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欧洲发声:抑制华人非法移民,不增加工作机会

参与承建冰岛卡拉纽卡水电站工程项目的中国工人。 imago
此内容发布于 2016年01月05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目前,包括瑞士在内的欧洲委员会成员国内居住着280万中国人。这些华人在为当地经济注入生机的同时,每年向国内亲友汇款总金额也高达250亿美元。无论在社会还是经济层面,中国移民为欧洲带来的机遇和挑战都不可小觑。如何控制中国非法移民、改善华人融入,并实现欧中双赢?这一问题已被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的政治家们摆上了桌面。

被否决的两条

2015年11月,在该国际组织的议会永久性委员会上,全体成员就一项名为《中国移民进入欧洲:面对挑战、迎接机遇》(Les Migrations chinoises vers l‘Europe : Défis à relever, chances à saisir,法语版决议定稿)外部链接的决议进行了表决。

瑞士华人

据联邦移民局统的最新计数据显示:2014年,在瑞士长期居住的华人有12582人- 尽管比2000年时的4884人增长了近1.5倍,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士华人的数量依然可谓凤毛麟角。

在欧洲委员会成员国中,法国、意大利、英国和俄罗斯联邦是华人居民最多的国家。而英国、德国、法国则是中国留学生的三大目的地。

近期,荷兰及爱尔兰两国由于高等院校的优惠政策也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前来留学。

End of insertion

欧洲委员会 (Council of Europe)

1949年5月5日,爱尔兰、比利时、丹麦、法国、荷兰、卢森堡、挪威、瑞典、意大利和英国在伦敦签订《伦敦条约》,标志着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的建立。

这个总部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国际组织拥有国际法地位和联合国观察员身份,以保护人权、加强民主和法制为宗旨。其47个成员国中的28个也是欧盟成员国。

上世纪50年代初,欧洲委员会促成了《欧洲人权公约》的签署和生效,其成员国均为公约缔约国。欧洲人权法院及欧洲委员会共同监督公约的执行。

欧洲委员会主要工作机构有:部长理事会、议会、欧洲地方和地区政权代表大会及非政府组织大会。

瑞士1963年加入欧洲委员会,成为该组织的第17个成员国。瑞士议会的欧洲委员会代表团由12名议员组成,他们每年参加4次欧洲委员会议会例会。另有12位瑞士镇、市或州级政府成员参加欧洲委员会的地方和地区政权代表大会。瑞士和其他成员国一样,向欧洲人权法院委派一名法官代表。

与欧盟(EU/UE)这一超国家组织不同,欧洲委员会属于欧洲国家政府间组织。

End of insertion

表决通过了鼓励欧中各方协作控制非法移民、促进欧洲华人移民融入、加强跨文化交流等一系列方针。但有关“向中国移民提供更多合法且劳动条件规范的工作机会”以及“在中国人聚集区简化华人学校办学手续”两条措施则遭到否决,被从决议草案中删除。

决议报告形容中国人移民欧洲状况为“引力与斥力并存”。瑞士资讯swissinfo.ch带你一起洞察其中端倪。

蛇头的生意

决议草案指出,20世纪70、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加速了国人移民欧洲的步伐。90年代末,国有企业改革造成了大批工人下岗。为数众多的失业人员-例如,东北老重工业基地的很多职工-在移民政策放宽的背景下,前往欧洲寻找就业机会。

移民趋势“带动”了蛇头职业的兴起,他们大多来自中国东南省份,收取顾客重金(通常为4-5万欧元/人)后,将其运至东欧国家。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减缓,欧洲国家纷纷严化移民政策,实施外国人配额制- 这令蛇头的非法生意更加“红火”。目前,中国已成为欧洲非法移民的重要来源国之一,而欧洲也成为继非洲之后的、中国移民增长第二大的目的地国。

非法移民多了,黑工自然也会多。2004年2月,英国莫克姆海湾30多名受非法移民团伙控制的华人劳工被迫冒着涨潮危险在海边拾乌蛤,酿成23人殉难的惨剧,震惊欧洲。如此悲剧并非天天发生,但被压榨的工资、恶劣的工作环境、偷偷摸摸的日子和没有前景的生活确是千万非法移民天天面对的现实… 在中国籍合法居民刚刚过万的瑞士,华人非法劳工的数量估计在2013年就已过千,瑞士联邦警局人口贩卖和偷渡部(KSMM)协调人Boris Mesaric曾向瑞士资讯透露。

改变中国非法劳工增多这一状况正是欧洲委员会决议中的重中之重- 决议前三条内容紧扣此点:“发展同中国当局在搜集非法移民信息上的合作”、“加强同中国当局对欧中非法人口贩运网络的刑事侦察协作”、“向移民官、警员、中国签证官和旅行社员工进行辨认伪造证件和辨识非法贩运交易的培训”。

普拉托的温州人

当然,决议报告也看到了华人移民给欧洲带来的机遇:“他们已经不仅局限于饭馆外卖的传统生意,而是投身于不景气的领域,并能唤醒这些行业,使其重新复苏。”

以普拉多(Prato)为例,在这座19万人口的意大利城市,住着3.6万名外籍居民,其中中国合法移民人数为1.5万,大部分来自温州,构成意大利最大的华人聚集区。这一意大利传统的纺织工业“堡垒”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丧失国际市场拓展力。而让这架老纺车复苏的正是温州移民。在当地,华人开办有2200多家服装加工公司,小型家庭作坊式经营,每年生产总价值30亿欧元的产品。

但在灵活经营、激活经济的同时,这些制衣公司也存在雇黑工、逃漏税、无视劳工法种种负面问题。2014年,意大利政府派遣73名调查员对全国各地的华人制衣企业进行劳工工作条件普查,结果发现20%的意大利华人移民都处于非法状态。

不提供工作,不鼓励办学?

欧洲委员会议员敦促治理非法移民的态度不难理解,但为何,这些政治家却又不鼓励“向中国移民提供更多合法且劳动条件规范的工作机会”呢?

这应该与欧洲经济萎靡的现状相关联:在欧盟劳动者自由流动的制度下,首先解决本国、欧盟成员国的就业摆在首要位置,而针对某一特定第三国实施鼓励就业政策,时机尚未成熟。

在瑞士也是如此:上世纪80年代形成的“三圈模式”(Drei-Kreise-Modell) 移民政策目前依然呈主导趋势:来自第一圈-即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国家-的劳动力可以自由移居瑞士;第二圈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移民应该受限;第三圈-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移民基本不予接受(特殊人才除外)。

那么,不简化办学程序又是为何?

据欧洲委员会有关人士分析,鼓励某一特定移民群体开办以自身文化为中心的学校,有可能促使该群体隔绝于外界,不利于其融入所在的欧洲国。而华人移民已显露出此种倾向-决议报告中就以普拉多的中国移民为例,提出华人融入问题面临挑战:为了缓解华人移民和当地居民的隔阂,政府积极组织的语言及文化融入课程,但收效欠佳,因为比起和“老外”打交道,华人移民们更愿意和同胞相处。

但是,同美国、加拿大等移民国家不同,在欧洲,华人群体由于政策、语言和当地国情种种因素确实很难“自成气候”-从唐人街为数寥寥这一点就可见一斑。

欧洲国家对待移民的核心态度是鼓励其融入。中国移民自然也不例外,融入才是正道。有了融入,才有了解,有了了解,才好接纳。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