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许晔作品 初遇瑞士,在Rigi山

蓝色的小火车晃晃悠悠地沿山而上。期初跳入眼帘的是秋天逐渐追赶夏天的景色。

蓝色的小火车晃晃悠悠地沿山而上。期初跳入眼帘的是秋天逐渐追赶夏天的景色。

(许晔)

初到瑞士的我,把自己与瑞士真正的相遇定位在Rigi山。就是从那里开始,我真正领略到何为瑞士的景,并以此为开端逐渐了解到何为瑞士的人。

蓝色的小火车晃晃悠悠地沿山而上。期初跳入眼帘的是秋天逐渐追赶夏天的景色。十月的风光,草还没有褪下绿色,树还挺拔有力,天空湛蓝清澈,白云似有若无。千层石树遥行路,一带山田放水声。牛羊悠闲地吃草,流水喃喃地细语。随后,绿色、黄色、橙色、红色……各种色彩欢快地跳跃着,热闹却带着瑞士特有的淡定。这一路不紧不慢的奔腾,仿佛要把我错过的夏天与冬天也一同卷进来。纯净的山坡,明明很安静,却又感觉到它在放声高歌。Rigi十月中,竟是把四季的风光都收揽下来了。夏天与秋天互相追逐打闹,春天与冬天的影子翩翩起舞。我心生惊叹又有点疑惑,明明刚才就要看懂他们的故事,可往前行一程,又换了主题。于是只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地默默臣服在这“山峦皇后”的裙摆下,不敢多眨一下眼睛,唯恐错过眼前这美不胜收。

火车最终停靠到了顶峰,我们意犹未尽地下车,又迫不及待地投入到一场更加宏大的探索中。并不宽阔的道路上薄雪绒绒,远处的阿尔卑斯山白雪皑皑,人站在这海拔1800米不到的地方,看着脚下云雾缭绕,觉得自己无比渺小。与生俱来的生而为人的优越感躲起来了,对大自然的崇拜占据了上风。

就这样虔诚地向前走,看到山下的湖。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蜿蜒的湖,仿佛也在扭动腰肢,要舞起一段惊鸿。深蓝色的湖水映衬着碧穹淡霭,仿佛通过这种色系,天与地在进行一场惊艳的对话,让周遭的其他色彩都安静下来。湖水的蓝是如此深沉,以至天空显得羞赧,只得跳得更高更远。

在不同的角度欣赏过湖以后,我们最终爬到了山顶。巨大的写着“峨眉山”的石块突然出现,看着说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峨眉山与“山峦皇后”Rigi山还颇有渊源。在一个抬头连英语都难得一见的地方,还能看到中文,真是倍感亲切。

一直到下山,我才留意到周围的其他游客。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有很多都是本地人,而且有很多小朋友。他们一身户外装备,欢呼雀跃地到处蹦跶,而跟在后面的家长,则只是满面笑容地看着,并未提醒注意安全之类。后来,当我在瑞士住的时间长了,有一次无意中跟小伙伴提起来,她才告诉我,瑞士人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hiking,如果觉得周末特别安静,极有可能是周围人都hiking去了。

后来,我又走过了更多瑞士的大好河山。它们都如Rigi一样,雄伟端庄又清纯美好。但千山万水,最美好的一瞥,留在了Rigi山上。

孔夫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在瑞士,山与水兼而有之,瑞士人对山与水兼而爱之。当然,喜爱游山玩水并不能说明瑞士人就一定有智慧讲仁义。但随着我对瑞士不断的深入了解,发现他们普遍都特别友好有耐心,也算是仁义的一个横切面吧。而说到智慧,则不得不提我一直都不遗余力地跟周围人宣扬的一组数据,因为当我初次听到这组数据的时候,十分震撼:瑞士获得诺奖的人数位居世界第六位。与其拥有的众多诺奖得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瑞士国土面积只有41285平方公里,约为重庆市面积的一半;人口只有834万,约为北京市常住人口是三分之一,而根据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的一项统计,瑞士每100万人中就有1.111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人均诺奖获得者世界第一。从这个角度来说,瑞士人有智慧也的确是事实。

    在瑞士的这些日子,我对其各方面一直都充满着好奇并上下而求索。而瑞士,总是不负我的期望,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意外与惊喜。我相信,他日我离开这个国度,一定怀揣着它对我的丰厚馈赠。人生的这段行程,感谢遇见你,瑞士。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初遇瑞士,在Rigi山

初遇瑞士,在Rigi山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