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5年前,瑞士对欧洲经济区说“不” “欧盟发展得比瑞士好”

Ein Mann

原社会民主党主席彼得·博登曼(Peter Bodenmann).

(Thomas Egli/Lunax)

一座小岛,四周被强大的欧盟所环绕,它就是特立独行的瑞士。对这个执拗的小国,您是深表遗憾,还是心怀嫉妒?25年前,瑞士人决定要走自己的路,并对加入欧洲经济区(Europäischer Wirtschaftsraum EWR)说了“不”。因为许多选民认为,加入欧洲经济区是加入欧盟的前奏。今天,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别采访了当年的反对派和赞成派的代表人物。

+请参阅:在欧洲,瑞士特立独行了25年

25年前,瑞士对欧洲经济区说了“不” “我无法欢呼雀跃”

1992年12月6日,瑞士对加入欧洲经济区)说了“不”。在此之前,瑞士国内上演了一场硝烟弥漫、惊心动魄的“公投战”。今天,反对欧洲经济区的代表人物克里斯托福·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和赞成欧洲经济区的代表人物彼得·博登曼(Peter Bodenmann)分别回忆当年的往事。

在1992年12月6日的瑞士全民公投中,政治当权派(das politische Establishment) 一败涂地。政府、议会和各大主要政党此前一律发声支持瑞士加入欧洲经济区,并向欧盟递交了加入申请书。但是,反对派也就是右翼保守人士发动了一场群情激愤的“公投战”,声称加入欧洲经济区后的瑞士将丧失其独特性,并最终赢得了公投的胜利。打了胜仗后的瑞士人民党(Schweizerische Volkspartei,SVP) "教父"克里斯托福·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 的政治地位如火箭般上升,一时间如日中天。

对当时的社会民主党 (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SP) 主席彼得·博登曼(Peter Bodenmann)来说,这是一场惨败,因为他是亲欧政策最有力的支持者。现在,这位瓦莱州的酒店老板仍然坚信自己当年的政治主张。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的对手布劳赫每逢欧洲经济区公投周年纪念必要庆祝一番,而您呢,总是作为失败者被媒体拿出来说事儿。对此,您不感到气愤吗?

Peter Bodenmann:我不这么看。让我气愤的是,我们当年没有赢得多数选票,因为绿党和以鲁道夫·施塔姆(Rudolf Strahm)以及安德雷亚斯·格鲁斯(Andreas Gross)为代表的部分社民党人反对加入欧洲经济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比其他国家更重视环保,因此绿党担心,一旦加入欧洲经济区,环保政策就会被葬送。

P.B.: 事实恰恰相反。究竟是哪个国家在波恩环境会议上在环保方面取得了最好的成绩?这就是欧盟成员国瑞典。瑞士以为签订了双边协议、加入了欧洲经济区或欧盟,就没有自己的独立行动空间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在公投否决加入欧洲经济区之后,与欧盟签订了双边协定,效果不错。

一座小岛,四周被强大的欧盟所环绕。

(swissinfo.ch)

P.B.:目前,我们主要有如下协定:1.人员流动自由 2.辅助措施 3.准许不超过40吨的重型货车上路(采用智能化、以能耗为基准的收费系统)以及相当公平的欧洲市场准入。如果我们当年加入了欧洲经济区,也能够得到上述权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么说,不加入欧洲经济区是明智之举?

P.B.:不能这么说,欧盟国家发展得比瑞士好,只是媒体和政界不愿意承认而已。现在,排外论调已经发展成了一种很难治愈的精神疾病。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但是,瑞士的失业率要低于其他欧洲国家。

P.B.:只有不了解统计的人,才如此胡说八道。只有失业率统计所做的比较是正确的。数据显示,与德国的巴伐利亚州(Bayern)和巴登-符腾堡州(Baden-Württemberg)相比,瑞士的情况并不好。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不能拿德国经济实力最强的两个地区跟其他国家做比较。如果一定要比,也要拿它们跟瑞士经济实力最强的地区比。

彼得·博登曼(Peter Bodenmann)

1999年年底,博登曼退出政坛后回到老家布里格(Brig)经营酒店,但是,这位瓦莱州的律师仍然是瑞士最有名的政治家之一。

博登曼于1987年至1997年任瑞士议会国民院议员,并于1990年至1997年担任瑞士社会民主党主席的职务。

信息框结尾

P.B.:只有不了解欧洲经济格局的人,才会这么说。瑞士有八百万人口,巴伐利亚州有一千两百万人口。巴伐利亚州也有经济较弱的地区,比如巴伐利亚森林,所以说,我们是完全可以拿两者做比较的。

欧盟的发展跟欧洲经济区的反对者当初预言的完全不一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认为,瑞士当年没有加入欧洲经济区到底错过了什么?

