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一個人賺錢還能養活一家人嗎?

上世紀50年代,瑞士一家人在進餐。

在以前,父親靠著一個人的薪水維持全家的家用,這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如今,大部分母親也同樣活躍在職場-她們是自己願意還是迫不得已?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家庭分工在瑞士已經過時。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多語)顯示:從1992年以來,職場女性的數量一直在持續增長。

Andrea Schmid-Fischer是瑞士預算諮詢協會主席,該協會匯集了34個預算諮詢辦公室。

如今,在有子女的夫婦中,最普遍的職業模式是:父親全職,母親兼職工作。是因為人們觀念發生了改變,還是靠單人收入養家越來越難?就此,瑞士資訊swissinfo.ch詢問了瑞士預算諮詢協會(Budget-Conseil Suisse)主席Andrea Schmid-Fischer。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據我們的計算,以蘇黎世中位數稅前薪水7820瑞郎來支撐一個家庭的開銷是可以的。但低學歷僱員的薪水中位數稅前薪水為4600瑞郎,靠這些錢養一個家就不夠了。您認可這一觀察嗎?

Andrea Schmid-Fischer是的,我在預算諮詢協會的工作經驗也能驗證這一判斷。不幸的是,很多人的收入達不到蘇黎世7820瑞郎的中位數薪水。如果月淨薪水為6000瑞郎,家裡還有兩個孩子,那家庭預算很容易會吃緊。

可不可以說,對於最弱勢乃至中產階級家庭來說,一個人賺錢撫養多個子女都是很難的事情?

中產偏下階層和單親家庭面臨貧困風險。對“窮忙族”來說,養育子女會帶來極大的經濟負擔。在中產階級家庭中,父母可能不得不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這有時很痛苦但並不觸及生存。在我看來,最應引起警醒的是,我們生活在一個過度消費的社會中,持續受到廣告攻勢影響,信貸機構不惜把建立家庭和貸款買車或佈置兒童房掛上鉤。

瑞士中位數薪水2016年

瑞士平均中位數稅前薪水(多語)達到6502瑞郎。若按性別區分,男性的中位數薪水為6830瑞郎,女性為6011瑞郎。

居住地點不同,薪水水平也有差異:汝拉州的中位數薪水為5397瑞郎,而蘇黎世城市的數值則達到7890瑞郎。但是,非技能型工人在蘇黎世也只能賺到4600瑞郎。

End of insertion

對於現在年逾80的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很小就非常清楚一點:如果我想建立家庭,我必須找到一個好工作,而且從一開始就開始儲蓄,以便能夠承擔家庭額外或不可預見的開支。在許多家庭眼裡,舉債以應對上述情況是絕對忌諱的事情。

我發現,如今瑞士相當一部分人在沒有子女的階段並不存錢。年輕人覺得存錢是一件很俗氣又無用的事情,而且儲蓄已經出現負利率。年輕夫婦賺多少花多少,他們可能有兩輛車和一個漂亮的公寓,這種生活方式的後果就是:一旦孩子來了,他們的生活水平就會大幅下降。

如果一對夫婦從一開始就存有固定的儲蓄金額,他們的情況則會完全不同。在孩子幼齡時,他們有一定的經濟保障,可以留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至少,在孩子剛出生的時候。

人們現在的生活標準比以前提高了,夫婦兩人是否都應該工作?

這個問題取決於收入和個人期望。不過,瑞士相對的繁榮確實令越來越多的人受益。以我父母為例,他們現在已經80多歲了,週日的烤肉是一週的重頭戲。他們在其他日子基本不吃肉。新出現的年輕一代家長習慣於隨時要什麼就有什麼的生活。這不是生計或者生存問題,而是一種強烈的主觀感覺。

生活方式的公認“標準”也在發生著變化,這是否也在其中起到了一定作用?比如,如果支付不起某些消費活動或度假項目,有些人就會覺得不太正常。

有的人愛拿自己和更富裕的人相比,也有的人則更關心自己長遠所需、並找到適應自己收入的生活方式,後者往往比前者幸福。有關可持續性的公共討論也許會令更簡單一些的生活方式重歸時尚。

這其中有沒有臨界值效應?如果一個家庭的收入超過一定水平,其享受的福利就會降低:因為住房、育兒或醫療保險的補貼會隨之減少?

是的,確實存在這種狀況,但必須根據每個家庭的情況具體分析。我認為,不應該只考慮短期內的物質利益,這一點很重要。在某個人生階段可以不惜代價從另一個角度展望職業生涯。這從長遠來講,在社會保險、養老金、職業發展,以及工作與生活之間的良好平衡等方面有著積極的意義。生了孩子以後,還有很長的一段職業生涯要走。沒有完全切斷和職場關係的人,有更多的機會找到適合自己能力的工作,對生活的滿意程度也越高。

可能僅僅因為高昂的房租,住在日內瓦或蘇黎世的家庭就要被迫選擇“雙職工”模式。居住地這個因素到底有多重要?

這自然有它的影響。在總體生活支出、稅收負擔和國家補貼上,不同地區存在很大差異。一些市政當局為家庭外托兒提供財政補貼,而另一些則不提供。這樣看來,選擇居住地需要進行全面評估,其中決定性的因素包括:租金、稅收、育兒補貼、午餐費,職業協會會費、繼續教育費用和通勤費用。

在其他國家,父母兩人上班很正常。為什麼在瑞士,人們總是懷有“單人收入負擔全部家用”的理想?

我認為這和1988年以前主導的老式家庭角色分配有關。當時的法律規定男性有義務為其家庭提供經濟保障。整個經濟體係都已經適應了這種模式。但是在面臨死亡、離異以及很多其他情況時,我們如今還堅持這種模式其實毫無意義。我理解父母因為想要多陪孩子而減少工作時間。但是,從純粹生計角度出發,傳統的角色分配-不管放棄工作的是男人還是女人-在我看來都不明智。

因為不工作一方會完全依賴另一方?

相對於伴侶的獨立性,在任何模式中都不存在。夫妻雙方永遠是互相依賴的關係。但職場經驗表明:一個人從“完全停止工作”到“成功重歸職場”的間隔時間變得越來越短。在過去,就算中斷工作了20年,一名50歲的女性也很容易再找到一份全職工作。現在,假如停工4年以上,再入職場就會變得很難。

這樣說,重歸職場的壓力不一定是負面的了?

擁有一份工作也有助於良好地平衡家庭事務和夫妻關係。但雇主的理解很重要,他必須明白孩子時不時會生病,而且托兒所並非每天24小時開放。在發展事業的同時兼顧子女的需求,這是對組織能力的一種挑戰。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