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期間,學校怎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護學生?

8月10日阿尔高州(Aargau)祖芬根(Zofingen)的文理中学开学时,高年级学生都戴上了口罩。 Keystone / Urs Flueeler

瑞士各地教師警告說,新冠病毒仍會給新學年造成嚴重影響。涉及的主要問題包括口罩、監督學生的隔離,以及如何解決上半年因全國學校停課導致的教育差距。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2日 - 10:42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即使新學年以正常方式開學,我們也必須做好學校可能會再次停課的準備,”瑞士兩家主要教師協會於週一(8月10日)在伯恩聯合舉辦的記者會上表示。他們都強調,學生和教師健康是頭等大事。

他們召開記者會時,正值瑞士國內11個州的學生正式返校上課當天,接下來的幾週內,其他各州的學校也將陸續開學。

德語區教師協會LCH和法語區教師協會SER指出,應當從上個學年汲取教訓,以確保各學校在未來學期當中採取足夠的保護措施。他們特別呼籲各州之間應加強協調合作,同時也能讓教師協會參與到聯邦有關部門的決策過程當中。瑞士的教育事務由各州自主負責,這也是為何有些州規定高年級學生這學期必須戴口罩、而有些州則不做規定的原因。

秋季學期受關注

3月13日,瑞士聯邦政府越過各州教育主管部門職權範圍,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命令全國學校全面停課。

5月11日小學先行復課後,即已基本恢復了課堂教學,但提供非義務教育的學校(職業高中與普通高中)則等到6月8日,才允許對高年級學生實施小班形式的授課。很多學生仍繼續在家進行遠距教學。

自封城結束後,學校事務又回歸各州管轄範圍。而目前,所有的眼睛都緊盯著各州,要看看它們將如何管理秋季學期的狀況。

有人擔心夏季假期過後,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數量可能會出現飆升,因為不少學生從海外度假回國,其中就包括出現在瑞士“高風險名單(多語)”外部链接裡的一些國家。從這些國家返回瑞士的旅客,必須在抵達瑞士後主動自主居家隔離十天。而高年級學生也要回到學校參加全天課程。

一些州已經通知教師不要“監督”學生到哪裡去度了假,他們給予的理由是:主動隔離是家長的責任。但有的學校則表示,如果他們查明哪個學生沒有做到自主隔離,那麼就會讓這個孩子暫時不要返校上課,而是回家,不過此前會先跟家長進行協商。

口罩和保健專員

在新學期裡,所有學校仍將實施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衛生措施。不過,雖然小學生基本上不必戴口罩(因為瑞士認為小學生不是病毒的主要傳播者),但有幾個州將要求15、16歲的高年級學生在無法彼此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離時應佩戴口罩。

瑞士法語區就是這種情況,該地區的幾個州已宣布了對高年級學生戴口罩事宜的協調合作方式。德語區各州則沒有此類規定,但琉森、伯恩等幾個州已要求學生在校期間佩戴口罩。這種全無章法、且缺乏統一的做法已受到教師協會的批評。

本週一(8月10日),教師們還呼籲專業化學校裡的健康風險管理,其中包括培訓與設置保健專員。

教學差距

各位教師表示,因疫情期間遠距教學而導致的教學差距也令人非常擔心。事實上,教學差距問題在瑞士由來已久,有高學歷父母的學生,往往比家庭條件差的學生學習成績相對更好,而疫情大規模居家學習期間,這一差距被拉得更大。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此前曾經報導,學校停課期間約兩成的學生在遠距教學中“漏網”。造成這種情況的可能原因是部分學生在家缺乏學習動力,和/或在家缺乏相應的支持與資源,例如家裡沒有電腦或是可以安靜做功課的地方。

兩家教師協會都認為,必須長期關注疫情封鎖期間學業“脫隊”或出現心理問題的學生。 “這將需要目標明確的資源,而且整個學年隨時都可使動用那些資源,”他們指出。

老師們補充提到,所需資源包括學校社工的幫助、早期語言輔導,以及學校周邊地區廣泛的日托設施等,農村地區也不應例外。如今,許多小學依然要求學生回家吃午飯,下午也不安排上課。

提契諾-受衝擊最大的州

與此同時,瑞士南部地區講意大利語的提契諾州,也在為秋季學期制訂計劃。由於該州毗鄰意大利,在今春受新冠疫情衝擊最大,因此,這個州在全國範圍內最早宣布關閉學校-時間甚至早於全國實施“防疫封鎖令”之前,與此同時,它也是最後一個實現全面復課的州。

本週一(8月10日),提契諾州有關官員宣布(意)外部链接,該州準備於8月31日開學,但不會強制任何年級的學生佩戴口罩(不過根據疫情形勢發展,對高年級學生可能會頒出新規定)。老師應該在走廊、教職員辦公室等公共場所佩戴口罩,但在教室裡則不做強制規定。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