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科学

瑞士科学医疗队:抗击疫情的新思路

鲁道夫·汤姆森(Rudolph Thomson)认为,瑞士应该建立一种新型的科学与军事合作体系,以应对当下的公共卫生及类似挑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1日 - 09:30
风险管理顾问Rudolph Thomson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许多国家都宣布进入“战时状态”,这么做完全正确。即使敌人没有武装且不可见,这也是一场战争。因此,我们有必要在应对武装冲突的基础上,扩大我们的作战理念和方法,通过补充科学和医疗能力,充分调动各种资源,来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3月16日,瑞士政府采取了一项非同寻常的举动,部署了多达8’000名士兵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是二战以来瑞士军队首次执行作战任务。作战内容并未涉及传统战场的策略和战术,也与军事硬件和弹药无关;此次军事指挥行动聚焦于重症监护病房、医院床位、医疗设备和物资,以及各种防护用品,包括口罩、手套、一线医护人员及普通民众所需的免洗消毒液。这才是重点。这些是战胜看不见的敌人(例如新冠肺炎)所需的物资。

如果《瑞士大流行病法》能够更明确地规定军队和公共卫生部门之间的协同配合,如果我们早已投资建设所需的基础设施,那么瑞士的疫情防控工作会更高效、更加事半功倍,也就不必封国封城,不必使经济停摆。

瑞士科学医疗队

我强烈支持保有瑞士军队并继续实施义务兵役政策,以便能在必要时保卫人民。我不主张削弱军队的职能,但我们可以也应该认真考虑对其结构进行改革,纳入一支覆盖众多专业学科的大型科学医疗队伍。

在这种安排下,瑞士军队和联邦公共卫生局将共同担当疫情主管部门,前者侧重于安全和后勤保障,后者侧重于病毒检测、遏制和杀灭工作。瑞士军队和联邦公共卫生局将从其预算中划拨防疫资金。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的私营部门实体也可以出钱出力。

新成立的瑞士科学医疗队可以设置2万名“医务人员”编制,其中包括科学家、流行病学家、免疫学家、病毒学家、心内科医生、放射科医生、疾病研究员、护士、医技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员。可以从专科院校和大学招募(和征召)有关工作人员,并将他们部署在各个州当中。

瑞士科学医疗队将采取公私合作制度,与瑞士的科学和医学研究实验室、大学和医学院建立合作关系。经政治、军事和医疗部门评估认可后,瑞士科学医疗队将与世卫组织等机构和各类疾控中心开展协同合作。   

此时不弘扬瑞士的和平体制和优良传统,更待何时?瑞士科学医疗队能够让人回想起红十字会的杰出贡献,回想起亨利·杜南(Henri Dunant),亨利·杜福尔(Henri Dufour)及其他著名的红十字会联合创始人。它还将用来缅怀并弘扬杜福尔将军麾下“彬彬有礼”的军团在独立联盟战争中起到的作用和影响。此次战争后,联邦政府颁布了1848年宪法。在该宪法的指导下,各州遵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原则共同推动瑞士发展。如今我们是否可以重温这种精神,并与世界各国分享?  

鲁道夫·汤姆森是风险管理咨询公司VaudRisk的创始人和执行董事,该公司专注于问题预警和识别,企业重组和整改管理等领域。他目前在沃州工作和生活。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