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脫歐:沒了歐盟,英國農業會更環保嗎?

2019年,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威爾斯的一家農場為自己擬定在英國脫歐後的農業計划拉票。 Afp Or Licensors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28日 - 09:00

英國認為,脫歐能提升英國農業的環保標準。非歐盟成員國瑞士擁有相當高的動物福利標準。在農業方面,脫離歐盟更環保嗎?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擁有世界上最嚴格的動物福利立法。與歐盟相比,瑞士的法規確保了畜禽在飼養和運輸過程中的生存質量,如活動空間更大,運輸時間更短。瑞士禁止籠養雞和製造鵝肝,也禁止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切除青蛙腿和閹割小公豬。瑞士農業的特點是農場規模相對較小,有機農場和品牌農場(Label-Betrieben)密度高。此外,很多補助跟生態效益或人道養殖方式結合。

瑞士一家模範農場 © Marcel Bieri

歐盟法規不僅不如瑞士法規嚴格,有些獎勵措施甚至還適得其反。如果一位歐洲農民將其部分土地退耕還林,他得到的補助會因耕地面積的減少而被裁減。

德國經濟學家、歐洲議會綠黨政治家Sven Giegold指出:“根本問題在於,大部分來自歐盟的資助是根據土地或養殖面積進行分配的。”歐盟補助因未能納入嚴格的環境或動物福利標準,從而抑制了有機農業的發展。

外部内容

脫歐更環保?

在英國,這種錯誤的獎勵措施甚至讓英女王憑藉其名下的土地獲得了歐盟的農業補助。據媒體報導外部链接(英),2016年,一位沙特的億萬富翁從歐盟獲得了超過40萬英鎊的農業補助,用於在英國飼養賽馬。英國政府承諾,在脫歐後,政府會發放的將補助與生態效益以及動物福利結合。

瑞士西北高等專科學校(Fachhochschule Nordwestschweiz)的經濟學教授Mathias Binswanger表示,英國農業在脫歐後確實有機會變得更環保。 “英國可以按照英國人自己的意願重塑其農業政策。通過重新規劃農業政策,英國可以更好地考量土地的永續利用、生物多樣性和景觀保護。”

2020年7月,“拯救英國農業”組織(Save British Farming)的成員駕駛拖拉機通過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橋。他們反對英規脫歐之後改從美國進口廉價低標準的食品。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Giegold卻並不這樣認為。根據這位歐洲議會議員的說法,脫歐能否促成英國向有機農業的轉型仍是未知數。 “英國人在這方面的說辭很矛盾。一方面,他們想跟全世界簽定自貿合同,但這麼做意味著本地市場將受到國際價格的脅迫和打壓。”國際價格尚不能滿足歐洲市場對環保和動物福利的要求,更不用說英國本地市場價格了。很有可能連鮑里斯·約翰遜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該怎樣解決生態和自由貿易之間的矛盾。

歐盟成員國身份也能產生積極影響

歐盟成員國身份,也能對一國農業的永續發展起到積極作用,例如奧地利和愛爾蘭就是這樣的例子。加入歐盟後,他們不得不重新調整農業、縮減補助。

奧地利現在被稱為“歐洲的美食店”。 “奧地利更注重高質量的小眾產品,而不是大規模生產的商品”,來自商業智庫Avenir Suisse的Patrick Dümmler解釋說。 “而愛爾蘭目前正在推廣其‘綠色原產地’(Origin Green)的標籤,並在歐洲市場上以其永續食品佔據了一席之地。”

此外,瑞士卻存在令人費解的獎勵措施:從環境角度來看,降低肉類消費是有好處的,但瑞士卻斥資千萬稅金外部链接(德)來支持肉類游說團體Proviande,以通過廣告促進肉類銷售。又比如,農藥對環境有害,但瑞士的農藥產品卻能享受超低的營業稅率(2,5%,而不是其他產品通常所遵循的7,7%)。不僅如此:2014年瑞士聯邦政府提高了夏季牧場的補助(Sömmerungsbeiträge),以緩解高山地區農民經濟不穩定的狀況,但這一舉措卻導致了瑞士山區的除草劑熱潮外部链接(德)。原因是,如果檢查人員發現太多的“問題植物”,直接補助就會遭到削減。因此,當地農民除了大量噴灑除草劑外別無選擇。

