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17) 在瑞士公民可以建国

Gerichtsgebäude

庙宇?教堂?这座神秘的大楼里在做什么,就连村长也不知道。

(swissinfo.ch)

自己的货币、国籍、宫廷般的建筑及针对瑞士民主的理念:瑞士一位企业家丹尼尔·摩德尔(Daniel Model)在图尔高州的米尔海姆小镇里创建了一个假想国。村里虽然没有人把这当回事,但是有时候这样的平行结构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

在图尔高州的一个叫米尔海姆(Müllheim)的小村庄中,有一幢高大的灰色大楼,从表面看它完全可以是一座教堂或是一个寺庙。

外部内容

Kartenausschnitt mit Müllheim im Kanton Thurgau

 这幢四角大楼名叫“摩德尔大院”(Modelhof),入口上方有一个金色的雕塑,虽然这里进出的人都有着相同的信仰(理念),但是这里并不是一幢教堂,而是阿瓦隆(Avalon)的一个物质性标志。阿瓦隆是一个假想国,这里使用自己的货币,有自己的国籍,而国籍需要经过一个秘密的测试才能获得。除此之外,加入这个“国”还要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就是反对瑞士的民主社会。

2006年,阿瓦隆国成立,建国者并不是一位动乱分子,而是瑞士的一位富商丹尼尔·摩德尔(Daniel Model)。他是当地一位知名的大企业家,他的包装公司摩德尔股份有限公司(Model AG)总部位于图尔高州的Weinfelden,他已经是这个家族企业的第四代掌门人,财产在2-3亿瑞郎之间。他自己不再生活在瑞士,而是在大公国列支敦士登居住。所以有传闻,他有可能因为财政原因被瑞士拒之门外。

瑞士特色(17) 村里没人知道这个国家

一个“国家”有自己的货币及自己的国籍,在瑞士的小村长米勒海姆,这件事总是会被登上头条。而村长Urs Forster知道的并不比媒体更多。

12年以来,米尔海姆的村民一直与这样一个假想国比邻而居,他们什么感觉?

闻所未闻

丹尼·阿曼正走在去买东西的路上,他看起来有点吃惊。“这幢宫殿一样的大楼?我从来没想过,里面是干什么的。”

一位超市门口正在抽烟的男人摇着头说:“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但从没听说过什么阿瓦隆国。”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但从没听说过什么阿瓦隆国。” 居民

引言结束

在一家商店里,一名店员正在安装一个烧烤架,他没时间多说。“我知道这幢大房子,但我不知道里面的人做什么。”

尽管阿瓦隆国在村庄中有这样一幢像庙宇一样的宏伟建筑,但是在村民的头脑中,这个国家根本不存在。

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个富商摩德尔创建的假想王国毫不在意。“在一个法制民主国家里,一个平行的机制结构是没有空间的,“圣加仑大学公共法教授Benjamin Schindler说。

“在一个法制民主国家里,一个平行的机制结构是没有空间的,” Benjamin Schindler,圣加仑大学公共法教授

引言结束

降低自我职责

丹尼尔·摩德尔曾在接受伯尔尼报纸《联邦报》(Der Bund)采访时说出了他建立国家的初衷:“在西方,人民总是受国家的统治,国家打着‘帮助’国民的旗号,把人民变成‘可怜虫’。”他还说:“国家的社会福利不仅欺骗人民,还掠夺人民。我们要做的是将这种掠夺降低到最小程度。”

因为这一切想法都是乌托邦式的,所以他决定给他的国家起名叫阿瓦隆(Avalon)。这个名字是他女儿起的,因为在他成立国家的时候,女儿正在读一本名为《阿瓦隆迷雾》的科幻小说。

各顾各

丹尼尔·摩德尔是受一种政治哲学的启发有了建立一个国家的想法,这种政治哲学思想主张尊重自我、取消或者部分取消国家的职权。

在瑞士最近的一次全民投票中也体现了这种情绪,这次投票发起人要求在瑞士废除广播电视费,最后瑞士全民以72%的反对票否决了这一动议。

其实这一动议的直接针对对象是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也就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母公司。因此这个动议的发起人之一Christian Zullinger当时在米勒海姆的摩德尔大院接待记者就顺理成章了。

假想国

瑞士企业家丹尼尔·摩德尔于2006年创建了阿瓦隆国。在他们网站上写道:阿瓦隆是对如今存在的国家的一种冲击。

丹尼尔·摩德尔曾在接受《联邦报》采访时表示,阿瓦隆是一个精英汇聚的国家,要想加入“必须要通过一个考试,要有自由的灵魂并信奉性能原则。”

在摩德尔大院里有一个科学院,是一个科研机构,主要研究课题是“寻找新型国家形式”。

信息框结尾

虚拟协会

这座位于Hofstrasse大街一号的大院并不是一个“无公害”的娱乐场所,这里出入的是一小群右翼自由主义的瑞士人,这里的极端主义势力甚至延伸到了国外。在瑞士的商业登记手册上,米勒海姆这个地址登记的是四个协会的名字:“国际权力委员会”、“国际情报局”、“国际权利组织”和“国际治安协会”。而里面主要负责人的名字都是奥地利公民的名字。

这些组织本身虽然都是虚构的,但是成员可并非都是等闲之辈:2018年3月中旬奥地利刚刚审理了国际治安组织成员的一起案件,他们因严重的胁迫罪、迫害罪和滥用职权罪受到控告,该组织允许自己的成员携带枪支。

平安无事

而在瑞士的米尔海姆,直至今天没有发生任何恶性事件,图尔高州警察局在接受询问时这样说:“没有恶性案件,也没有出现危害安全的人。”

他继续补充道:“图尔高州行政机构一直在监视阿瓦隆国的动态,至今并未发现有非法行为。”

“我们并未把这个假想国当回事,” Urs Forster,米尔海姆村长

引言结束

米尔海姆村长Urs Forster比较淡定,他说:“我们并未把这个假想国当回事,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针对这个组织做出什么决定。”这个像宫殿一样的大楼当时修建的时候,在申请上写的是会议和文化中心。

自由的文化活动

其实一个民主国家有权力制止这种平行的国家形式,但是Benjamin Schindler认为针对摩德尔的这个阿瓦隆国,没有采取行动的必要,“从外部看来,这个阿瓦隆国更像是一个自由文化中心,对国家并没有威胁,”这位圣加仑大学的法律教授说。

他还说:“在娱乐范围内,如果自称‘国’,或者在言论自由范围内对所在国发出批评之声,在理论上是合法的。”

在瑞士像阿瓦隆这样的假想国拥有立足之地。官方能警惕地接受这样的存在形式,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瑞士的民主制度非常完善。这是一个能够包容多种思想和世界观的国家。

虚拟法院

按照一家媒体报道,以前摩德尔大院还有一个“维也纳国际法院”的名称,相当于一个虚拟的法院。《图尔高报》曾报道,2015年丹尼尔·摩德尔在成立证书上签了字并按了手印。而现在这个名字在瑞士的商业注册上不再出现。

信息框结尾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