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盖伊·帕尔莫兰:“政府始终优先保障民众健康”

Tomas Wüthrich / 13 Photo

盖伊·帕尔莫兰(Guy Parmelin)即将就任2021年度瑞士联邦总统,这是他首次出任该职。帕尔莫兰现年61岁,系沃州籍瑞士人民党(UDC)成员。上任后,他将领导瑞士应对新冠疫情,并推动瑞士同欧盟之间的体制框架协议,尽管其所属瑞士人民党对该协议持反对意见。下面是对他的访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01日 - 09:00

瑞士资讯:连月来,瑞士的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加大了对经济利益的考量。《外交政策》杂志刊文称“瑞士把财政紧缩置于民众健康之上”,您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盖伊·帕尔莫兰:文章认为瑞士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表现自私,我不认同。我们始终把民众健康放在首位。同时,权衡防疫措施及其经济影响也十分必要。目前看,我们的工作卓有成效。

我们定期审查防疫机制。最近几周以来,各州加强了协作,并实施了高于联邦标准的防疫措施,表明州政府切实担起了危机管控的责任。

奥地利和德国的医疗体系同瑞士具有可比性,但这两个邻国的相对死亡率比瑞士低得多。您如何解释?

“我们对联邦制有信心,对国家凝聚力有信心,不会一遇到危机就予以全盘否定。”

End of insertion

每个国家应对危机的方式不同。德国是联邦制国家,与我国相似。今春危机初期,德国受到的影响较小。奥地利起初采取强力措施,入夏后实施宽松政策,之后再次收紧。

瑞士一直密切跟踪研判形势。我们当然可以批评联邦委员会的决策,指责政府未能采取其他应对办法。但我们的决定是协调各州后做出的,我们能为决定负责。我们有具体的规则和标准,一切有规可循。

入秋后,由于各州防疫措施存在差异、龃龉不断,引起相当多的不满。这场危机是否会损害联邦制?

我相信,这场危机不能证明联邦制的失败,尽管在某些方面,我们有重新审视联邦制的必要。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联邦制都应运转顺畅。有时,国家的不同层级之间存在反应迟滞和协调不力等问题。我们应吸取教训,避免将来再犯。然而,中央集权制国家的防疫措施不见得比我们的更好。我们对联邦制有信心,对国家凝聚力有信心,不会一遇到危机就予以全盘否定。

Tomas Wüthrich / 13 Photo

民意测验显示,民众对联邦委员会的信任度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您打算如何挽回人心?

处理这场危机的难点在于,如何给普通民众和经济主体带来稳定预期。公众对联邦政府的决策积怨日深,我对此十分理解。我也能切身感受到民众的倦怠。疫苗就绪后,局势有望得到缓解并逐步恢复正常。但我们也应保持清醒,那就是:损害已经造成,且影响深远。我们的任务是尽量减少损失,为经济复苏做好准备。

“处理这场危机的难点在于,如何给普通民众和经济主体带来稳定预期。公众对联邦政府的决策积怨日深,我对此十分理解。”

End of insertion

为应对这场危机,联邦政府已投入300亿瑞郎(约合2207亿元人民币)。尽管如此,瑞士的政府债务仅占GDP的30%,从国际比较看,负债率还很低。国家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发挥更大作用,出台投资计划以振兴经济?

经济学家一致认为,现阶段出台经济振兴计划的意义不大。现有财政刺激计划连同数百亿瑞郎的投入能够维持经济机器运转,解决暂时性困难。

与此同时,我们着眼未来,进行大笔投资。在上一次议会议事期间,联邦议会通过一项280亿瑞郎(约合206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资助未来四年的研究和培训。出口行业以及有意投资研究和发展项目的中小型企业也将享受政策支持。

为促进创新,联邦政府以未来两年为期设立专项,每年拨款1.3亿瑞郎(约合9.56亿元人民币)。该项目旨在降低企业部分成本,鼓励企业投资创新产业。到2024年,企业将获得总计2.6亿瑞郎(约合19.13亿元人民币)的支持。旅游、体育和文化产业也将获得其他类型的特别补助。

瑞士经济是否具有足够的韧性,能够迅速从这场危机中复元?是否还会面临重大损失?

损害已经造成:每个经济部门受损程度不同;同一行业的细分部门,受损程度也不平均。例如城市酒店业比山区酒店业遭受的损失要大得多。

然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的企业破产率低于往年。这表明,即使某些经济结构需要人为干预勉力维持,国家介入仍然具有针对性和有效性。

当前危机的唯一出路是全民接种疫苗,控制疫情蔓延。我认为,经济振兴的最佳方案,是能够保障充分就业的方案。

您寄希望于全民接种疫苗。可是,从国际比较看,瑞士人对新冠疫苗尤其持怀疑态度。您是否会率先垂范,在公共场合接种疫苗?

Tomas Wüthrich / 13 Photo

我当然会接种疫苗。如有必要,我愿意站在足球场正中接种疫苗(笑)。疫苗接种,人人有责,不仅是对高风险人群负责,也是迅速回归常态的捷径。

当然,部分民众的恐惧和质疑是完全正常的。未来几个月里,对于疫苗的成分和功效以及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政府将确保最大程度的公开透明。

作为联邦总统,如果瑞士与欧盟达成体制框架协议,您势必就此表态。您是否会赴布鲁塞尔签署该文件?

相关谈判和讨论正在进行,结束后方能签署协议。联邦委员会将持续关注进展,视情决定下步操作。如能达成协议,联邦总统理应签署这份文件。

盖伊·帕尔莫兰简介

盖伊·帕尔莫兰,1959年11月9日出生于沃州莱蒙湖畔比尔桑(Bursins)村。他受过农业和酿酒培训,早年投身政治,后以政治为主业。曾任沃州(Vaud)州议会议员、瑞士人民党沃州支部主席。他于2003年当选联邦议会国民院议员,履职长达12年,其间成为社保方面的专家。

2015年,他接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Éveline Widmer-Schlumpf),成为联邦委员会委员。他素以善 于沟通对话、凝聚共识的形象示人,务实但个性不足。他比楚格人托马斯·艾希(Zougois Thomas Aeschi)更受器重。后者系引人注目的青年经济学家,精通多门语言,毕业于哈佛大学,传闻瑞士人民党党魁克里斯托夫·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对其青睐有加。

入选联邦委员会后,盖伊·帕尔莫兰主管过政治家皆避之不及的联邦国防、民防和体育部。他接手了一些棘手的案子,比如有关P-26秘密军队的绝密文件丢失事件,同时他也留下些政绩,比如增加军事预算等。2019年1月,他接管瑞士联邦经济事务、教育和研究部(DEFR),以偏保守的方式处理同州政府相关部门的关系。

盖伊·帕尔莫兰将是第15位担任联邦主席的沃州人。上一任沃州籍联邦主席是自由民主党的让-帕斯卡尔·德拉米拉(Jean-Pascal Delamuraz),曾先后于1989年和1996年在任。

End of insertion

鉴于瑞士人民党坚决反对该协议,这么一来,您势必违背所属政党的主张。

联邦委员会成员当然代表各自所属政党的政见。但是,委员会是一个整体,我们将进行讨论,合议决策,共同负责。这就是集体领导原则(collégialité)。具体到该协议,程序上没有不同。

即使您所属的政党批评您,您也不在意?您的前任之一塞穆尔・施密德(Samuel Schmid)就曾被贴上“半个联邦委员会委员”的标签。

每位联邦委员会成员都有被其所属政党批评的时候,这是政治的一部分。入选联邦委员会,就意味着你已经熟悉游戏规则。如果不想遵守,就不要参选。

(译自法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