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腕錶怎樣面對蘋果等智能手錶的挑戰

巴塞爾鐘錶珠寶展的現場如今人去樓空。大型且奢華的行業盛事已成過去,如今的瑞士製錶商更信賴自己的營銷理念--“到客戶那裡去”。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鑑於巴塞爾鐘錶展的困境,鐘錶業需要一個新的窗口來展現其精湛技術和專業水準。但是製造商們非但沒有聯合起來,反而耽於自行其是。一位行業專家因此呼籲:現在是聯邦政府接管這項掌控權的時候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18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直到不久以前,瑞士製錶商的處境還相對輕鬆。每年春天,他們在萊茵河畔舉辦的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多語)外部链接上會面,這是業內最重要的活動。

對於一眾品牌而言,這是一次重要的會面,因為他們會在那裡簽下一筆數額可觀的年度訂單。另外,對於這個共同擁有“瑞士製造”標籤的行業來說,這也是展示其輝煌和創造力的特殊機會。


但這在今天已成為歷史。在過去的兩年中,巴塞爾鐘錶展喪失了一半以上的參展商和參觀者。全球最大的鐘錶公司斯沃琪集團(Swatch Group)在2018年夏季突然宣布退出展會(德語)外部链接,而且似乎並不急於重回。

最近,法國奢侈品集團LVMH(路易·威登)也有意從2021年起離​​開這場萊茵河畔的盛會。該集團的四個鐘錶品牌--泰格豪雅(Tag Heuer)、宇舶(Hublot)、真力時(Zenith)和寶格麗(Bulgari)更傾向於於一月中旬在迪拜舉辦自己的活動,以更低廉的成本和更有利的日程規劃來展示他們的產品系列。

停止單打獨鬥

愛彼表(Audemars Piguet)也走上了與其他品牌相同的道路,並宣布它於2019年以後不再參加日內瓦鐘錶沙龍(多語)外部链接。該沙龍是巴塞爾鐘錶展的對口展覽,並主要提供給超豪華鐘錶品牌。這家來自汝拉溪谷(Vallée de Joux)的獨立公司,去年創造了超過12億瑞郎的銷售記錄,該公司未來將改為參加地區性的展會活動,以便於在香港或紐約等地直接與客戶接觸。

奢侈品諮詢(英語)外部链接的鐘錶專家Olivier Müller說:“如今,品牌公司更願意直接與終端客戶打交道,而不再通過中間商。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可惜鐘錶展方對此沒有及早預見到。”

巴塞爾鐘錶展的確有其缺陷:高昂的價格,狹促的、獨堡似的展位將普通參觀民眾隔離在外,有種拼奢華的傲慢。這些導致了它的衰落。但這個萊茵河畔的展會,是為數不多的、將行業成員聯合起來的平台之一,在這個行業中,敵對和單打獨鬥是常態。

“瑞士製錶商應該重視彼此合作而不是單獨行動。”

行業專家Olivier Müller

End of insertion

Müller說:“我們真的需要一個有掌控力的機構,以維護瑞士鐘錶業的價值。瑞士製錶商應該重視彼此合作而不是單獨行動。”

Olivier Müller已經與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FH)和鐘錶業人士進行了首次接觸,以探討此類項目的可行性。如果沒有私營機構對此感興趣,那他準備與聯邦政府取得聯繫。

敲醒“瑞士形象委員會”

“這個新機構應該成為一個推動者。例如,它可以在瑞士大使館組織活動,或者作為瑞士製錶業的一種“移動展示台”,在世界的不同地點露面。當然,就交流意義而言,它不可能取代品牌。”Olivier Müller解釋道。

Olivier Müller:手錶專家,也是瑞士法文報紙《時報》(Le Temps)手錶部落客(法語)的作者。 Copyright 2014 Deborah Loth


瑞士形象委員會”(多語)外部链接是負責在國外提升國家形象的機構,這一點誰能比它做得更好?

“瑞士形象委員會”主席Nicolas Bideau近年來主要致力於推銷高科技的、酷炫的瑞士形象。但是,“除了無人機、人工智能和醫療技術外,人們也不能忽視鐘錶業是瑞士第三大出口產業、並在瑞士擁有近60’000名員工的事實,”Olivier Müller提醒說。

有待探討的合作方式

應swissinfo.ch的要求,Bideau公開回應了Olivier Müller的想法:“我們一直歡迎合作。到目前為止,行業總會尚未因此事與我們聯繫。如果可能,我們很樂意進行討論,我們促進瑞士形象的法務工作可以在怎樣的框架下應用於鐘錶領域” Bideau說。

人們也需考慮,應該聯合哪些參與者,特別是來自促進出口領域的參與者。

對於可能的合作形式尚需進一步的思考。這位“瑞士形象委員會”主席強調說:“對此我們還應關照到這個行業特色、我們各自的任務以及如何公平對待其他領域”。

“對於鐘錶業來說,最重要的是銷售數字,而不是參觀展覽會的人數。”

“瑞士形象委員會”主席Nicolas Bideau

End of insertion

Bideau繼續說:“無論如何,鐘錶業是我們可依託的、瑞士形象的推動力之一。儘管競爭已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某些市場劃分的狀況,特別是在智能手錶領域。”

Bideau還提請大家注意鐘錶展的困境及其對帶有“瑞士製造”標籤的鐘錶全球行銷的影響。

“近年來,銷售模式激增。大型行業盛會當然會面臨挑戰,並且無法預見它們的未來。鐘錶行業最重要的數字是銷售數字,而不是參加展會的參觀者數量。而且原則上該行業一直創造著舉足輕重的營業額。” Bideau說道。

瑞士製錶業絕不能成為自留地

鑑於全球每年售出十億支鐘錶,其中包括約6800萬支智能手錶。瑞士鐘錶業每年出口的手錶不足2000萬支,在數量上不佔有很大的份額。

此外,銷售額還在持續下降,因為該行業的增長主要依賴於消費者對頂級手錶的明顯偏好,這些手錶的價格超過3’000瑞郎。

“人們有什麼理由花300瑞郎購買一支只顯示時間的手錶?如今到處都能看時間(...)。與此相反,頂級產品卻總是運營良好,因為頂級手錶具有恆久的價值。” LVMH集團手錶部門的前總裁Claude Biver最近在瑞士法語廣播電視(RTS)上解釋說。

Olivier Müller則持相反意見:“低價位的手錶也能堅持兩代。鐘錶業必須在每個價位上進行競爭,否則就有成為‘原始部落自留地’的危險。”

Olivier Müller表示,瑞士手錶業曾經因為對智能手錶的漠視,而錯過了一個“巨大機遇”,但並非大勢已去。 “年輕一代和新興國家仍有可爭取的市場。一支價值800瑞郎的‘天梭’表就已被全球許多人看做奢侈品了。”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