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電視台駐華通訊員談中國 我的五年計劃與習近平的不同

Pascal Nufer在北京

Pascal Nufer在北京

(SRF-SWI)

3個5年在中國,似乎已經是永遠了。自從我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在經歷過3次五年計劃之後,我離開了這個與故鄉截然不同的國家,走上了回到西方的路。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我走了,帶著成千上萬價值連城的經驗,和對未來充滿希望人們的故事。還有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中國似乎先我一步走入了我原來的故鄉:中國將永遠伴隨著我,也伴隨著我們所有人。

因為,中國已經成為了新的世界的中心,一個完全得到釋放、充滿了全球貿易的國家。中國是這個新世界的中心,我們對它日益依賴。每時每刻,自我們從床頭櫃上拿起智能手機開始,直到我們關掉Netflix的電視劇為止。因為中國早就不是那個給我們組裝日常用具的國家,而是那個開拓了思維模式和算法的國家。看看那位科學家,他驕傲地宣稱,首次成功將基因編輯植入人類的基因中;再看看生產無人駕駛汽車的廠家,他們才出幾個版本,就直接把車開到了中國的大都市裡,進行實地交通測試。

最後5年,我實實在在地生活在這瘋狂的國度裡。而就在我到中國之後,開啟了一個新紀元:習的時代。

随处可见的人脸识别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無辜預判的終結

(SRF-SWI)

再回首,不得不說:我的五年計劃,實在是和習近平的不同。像天真的孩童,我睜大驚奇的雙眼,讓自己被這個第二故鄉的漩渦裹挾著,席捲著。很久以前,我就不再相信那些獲得過多讚譽的專家口中充滿希望的話語。他們談到中國的開放和全球化,認為貿易會自然而然地將西方思想中的基本價值觀和中國捆綁在一起。總有人說,不用再提人權啦,它會隨之而來的。然而很快,谷歌就被中國趕走了;臉書遭到禁止;推特被封鎖。 Whatsapp現在已沉默,我的中國朋友們最近又發現,Skype已經在應用商店裡失去了踪影。

阿里巴巴與40個數據大盜

他們並不需要我們的應用程式和網絡,因為他們有微信、微博、騰訊、阿里巴巴和40多個數據大盜,都比我們西方的數碼章魚(Datenkraken)更好、更先進。這些應用既好用又方便,以至於用戶願意奉獻出他們自己的臉,因為長久以來,隱私在中國都趕不上方便重要。而且看上去,中國共產黨似乎正要藉此完善他們新的社會契約:用數據換取方便。誰乖乖合作,誰就有糖吃;誰要惹事,可就沒有那麼方便了。歡迎來到“社會信用體系”-自2020年起,中國每個人的資料就要被收錄其中了。

许多中国人对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是满意的

許多中國人對這種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是滿意的。

(SRF-SWI)

這並不是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或歐威爾(George Orwell)所寫的小說,而是地球上1/8的人口如今所要面對的現實。長此以往,中國的律師和法官可就要失業了,因為該體系早就對每一位公民知之甚詳,至少超越法院所能發現的全部。

摘掉粉紅的有色眼鏡

許多人對此很滿意,他們為降價的電費和便宜的信貸而欣喜,作為良民。然而他們也因此而喪失了自己的無辜和清白,只是並未意識到而已。因為在中國,這一切正在發生:恰恰是建立一個自由社會的最重要的正在坍塌的基石-無罪推定原則已然消失。公民從原則上來說是有罪的,要從早到晚即時地證明自己的無辜性。如果我們不想成為習描繪的這種場景中的一員,那麼我們必須有所行動。唯一的方案是建立一個穩定、國際化和開放的社會,讓公民變得成熟而文明,可以享受受教育和接收信息的自由,也可以合理合規地運用自己的知識。

對中國充滿恐懼毫無用處。於同等高度的相會反而不無裨益,只要我們摘下那粉紅色的眼鏡。

*本文轉譯自瑞士電視台SRF,閱讀原文請點擊:Mein Fünfjahresplan war ein anderer als der von Xi Jinping (德)外部链接


(翻译:宋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