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力求替代動物實驗

Keystone / Robert F. Bukaty

瑞士的一項公民動議提出要取消所有的動物實驗。議案一旦被通過,瑞士將成為世界上首個取締動物實驗的國家。雖然這樣的訴求勝算很小,但還是會帶來一定改變。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7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該動議內容(德)外部链接清晰明了:“禁止動物及人體實驗”。此外還要禁止進口’直接或間接’進行過動物實驗的產品。提出該動議的動物保護團體此前也曾建議過類似倡議。

議會對此的態度同樣明確:國民院不支持該動議;主要由左派推出的反建議也遭拒絕。在春季會議上國民院就已表明態度:這樣的要求太極端。

雖然議會多次就動物在實驗中遭受的痛苦展開過詳細討論,但不會支持全然地取消動物及人體實驗,並將此寫入憲法。其主要原因是這會動搖瑞士科研基地的地位。

除議會外,其他機構如瑞士大學聯盟(swissuniversities)也認為該動議太極端,它們明確拒絕(德)外部链接並寫到:“該動議危及到瑞士生命科學和生物科技的進步、革新與教育” 。

就連瑞士最著名的動物保護組織STS也發表聲明(德)外部链接反對這項“過於激進的要求”,因為如此明確、與動物實驗相掛鉤的進口禁令會讓瑞士被“隔絕”。

工業的不透明

該動議一旦被通過,瑞士又會陷入孤立。歐盟國家只是部分禁止,例如在化妝品工業中,並沒有全面停止動物實驗。歐盟也有類似議案,如2015年提交的:“停止活體解剖”公民提案(德)外部链接,其目的就是禁止動物實驗。然而歐盟認為此舉“為時過早”,因而尚未通過任何實施計劃。

即使瑞士全面取消動物實驗,對全球動物數量的影響也微乎其微。動物實驗會乾脆被放到其他地方或更多外包。瑞士動物保護組織STS動物實驗組負責人Julika Fitzi說,與其他國家相比,瑞士的試驗標準是很高的,“動物實驗外包的最大問題在於不透明性”。

瑞士每年都會統計到底有多少動物用於何種實驗。據負責此事的聯邦食品安全及獸醫事務局統計,2019年瑞士約有57萬隻動物用於試驗(德)外部链接,比前一年減少了2.5%。大部分試驗與癌症及神經系統疾病研究有關。

歐盟也在進行類似統計,大約每2-3年公佈一次數據。但在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並非如此。大部分國家進行動物實驗的情況,無論是數量還是試驗的殘酷程度都只能靠推斷,Fitzi說。

此外:醫藥企業越來越多地將動物實驗外包,瑞士公司也這麼做。許多接受委託的研究機構都是跨國企業,它們能夠在動物保護法不太嚴格的國家進行試驗,這個市場也是不透明的,Fitzi說。

2019年瑞士Wädenswil的Inthera Bioscience生物製藥公司曾爆醜聞,他們委託德國公司進行殘忍的動物實驗,最後被發現(德)外部链接對動物產生了災難性影響。該行業的大型企業也會將動物實驗外包,這對瑞士的動物實驗數據會產生間接影響。

替代方法

議會曾多次就加強貫徹“3R-原則”的立法基礎進行討論,他們計劃逐步淘汰動物試驗並加大對替代性研究方法的投資。 Fitzi說,目前不需要動物或動物組織的研究方法有很多。

什麼是3R-原則?

“3R”是指Replace(替代),Reduce(減少)和Refine(優化)。

指的是:動物試驗應該“被取代”,盡量“少用”動物做試驗和爭取讓它們免於痛苦。

End of insertion

新冠疫情為研究者們提供了更多論據,以新冠疫苗的研發為例Fitzi表示:疫苗的審批往往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之所以能夠將時間縮短到一年以內,其原因之一便是縮短了動物試驗週期,並很快展開了(人體)臨床試驗。 “當然這裡面原因很多,但新冠疫苗的快速研發說明減少動物實驗是可行的,”Fitzi。

目前“動物實驗”問題並未在全世界獲得廣泛關注。雖然近幾十年來,國際最低標準已嚴格許多,但各國間差異非常之大,而且缺少透明度,Fitzi說。或許新冠疫情能夠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因為各國的審批機構越來越國際化,這為今後的協調管理奠定了基礎。

雖然美國針對動物試驗的法律相對寬鬆,但近幾年它加大了對動物實驗替代性研究的資助,堪稱表率,Fitzi說。

(譯自德文: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