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工业4.0 “数字革命如海啸席卷瑞士工业”

可远程控制并维修的智能化机器:来自沃州的博斯特公司为包装及标签制造业提供专业设备。

(©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工业领域的数字化浪潮袭来,瑞士已做好准备乘风破浪。然而请小心,Xavier Comtesse在6月12日出版的新书中提到:也可能溺水。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一位天生的沟通高手,一位富有远见的多面手,一位爱挑衅的人,一位酷爱革新的人:无论用什么词,都难以穷尽描述Xavier Comtesse这个人。这位瑞士驻波士顿的前科学领事,瑞士西部地区被誉为自由思维实验室瑞士智库(法)外部链接的前所长(见介绍),新出了一本书,有近10位共同撰写者,其中就包括斯沃琪的合作创始人Elmar Mock。《工业4.0的缔造者》(法)外部链接一书介绍了瑞士4.0革命的弄潮儿。这位科技狂人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

同其他10位作者一起,Xavier Comtesse介绍了在4.0革命中走在前列的瑞士企业

(swissinfo.ch)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让我们从术语入手,您所理解的工业4.0到底是什么呢?

Xavier Comtesse:很简单,就是工业中的数字化革命。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3D打印:所有这些近10年来的革新,从根本上改变了机械、物品和消费品的制造模式。

虽然公众还没怎么察觉,但第4次工业革命确实已经像海啸一样席卷了瑞士的整个工业。它非常重要,完全可以媲美之前的三次革命-18世纪发明蒸汽机、19世纪末电动机床和20世纪电脑引领的机床革命。

swissinfo.ch:您能举几个具体的例子吗?

X.C.:有上千个例子。例如沃州的包装专业设备公司博斯特(Bobst),他们可以有针对性地准备产品,然后销往全世界。凭着机器内置的传感器,用户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什么时候、哪个零件是需要更换的。远程就能提供咨询,这彻底改变了工厂和客户之间的关系。很快,我们还可以远程对机械进行维修。

“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也有惊人的成果。汝拉Willemin-Macodel公司生产的机器,一旦发现所制造的零部件有问题便可自行调整。

swissinfo.ch:您在书中提到的4.0革命的实践者,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和大型工业企业,而很少有初创和起步公司,为什么呢?

X.C.:与众所周知的不同,瑞士的中小型企业和大型工业企业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享有更多专利,而不是初创公司。企业更关注自己的客户,而且知道如何尽快地适应顾客的需求。

现在我们要说,虽然伟大的联邦理工学院扶植了许多初创公司,但它还是错过了第四次工业革命。

虽然伟大的联邦理工学院扶植了许多初创公司,但它还是错过了第四次工业革命。”

Xavier Comtesse

引言结束

Willemin-Macodel公司的工程师开发了新的“机器学习”系统,他是在Delsberg(编者注:该公司所在地)通过斯坦福大学的网络课程(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学到相关知识的。而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根本就没有人工智能的教学。

swissinfo.ch:您是不是造了一个“噱头”就为了突出“工业4.0”这个标语,因为毕竟许多企业很早以前就开始数字化转型了。

X.C.:此类说法我从企业那里经常听到,他们都是些拒绝变革、对持续的变化不感兴趣的。这种现象在钟表工业界里尤其突出。那些落后的人可能忘了,在2007年第一只iPhone问世以前,我们还不能大规模地收集和分析用户数据;但泰格豪雅(TAG Heuer)的“智能手表”做到了。在21世纪的经济大潮中,谁了解客户的习惯和动机,谁就具有决定性的竞争优势。

swissinfo.ch:您所描绘的这种革命,对瑞士工业来说,是机会还是风险?

X.C.:兼而有之。那些不适应时代的企业,就会被判死刑;而那些顺应时代的,则会利用机会,创造更多的可能。

Xavier Comtesse不知疲倦地在向人们证明,科技革新的优势和力量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借着数字化改革的东风,西方才首次唤起了将工业制造基地重新挪回来的希望。新的机型可以实现全自动化生产,这样我们的国民经济面对发展中国家才会重新具有竞争力。

swissinfo.ch:这样高的自动化却会让许多员工的岗位风雨飘摇。对机器来讲似乎不错,但对人来说…

X.C.:不,正相反:这会产生更多新的工作岗位,而且是更有创造性、更让人安心的。职业将发生变化,工业与服务业之间的传统界限会消失。许多岗位将转向咨询、私人助理、医疗等领域。人们将会更多地与人打交道,而不是机器。我们离伊甸园也会更近。

swissinfo.ch:您很乐观,但瑞士真的有那么强的实力,能和中国、美国这样的巨人竞争吗?

X.C.:很简单,掌握“硬件”,开发“软件”,也就是知道在工业世界里该怎么做,然后把算法和大数据加上去。瑞士一直在工业高精尖领域很有建树,特别是与其他国家例如美国相比;不过他们很重视“软件”,也非常具有优势。

swissinfo.ch:瑞士政府认识到您书中所提到的这项挑战了吗?

X.C.:没有,政界对此还知之甚少。没有一位联邦委员能够理解到这一行业的巨变。我的书也有教育功能。我想用具体的实例告诉大家,企业所受到这种巨变的影响。我会给每位联邦委员都送上一本我的书。

Xavier Comtesse

Xavier Comtesse,生于1949年,科学家、外交官、创业公司和智库的创办人。日内瓦大学的数学硕士、计算机博士。70年代在日内瓦成立了3家初创公司,其中包括 Éditions Zoé(法)外部链接

1992年,在伯尔尼出任科学、研究、教育国务秘书处处长。1995年作为科学外交人员外派至瑞士驻华盛顿使馆。2000年成为瑞士驻波士顿的首位科学领事,并在当地首创瑞士科技文化中心swissnex(英)外部链接

2002年成为瑞士智库Avenir Suisse的所长,主要解决的是革新问题。2012年应纳沙泰尔工商业行会之邀,成立了推动新工业革命的瑞士创新中心(法)外部链接。2年后又和Elmar Mock一起成立了钟表工业的智库“Watch Thinking”。2015年又为数字健康产业成立了新的智库“Health@Large”。

信息框结尾



(转译:宋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