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居家办公的规范与成本仍在热议之中

随居家办公而来的不但有自由,也有新的负担。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从10月19日起,瑞士政府再次建议尽可能采用居家办公的方式。然而远程办公的法律规范与实际操作仍然模糊不清。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9日 - 09:00

自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伊始,“居家办公”就已成为人们挂在嘴边的流行词汇。根据联邦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居家办公的员工人数已翻了一番,从25%上升到50%。

慕尼黑IFO经济研究所进行的分析则显示,居家办公是对抗病毒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措施:通过对比远程办公数据与感染率,该研究所发现,在德国那些能更好实施远程办公的地区,新冠病毒传播的速度也更慢。

不过,一旦病毒消失,居家办公现象是否也会绝迹?驻日内瓦的国际劳工组织(ILO)表示,不会!该组织认为,远程办公的现有经历会对我们怎样工作、在哪里工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国际劳工组织的调查发现与其他调研的结果也都相符,例如德国社交平台XING就曾通报,85%的人事经理称居家办公选择在疫情过后仍将留驻。

法律依据

只是这一前景提出了实践及法律上的问题。居家办公有没有法律权利?雇主能不能强迫员工在家上班?远程办公期间的休息时间又该怎么算?

按照制订指南以明确具体情况的瑞士雇主协会(Swiss Employer’s Association)的说法,在瑞士居家办公谈不上是种权利。这意味着一名职工若未征得雇主同意而擅自决定在家工作,那么就有可能受到处罚。从理论上讲,即使在疫情严重时期,属于高危易感人群的职工仍有可能被迫去公司上班。

然而法律也要求雇主保护员工的健康:如果既没有安全的办公场所,又没有远程办公这一选择,那么法律规定员工有权拿着全薪留在家中,MME法律公司写道。

与此同时,雇主协会指出并不存在强迫人们在家工作的法律。但MME的律师反驳说,疫情期间形势有所不同,员工受信用责任约束,必须遵守政府要求远程办公。

争议较小的一点,则是适用于工作场所的法律框架同样适用于居家办公。在家里上班的员工仍须遵行工作合同、雇员法规、集体协议,等等。因此即使是在家办公,对休息次数和对上夜班、周末轮班等各个方面的规定依然有约束力。

成本问题

一个悬而未决的争议点是所有成本应由谁承担。雇主是不是应该为在家上班的员工支付办公产生的电费、水费与暖气费?由伯尔尼瑞士实用社会研究学院(gfs.bern)所做的调研发现,三分之二的员工认为这钱应该由雇主出。

对此雇主协会则持不同观点。他们发布的指南写明,这些成本本来也是员工自己造成的。个别特例是那些跟工作直接相关,又能通过提供收据来证明的支出,比如购买打印机、墨盒的费用等。

而让Travail Suisse总工会组织担忧的是,有些雇主最后可能会把居家办公简单地视作节省成本的办法。为杜绝这种情况,该组织举例说,应该向需要自己提供办公空间的员工做出经济补偿。潜在支出也可由雇佣双方平摊。

跨境工作人员

雇主协会倒是提出了很有意思的一点,牵涉到跨境工作人员:如果某人25%以上的工作时间是在欧盟国家而非瑞士度过的,那么这人就应加入该国的社保体系,并应按其比例缴费。

假如这样一名员工一半以上时间都在家工作,那么适用于此人的就应是家庭所在地的雇佣法,而非瑞士法规。以德国为例,10月3日德国统一纪念日是公众假日,但却不是瑞士的假日。

同样,居家办公对家住瑞士国境之外的员工还可能产生税务影响,雇主协会写道-尤其是代扣所得税减免这一方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