P.B.:欧洲经济区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不加入欧洲经济区也不是一场灾难。瑞士通过签订双边协议为自己争取到了第二次机会,但是,我们为此也付出了发展的代价。

瑞士总是“迟到”,但是又总能赶上“下一班车”,以弥补更大的损失。今天,我们对当年欧洲经济区主要争端问题的处理与社民党当初的建议是一致的,也就是赞成人员自由流动与辅助措施,而这两点恰恰是人民党(右派保守党)所一直反对的。

Demonstrierende Leute

“克里斯托福·布劳赫在公投战中发现了一个未知的瑞士。他发现,在这片土地上不乏反动潜力,应该用政党政治把他们组织起来”,彼得·博登曼说。

(Keystone)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瑞士加入了欧洲经济区,就必然要放弃一定的自主性,比如说,我们就不能对“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进行全民公投了……

P.B.:我们当然可以对此进行全面公投,当然也可以像现在一样立即实施公投结果,也就是说与欧盟相兼容。

“克里斯托福·布劳赫在公投战中发现了一个未知的瑞士。他发现,在这片土地上不乏反动潜力,应该用政党政治把他们组织起来”,彼得·博登曼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换句话说,虽然我们既没有加入欧洲经济区也没有加入欧盟,但是这对我们并没有很大的影响。

25年前,瑞士对欧洲经济区说了“不” “我无法欢呼雀跃”

1992年12月6日,瑞士对加入欧洲经济区)说了“不”。在此之前,瑞士国内上演了一场硝烟弥漫、惊心动魄的“公投战”。今天,反对欧洲经济区的代表人物克里斯托福·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和赞成欧洲经济区的代表人物彼得·博登曼(Peter Bodenmann)分别回忆当年的往事。

P.B.:完全错误。我的意思是,欧洲经济区和双边协定之间的区别不是很大。加入欧洲经济区对我们可能会稍微有利一些,但是两者间没有关键性的区别。

但是,加入欧盟就完全不一样了。作为欧盟成员,我们不必听从别人的指挥,我们可以参与决策。

道理其实很简单:比如在一个村子里,有28个人是射击协会的会员。您作为非会员,只有在会员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参加射击。其实,每个瑞士城镇都是这么运作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持这种观点的人只占少数。目前,赞成加入欧盟的人比25年前还少。

P.B.:没错,但是“逃税保密法”(指的是瑞士的银行保密法)事件给我们的启示是,事情可能会很快发生变化。10年前,有谁能想到,美国人居然宰杀了我们的神牛(瓦解了银行保密法)?又有谁能想到,美国律师在瑞信总裁办公室核查每笔交易,并为此得到6亿瑞士法郎的劳动报酬?

瑞士拥有超强的适应能力,足以应对各种新局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和欧盟关于框架协议的谈判已经进行了近四年的时间。克里斯托福·布劳赫和瑞士人民党一直在抗争这份协议,认为它无异于加入欧洲经济区。您也是这种看法吗?

P.B.: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份框架协议草案。我们目前所讨论的都是瑞士人民党臆造出来的、媒体广为传播的各种幻影。

瑞士和欧盟会共同解决这一问题。欧盟不是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官僚机构,而是一个“集市”,人们在那儿讨价还价,直到找到解决方案为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是,对一些瑞士经济部门来说,长期地等待欧盟的解决方案,实在是一种苛求。

P.B.:除了旅游业之外,瑞士经济有很好的发展条件。我们的企业可以自由进入欧盟劳动市场。他们以国际上的市场价格购买原材料。获得认证的产品可以行销到整个欧盟市场。在这方面,没有必要操之过急。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