为防止真菌,一架直升机在瓦莱州(Wallis)的一个葡萄园上空喷洒农药。 ©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瑞士的農業也並非十全十美

Binswanger認為,瑞士的農業政策正在鼓勵農民停止糧食生產,並轉行成為“景觀園丁和生態管理者”。他指出,經濟與環保的結合併沒有對農業產生積極影響。從經濟角度考慮,瑞士這樣的國家應該停止自產,轉而進口外國的廉價農產品;而綠黨和環保組織關注的農業溫室氣體減排則意味著“生產越少,減排成果越明顯。這實質上增加了促進當地永續食品生產的難度。”

但停止自產只是將問題轉移到了國外。因為,進口更多的商品,就意味著商品產地的土地消耗和環境污染也會隨之加劇。 Giegold表示:“像德國一樣,瑞士在土地使用方面無法做到自給自足。”即便是對瑞士這樣的國家來說,農業生產也逃不開全球產業鏈。 “如果我們想在環境保護和動物福利方面有所作為,我們就必須放眼全球。也就是說,我們需要一個強大且團結的歐盟。

雖然瑞士有水資源保護費,但污染仍在發生。有的湖泊因為施肥過度,不得不進行人工增氧。 Keystone/cyril Zingaro

Dümmler對瑞士農業政策同樣持批評態度:“事實上,作為瑞士的納稅人,我們向農業部注入了大量資金;而作為消費者,我們為食品支付的費用比任何一個歐盟國家都要高。”然而,儘管開銷很高,瑞士的農業卻沒能實現任何一個既定的環境目標外部链接(德)。據Avenir Suisse估計,瑞士的農業對環境的破壞折算為具體金額,每年可高達76億瑞士法郎外部链接(德)。

綠色新政:歐盟可能超越瑞士

歐盟和瑞士都希望提升自身的環保形象:歐盟有歐洲綠色新政(Green Deal),瑞士有AP22+農業改革 (Agrarreform AP22+)。然而,後者最近被叫停了。Dümmler說:“這也將環保部門的行動放在了次要位置。”他指出,歐盟的政治改革意願要比瑞士強。

那麼,歐盟能否在有機農業方面超越瑞士呢? “幾乎不可能”,Binswanger這樣說道。

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GAP)的特點是雷聲大雨點小,往往很少有具體措施跟進。 “說到底,歐盟還是會堅持促進集約化的高產農業,因為大部分款項還是繼續支付給了從事工業化農業的“大農戶”,而支持永續生產和生物多樣性的款項與之相比只是點綴而已。”

外部内容

自由貿易有損生態環境

即使像綠色新政這樣的多邊主義可以對環境目標產生積極影響,國際法卻有可能在其它方面成為絆腳石:例如,瑞士政府和議會不禁止進口以非人道養殖方式生產的動物製品外部链接(多語) ,因為此舉不符合以自由貿易為核心的國際法。因此,若政府和議會因法規而束縛(多語)外部链接,公民動議就可以在瑞士直接民主的框架內通過呼籲選民的支持來採取行動。

2020年9月,自然保護組織提交了生物多樣性動議和景觀動議的簽名。瑞士智庫Avenir Suisse的Patrick Dümmler認為,瑞士選民正在感受到農業政策的願景和現實之間存在的分歧,其結果是大量選民表態支持部分積極派的的公民動議。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我對每一位希望動物福利標準不僅適用於國內產品、也同樣適用於進口產品的瑞士人深表理解”,Giegold解釋說:“我建議每個國家在此類衝突發生時選擇更高的價值觀,並在必要時為了自己的價值觀對其他國家採取威脅和製裁措施。”

Dümmler建議通過生產條件聲明來解決國際法和動物福利之間的衝突。 “德國的大型零售連鎖店統一以農產飼養方式為標準,將肉類分為五個等級。”這樣做既給了消費者選擇的自由,同時也不違反任何協議。

Binswanger則持不同觀點:“我總體上贊成農產品應免於自由貿易。直到20世紀80年代,也就是關貿總協定的烏拉圭回合(Uruguay-Runde)之前,人們普遍接受這點”,這位經濟學教授解釋說:“但完全自由貿易不僅阻礙了像瑞士這樣的國家對在地農業的保護,也使嚴格的動物福利法等獨立解決方案更加困難。”

(譯自德文: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