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坍塌消逝的地标 国宝遗迹“瑞士版巴黎圣母院”是如何重建的?

bridge on fire

虽然消防员们经奋力扑救,最终设法保住了桥身中央八角型水塔,但这座水塔实际上已经不能储水了。

(Ruth Tischler / Keystone)

对瑞士人而言,顷刻间吞噬巴黎圣母院的毒燎虐焰似曾相识,不禁让人追忆起昔日在熊熊烈焰中几近焚烧殆尽的卢塞恩地标性景观-木制卡佩尔廊桥。而现如今,面对令人唏嘘的残垣断壁,巴黎人该何去何从?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1993年8月18日,卢塞恩市民一早睡眼惺忪自梦中醒来,震惊地发现他们奉为至宝的木制卡佩尔廊桥(亦被称为“教堂桥”,Kapellbrücke/Chapel Bridge)外部链接,一夜之间竟只剩下一副火烬灰冷、焦烟弥漫的残骸。虽然消防员们经奋力扑救,最终设法保住了桥身中央八角型水塔,但这座可追溯至14世纪、横跨罗伊斯河(River Reuss)的廊桥,足有三分之二的桥体在大火中瞬息化为灰烬。

卢塞恩当地建筑师Jürg Rehsteiner慨叹道:“一处家园和身份认同不可或缺的部分,一座必不可少的城市地标,就这么一夕崩塌、消失殆尽。”他坚信,即刻启动灾后重建相当重要,因为“重建能让当地人重振旗鼓,克服火灾悲剧带来的重创与伤痛”。

Andreas Hindemann也对此表示赞同。目前,他司职巴塞尔大教堂修缮工程首席建筑师,而这座饱经沧桑、源远流长的教堂今年恰逢1000周年纪念。”他们(法国人)理应重建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毋庸置疑,它是法国历史和国际重要性的一部分。“

反观卢塞恩卡佩尔廊桥,彼时的重建修葺相对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来说显然要简单得多,仅耗时10个月便再现旧日辉煌,向公众开放。

”得益于定期维护保养,这座廊桥的细节都保留有翔实的记录,因此,木制桥体的修复重建工作进行得井井有条。不过,虽然已历经数十载,但在那场火灾中被焚毁的昔日桥身上绘自17世纪的多幅艺术品,修复始终是巨大的挑战-即便是今天,依然如此,“Rehsteiner提及的,是镌刻涂鸦在桥椽上的一系列装饰性绘画。

导致卡佩尔廊桥险些毁于一旦的火灾,确切原因至今未明。不过按照官方说法,驶过桥下的一艘船不幸着火,而始作俑者很可能是一根被无意间丢弃的香烟。

巴塞尔vs巴黎

反观巴塞尔,Hindemann带领他的团队现已筹划悉数对当地人称作巴塞尔明斯特大教堂(Basler Münster)的巴塞尔大教堂里每块石头进行详尽的归档记录。这座大教堂曾于1356年10月的地震中得以幸存,而那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摧毁了教堂的五座尖塔、拱顶以及唱经楼,所幸这些坍塌的部分皆在中世纪时期一一得以重建。


cathedral

巴塞尔大教堂今年已拥有1000年历史

(Keystone)

Hindemann指出,就建筑角度而言,巴塞尔大教堂比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更显适中“,因为后者规模要庞大得多。他表示,对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来说,重建的第一步,势必是确定支撑结构的受损程度。

”这是完全可行的,然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赋予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以新的生命和活力,重拾往日魅力。因为根据瑞士经验,当我们必须要修复、取代巴塞尔大教堂里中世纪旧物时,总是举步维艰。复制的’山寨品‘永远也不等于’原装货‘。“


LU fire

Lucerne Chapel Bridge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