除了无人机、人工智能和医疗技术外,人们也不能忽视钟表业是瑞士第三大出口产业、并在瑞士拥有近60’000名员工的事实,”Olivier Müller提醒说。

有待探讨的合作方式

应swissinfo.ch的要求,Bideau公开回应了Olivier Müller的想法:“我们一直欢迎合作。到目前为止,行业总会尚未因此事与我们联系。如果可能,我们很乐意进行讨论,我们促进瑞士形象的法务工作可以在怎样的框架下应用于钟表领域” Bideau说。

人们也需考虑,应该联合哪些参与者,特别是来自促进出口领域的参与者。

对于可能的合作形式尚需进一步的思考。这位“瑞士形象委员会”主席强调说:“对此我们还应关照到这个行业特色、我们各自的任务以及如何公平对待其他领域”。

“对于钟表业来说,最重要的是销售数字,而不是参观展览会的人数。”

“瑞士形象委员会”主席Nicolas Bideau

End of insertion

Bideau继续说:“无论如何,钟表业是我们可依托的、瑞士形象的推动力之一。尽管竞争已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某些市场划分的状况,特别是在智能手表领域。”

Bideau还提请大家注意钟表展的困境及其对带有“瑞士制造”标签的钟表全球行销的影响。

“近年来,销售模式激增。大型行业盛会当然会面临挑战,并且无法预见它们的未来。钟表行业最重要的数字是销售数字,而不是参加展会的参观者数量。而且原则上该行业一直创造着举足轻重的营业额。” Bideau说道。

瑞士制表业绝不能成为自留地

鉴于全球每年售出十亿只钟表,其中包括约6800万只智能手表。瑞士钟表业每年出口的手表不足2000万只,在数量上不占有很大的份额。

此外,销售额还在持续下降,因为该行业的增长主要依赖于消费者对顶级手表的明显偏好,这些手表的价格超过3’000瑞郎。

“人们有什么理由花300瑞郎购买一块只显示时间的手表?如今到处都能看时间(...)。与此相反,顶级产品却总是运营良好,因为顶级手表具有恒久的价值。” LVMH集团手表部门的前总裁Claude Biver最近在瑞士法语广播电视(RTS)上解释说。

Olivier Müller则持相反意见:“低价位的手表也能坚持两代。钟表业必须在每个价位上进行竞争,否则就有成为‘原始部落自留地’的危险。”

Olivier Müller表示,瑞士手表业曾经因为对智能手表的漠视,而错过了一个“巨大机遇”,但并非大势已去。“年轻一代和新兴国家仍有可争取的市场。一只价值800瑞郎的‘天梭’表就已被全球许多人看做奢侈品了。”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