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脱欧:没了欧盟,英国农业会更环保吗?

2019年,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威尔士的一家农场为自己拟定在英国脱欧后的农业计划拉票。 Afp Or Licensors

英国认为,脱欧能提升英国农业的环保标准。非欧盟成员国瑞士就拥有相当高的动物福利标准。在农业方面,欧盟法规虽然的确设立了错误的激励机制,但这只是真相的其中一面。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2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拥有世界上最严格的动物福利立法。与欧盟相比,瑞士的法规确保了畜禽在饲养和运输过程中的生存质量,如活动空间更大,运输时间更短。瑞士禁止笼养鸡和制造鹅肝,也禁止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切除青蛙腿和阉猪仔。瑞士农业的特点是农场规模相对较小,有机农场和品牌农场(Label-Betrieben)密度高。此外,很多补贴跟生态效益或人道养殖方式挂钩。

瑞士一家模范农场 © Marcel Bieri

欧盟法规不仅不如瑞士法规严格,有些激励机制甚至还适得其反。如果一位欧洲农民将其部分土地退耕还林,他得到的补贴会因耕地面积的减少而被裁减。

德国经济学家、欧洲议会绿党政治家Sven Giegold指出:“根本问题在于,大部分来自欧盟的资助是根据土地或养殖面积进行分配的。”欧盟补贴因未能纳入严格的环境或动物福利标准,从而抑制了有机农业的发展。

外部内容

脱欧更环保?

在英国,这种错误的激励机制甚至让英女王凭借其名下的土地获得了欧盟的农业补贴。据媒体报道外部链接(英),2016年,一位沙特的亿万富翁从欧盟获得了超过40万英镑的农业补贴,用于在英国饲养赛马。英国政府承诺,在脱欧后,政府会发放的将补贴与生态效益以及动物福利挂钩。

瑞士西北高等专科学校(Fachhochschule Nordwestschweiz)的经济学教授Mathias Binswanger表示,英国农业在脱欧后确实有机会变得更环保。“英国可以按照英国人自己的意愿重塑其农业政策。通过重新规划农业政策,英国可以更好地考量土地的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和景观保护。”

2020年7月,“拯救英国农业”组织(Save British Farming)的成员驾驶拖拉机通过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桥。他们反对英规脱欧之后改从美国进口廉价低标准的食品。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Giegold却并不这样认为。根据这位欧洲议会议员的说法,脱欧能否促成英国向有机农业的转型仍是未知数。“英国人在这方面的说辞很矛盾。一方面,他们想跟全世界签订自贸合同,但这么做意味着本地市场将受到国际价格的胁迫和打压。”国际价格尚不能满足欧洲市场对环保和动物福利的要求,更不用说英国本地市场价格了。很有可能连鲍里斯·约翰逊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该怎样解决生态和自由贸易之间的矛盾。

欧盟成员国身份也能产生积极影响

欧盟成员国身份,也能对一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例如奥地利和爱尔兰就是这样的例子。加入欧盟后,他们不得不重新调整农业、削减补贴。

奥地利现在被称为“欧洲的美食店”。“奥地利更注重高质量的小众产品,而不是大规模生产的商品”,来自商业智库Avenir Suisse的Patrick Dümmler解释说。“而爱尔兰目前正在推广其‘绿色原产地’(Origin Green)的标签,并在欧洲市场上以其可持续食品占据了一席之地。”

此外,瑞士却存在令人费解的激励机制:从环境角度来看,降低肉类消费是有好处的,但瑞士却斥资千万税金外部链接(德)来支持肉类游说团体Proviande,以通过广告促进肉类销售。又比如,农药对环境有害,但瑞士的农药产品却能享受超低的增值税率(2,5%,而不是其他产品通常所遵循的7,7%)。不仅如此:2014年瑞士联邦政府提高了夏季牧场的补贴(Sömmerungsbeiträge),以缓解高山地区农民经济不稳定的状况,但这一举措却导致了瑞士山区的除草剂热潮外部链接(德)。原因是,如果检查人员发现太多的“问题植物”,直接补贴就会遭到削减。因此,当地农民除了大量喷洒除草剂外别无选择。

为防止真菌,一架直升机在瓦莱州(Wallis)的一个葡萄园上空喷洒农药。 ©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瑞士的农业也并非十全十美

