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长马丁·韦特利(Martin Vetterli) © François Wavre | Lundi13

瑞士与欧盟围绕一项双边框架协议而历经数年的谈判戛然而止、走向终点,这无疑给瑞士未来走向留下了许多悬而未决的棘手难题,其中就包括科研经费的来源和大学交换生问题。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长表示,这个阿尔卑斯高山国家素来享有的“国际研究中心”的美誉,未来恐怕前途莫测。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7日 - 11:00

瑞士与欧盟双方围绕一项框架协议的谈判以失败而抱憾流产,这一结果使得瑞士在欧盟总投入高达1000亿欧元的旗舰研究项目-“地平线欧洲”(Horizon Europe)外部链接项目中的参与也面临岌岌可危的局面。目前,瑞士从该项目中所获得的科研资金份额在与“地平线欧洲”计划相关的参与国中位居第二位,其中三分之二的资金都划拨给了瑞士各大学。

在与欧盟谈判铩羽之前,瑞士获得并享用“地平线欧洲”项目科研资金的机会就已经渺茫不定。据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校长马丁·韦特利(Martin Vetterli)称,瑞士目前正步入一个非常微妙的阶段,而这将对瑞士未来的研究和创新能力起到决定性作用。

虽然围绕机构性协议的谈判成败与否与瑞士和欧盟间的科研合作并无关联,但欧盟方面可以对瑞士面对框架协议拒签的态度做出政治回应,譬如拒绝瑞士获取创新资金,或者决定将瑞士作为“第三国”纳入“地平线欧洲”项目参与国中,从而有效地将瑞士联邦政府置于困境。

马丁·韦特利(Martin Vetterli)简介

马丁·韦特利(Martin Vetterli)是一位研究人员、教师以及瑞士教育和科研领域的专家。

他于2017年被任命为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长。

与此同时,他也担任该校视听通信实验室(Audiovisual Communications Laboratory)外部链接全职教授一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你此前是否已经预料到瑞士与欧盟双边框架协议会以失败而告终?

马丁·韦特利:[笑]当然了,所有人都预料到了这一结果。

虽然历时数年的谈判围绕的主题是瑞士是否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问题,但有人担心如果最终未能达成协议,那么将会影响到瑞士的科研、创新以及对于外来人才的吸引力。情况果真会如此吗?

马丁·韦特利:这两个问题在法律层面上并无联系,因为与欧盟的框架协议与科研合作无关,但在政治层面上两者却存在关联。因此,瑞士的确有可能会面临无法参与竞争“地平线欧洲”[研究资金]项目以及欧盟研究项目的风险。

对瑞士来说,这显然是极为不利的。因为科研领域的“冠军联赛”主场都在欧洲,从“地平线欧洲”项目到“欧盟创新委员会”(European Innovation Council)、再到“欧盟量子旗舰计划”(Quantum Flagship)以及与空间研究有关的诸多项目,莫不如此。如果我们被迫切断与上述项目的联系,那么势必会面临竞争力丧失的实际风险。

瑞士会在多大程度上失去对外国留学生的吸引力?

马丁·韦特利:这是必然的,学生交换项目也会因当前的形势受到一定影响,譬如瑞士参与的欧盟“伊拉莫斯学生交换项目”(Erasmus program),以及瑞士目前尚处于与欧盟商谈阶段的“伊拉斯莫+欧盟成员国学生交换项目”(ErasmusPlus program)。

不仅如此,我们甚至还可能会失去对来自瑞士本土和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科研人员的吸引力,就像英国脱欧之后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一样。因此,我们希望瑞士能在这一微妙的阶段与欧盟展开良好协商。

那么欧洲是否有可能会在瑞士面前彻底关上大门?

马丁·韦特利:这种风险的确存在。即便科研领域与单一市场相关的商业领域是两码事,我们也必须注意避免让后者的结果影响到前者。当然,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

相对于欧盟,瑞士在此次框架协议谈判铩羽中会面临什么后续损失?

马丁·韦特利:当你放弃合作时,每一方都会沦为输家。我们不妨以新冠疫苗为例。莫德纳(Moderna)是一家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它与瑞士原料药制造商龙沙集团(Lonza)达成合作,通过签订协议授予龙沙集团新冠疫苗活性物质的生产许可,而生产出的疫苗活性物质会在西班牙装瓶。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上述三国之间存在障碍隔阂,那么会发生什么?我们根本就没有疫苗可用。想要在疫苗研发、生产和分配供应,以及应对全球变暖等关键性议题上取得进展,就需要各国携手合作、共同努力。尽管如此,我还是更喜欢用这一场景来描绘瑞士立场:随着与欧盟双边框架协议谈判的破裂,欧盟和瑞士都是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同之处在于,欧盟是拿小石头砸了自己的大脚,瑞士是拿大石头伤了自己的小脚。

就科研与创新合作而言,欧盟可能与瑞士脱离的举动会带来哪些直接和具体后果?

马丁·韦特利:对2021年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已成定局的事情,并且尽可能地好好利用它,已经盖棺定论做出的决定依然有效。暂时不确定的因素就在于“地平线欧洲”项目。对于我们来说,其后果有可能是非常具体化的,因为目前欧盟所提供的科研创新资金占据了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年度预算的6%至7%。

是否要申请并获得“地平线欧洲”项目成员国资格,通常情况下需由瑞士联邦议会正式拍板做出定夺,而瑞士联邦议会也会就是否向欧盟支付参与费用进行投票。如果我们失去了来自欧盟的(科研与创新)资金,那么瑞士联邦政府就必须想办法来弥补这一缺口。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对此次瑞士与欧盟双边框架协议的流产作何反应?

马丁·韦特利:目前最终的结果还悬而未决。每个人都迫切地想知道,未来还能否有机会参与重大科研项目。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瑞士-或者欧盟-将来是否还有可能在技术上与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强国形成竞争态势呢?

马丁·韦特利:目前致力于争夺技术霸权的三大国家阵营是北美、亚洲以及欧洲。欧洲地区只有借助类似于“地平线欧洲”项目这样的前沿尖端项目,才能够抵挡来自北美和亚洲的竞争。如果瑞士依然扮演一个独立旁观者的角色,就肯定无助于欧盟地位的提升。

(译自英文:张樱)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