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民主

瑞士是欧洲民粹主义的测试样本

最近,“民粹主义的抬头”令欧洲头痛不已,而这一现象,瑞士其实早已经历。直接民主是如何帮助瑞士消化这一政治潮流的?下一步该怎样做?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10日 - 14:21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西方民主国家所经历的政治动荡依旧遵循往例,与民粹主义息息相关。而回溯历史长河,针对被当权者视为滥用民主制度的痼疾寻求“治愈良药”的历史,甚至还要更久远。 

为何围绕民粹主义的激辩,会如此难分难解且旷日持久呢? 

其中一大难题在于,煽动民众的言行,对旁观者来说具有蛊惑人心的效果。民粹主义,是一个很难明确界定的复杂术语。由于这一概念无法真正被衡量、被评估,因此,我们往往留下了杂乱无章、林林总总的“定义大杂烩”,其中绝大多数定义不约而同地认为,民粹主义等同于一种政治风格,而这种政治风格让道德破产的“精英名流”,和受压制、被忽视或者蒙受欺骗的“普通民众”之间形成了针锋相对、彼此抗衡的关系。 

至于具体政策,在批判者看来,民粹主义者对于诸如外来移民、文化多样性以及社会转型变革等错综复杂的议题,所承诺的解决方案过于简单;而民粹主义者则表示,“民粹主义”这个词,就是掌权的精英人士用来驳斥所有他们厌恶的论点的笼统术语。 

然而除了语义,辩论也同样重要:瑞典研究团队IDEA发现,民粹主义者设法真正进入政府寻求一席之地的历史阶段,正是言论自由或公民社会参与等民主健康多方面趋向衰落的时期。 

在当时那个时期,尽管“民粹主义或许已然达到了最高潮”-也就是学界俗称的“民粹见顶”,然而欧盟委员会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从总体情况看来,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民粹主义政党在这片大陆上所赢得的支持率足足增长了两倍之多。 

因此,即使与法国极右派政党“国民联盟”(National Rally)或是荷兰右派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Freedom Party)联合执政的想法,对于许多中立派政党或政见温和派民众来说听上去似乎有些惊世骇俗,然而,他们可能也别无选择-因为其他方案只会将越来越多的公民排除在外。

瑞士范例

当论及具体政策,和往常一样,瑞士在涉及民粹主义争辩时多少显得有些独树一帜:虽然这个国家常常被誉为民主政体稳定的典范以及(直接)民主政治体制的世界冠军,然而,它也同样是高度民粹主义国家,并且民粹主义在此已经沿袭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 

在过去三十年间,瑞士民粹运动的成功之举大幅度增加,发起者以右翼党派瑞士人民党为主力,该党派在瑞士议会中所占议席,亦由1991年的12%骤升至2015年的29.4%。 

尽管过去素来被外界描述为“民粹主义者”的绿党,在去年的瑞士议会选举中满载而归,但人民党依然是2020年瑞士议会中实力最强劲、地位最稳固的政党。 

瑞士该如何竭力避免和其他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团体有关联的政治动荡和煽动性论调呢?专家们表示,直接民主或许能发挥所长。 

一方面,直接民主实际上能够通过容许在另一套截然不同的政治体系中会遭遇压制封锁的不同的理念和构想被纳入议程,从而激励民粹主义的发展。公民可以提出立法诉求,并且每年四次就各项公民动议参与投票,据此便得以另辟蹊径,绕开掌权精英阶层的既得利益。 

然而,基于同样的原因,直接民主也会通过不断要求公民参与政治进程,从而对民粹主义有所抑制和调和。对定期投票表决和多方参与的审议过程已习以为常的瑞士选民,有很多发声表态的机会:因此,正如分析专家Claude Longchamp所说,各种问题能够“更迅速、更清晰地浮出水面,而且必须得以解决”。 

在德国作家 Ralf  Schuler看来,反观其他任何地方,问题或许会无法解决,甚至可能还会每况愈下,病入膏肓。“(民粹主义)运动,承担了建制化政党尚未解决的事宜”,并且“吸引了那些易受民粹运动观点影响的边缘群体积极参与,”他评论道。

当然,最后还有瑞士联邦政府席位分配规则-“魔力组合”,它意味着,瑞士政府是一个始终由来自国内重要党派成员所组成的以达成共识为原则-无论他们各自代表哪个政党-的代议制圆桌会议。

因此,就算民粹主义团体在其他地方是侮辱或排斥的对象,但在瑞士,人民党却是长期、合法的政府成员。该党与其他参政党进行务实合作-而不是搞越界违规的之事。

至于民粹主义的未来,作家Roger de Weck认为,瑞士可以再次指引道路。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我希望,作为第一个经历反动民粹主义的欧洲国家,瑞士将是最早向民粹主义说‘不’的国家之一。”

因此,当其他任何地方的民粹主义团体遭遇轻视、诽谤、中伤或者受到排斥、打压时,在瑞士,同样秉持民粹主义立场的人民党,却是瑞士政府中存在已久、具合法性、并且与其他党派开展着务实合作的参政党。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