Binswanger认为,瑞士的农业政策正在鼓励农民停止粮食生产,并转行成为“景观园丁和生态管理者”。他指出,经济与环保的结合并没有对农业产生积极影响。从经济角度考虑,瑞士这样的国家应该停止自产,转而进口外国的廉价农产品;而绿党和环保组织关注的农业温室气体减排则意味着“生产越少,减排成果越明显。这实质上增加了促进当地可持续食品生产的难度。”

但停止自产只是将问题转移到了国外。因为,进口更多的商品,就意味着商品产地的土地消耗和环境污染也会随之加剧。Giegold表示:“像德国一样,瑞士在土地使用方面无法做到自给自足。”即便是对瑞士这样的国家来说,农业生产也逃不开全球产业链。“如果我们想在环境保护和动物福利方面有所作为,我们就必须放眼全球。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个强大且团结的欧盟。

虽然瑞士有水资源保护费,但污染仍在发生。有的湖泊因为施肥过度,不得不进行人工增氧。 Keystone/cyril Zingaro

Dümmler对瑞士农业政策同样持批评态度:“事实上,作为瑞士的纳税人,我们向农业部注入了大量资金;而作为消费者,我们为食品支付的费用比任何一个欧盟国家都要高。”然而,尽管开销很高,瑞士的农业却没能实现任何一个既定的环境目标外部链接(德)。据Avenir Suisse估计,瑞士的农业对环境的破坏折算为具体金额,每年可高达76亿瑞士法郎外部链接(德)。

绿色新政:欧盟可能赶超瑞士

欧盟和瑞士都希望提升自身的环保形象:欧盟有欧洲绿色新政(Green Deal),瑞士有AP22+农业改革 (Agrarreform AP22+)。然而,后者最近被叫停了。Dümmler说:“这也将环保部门的行动放在了次要位置。”他指出,欧盟的政治改革意愿要比瑞士强。

那么,欧盟能否在有机农业方面超越瑞士呢?“几乎不可能”,Binswanger这样说道。

欧盟的共同农业政策(GAP)的特点是雷声大雨点小,往往很少有具体措施跟进。“说到底,欧盟还是会坚持促进集约化的高产农业,因为大部分款项还是继续支付给了从事工业化农业的“大农户”,而支持可持续生产和生物多样性的款项与之相比只是点缀而已。”

外部内容

Giegold对此也谨慎地表示乐观:“遗憾的是,欧洲绿色新政遗漏了共同农业政策的核心。”“从农场到餐桌”(Farm to Fork)战略至少致力于减少农药的使用。通过这一战略,欧盟委员会希望促进欧盟内粮食的可持续生产,例如减少抗生素和化肥的使用,以及推广有机农业。“所以我认为,绿色农业的愿景虽然迟早会通过绿色新政实现,但这一天不会很快到来。”

自由贸易有损生态环境

即使像绿色新政这样的多边主义可以对环境目标产生积极影响,国际法却有可能在其它方面成为绊脚石:例如,瑞士政府和议会不禁止进口以非人道养殖方式生产的动物制品外部链接(多语),因为此举不符合以自由贸易为核心的国际法。因此,若政府和议会因法规而束手束脚外部链接(多语),公民动议就可以在瑞士直接民主的框架内通过呼吁选民的支持来采取行动。

2020年9月,自然保护组织提交了生物多样性动议和景观动议的签名。瑞士智库Avenir Suisse的Patrick Dümmler认为,瑞士选民正在感受到农业政策的愿景和现实之间存在的分歧,其结果是大量选民表态支持部分激进的公民动议。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我对每一位希望动物福利标准不仅适用于国内产品、也同样适用于进口产品的瑞士人深表理解”,Giegold解释说:“我建议每个国家在此类冲突发生时选择更高的价值观,并在必要时为了自己的价值观对其他国家采取威胁和制裁措施。”

Dümmler建议通过生产条件声明来解决国际法和动物福利之间的冲突。“德国的大型零售连锁店统一以农产饲养方式为标准,将肉类分为五个等级。”这样做既给了消费者选择的自由,同时也不违反任何协议。

Binswanger则持不同观点:“我总体上赞成农产品应免于自由贸易。直到20世纪80年代,也就是关贸总协定的乌拉圭回合(Uruguay-Runde)之前,人们普遍接受这点”,这位经济学教授解释说:“但完全自由贸易不仅阻碍了像瑞士这样的国家对生产型农业的保护,也使严格的动物福利法等独立解决方案更加困难。”

(译自德文: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