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首席執行長每小時掙7700瑞郎

瑞銀“大老闆”塞爾吉奧·埃莫蒂依然是瑞士薪酬最高的企業高層。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6月11日 - 15:45
tvsvizzera.it/mar

瑞士大集團員工賺多少?天壤之別!瑞士工會聯盟(Unia)最新公佈的工資統計再次印證了這一事實。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工會聯盟的研究報告(多語)分析了2018年瑞士36家大型企業內部的薪酬分配動向結果顯示。同一企業內,僱員間的平均收入差異稍有縮小,最低工資和最高工資的比值從1:137減低到1:134位

但是在瑞銀集團內,這一差異比例以倍數增加,達到1:267,也就是說,其首席執行官安思傑(Sergio Ermotti)的收入是集團內最低工資員工的267倍,儘管他2018年的入帳已經較前年降低了0.6%。以1390萬瑞郎(1402萬美元)的年收入,安思傑“蟬聯”瑞士2018年度薪金最高高管。換算一下,他每小時的工資達到7700瑞郎(7764美元)!“在瑞銀當兩個月董事長賺的錢相當於在養老院工作50年,”工會聯盟在報告中寫道。

外部内容

工会联盟表示,2018年,全部受调的36家企业向首席执行官缴付的工资总额达到1.81亿瑞郎,而管理层成员的总收入则近10亿瑞郎。“反对不公平工资的动议并未解决高管工资过高的问题。” 旨在限制高管工资的 «1 :12» 动议(最高工资不能高于最低工资的12倍)曾经于2013年进入公投程序,但最终没有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

报告中,工会还谴责了国有或部分国有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薪酬过高的情况。比如,瑞士电信Swisscom首席执行官Urs Schaeppi的年薪为150万瑞士法郎。而瑞士邮政和瑞士联邦铁路的首席执行官Ulrich Urni和Andreas Meyer的年薪也分别达到110万和100万瑞郎。

三年前,联邦议会国民院社会民主党议员、工会联盟董事会成员Corrado Pardini曾经提交过一份提案,要求在联邦持有大多数股份的企业中,设定50万瑞郎的年薪上限。但是该议案被联邦政府驳回,因为“薪酬由职务和预算综合决定,设定工资‘天花板’对企业运行将产生过于强烈和直接的影响。”

股东挣得多过雇员

工会联盟还就股东股息和雇员工资的总金额进行了比较。

三家企业发放给股东的股息红利多于支付给员工的总工资。该差距在化工集团Ems Chemie尤为突出:其股东股息总金额4.32亿是员工工资总额2.44亿的1.8倍。仅主要持股人(原瑞士联邦委员、人民党党魁)布劳赫家族“获得的5760万瑞郎收益就已经高于全部3075名雇员的工资总和”,工会联盟写道。

与此同时,2018年,在股东股息获益达到几十亿瑞郎、企业展开大型并购计划的同时,雀巢和诺华公司却分别宣布削减550和2000个岗位。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