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年轻人负债累累成问题



年龄介于18-25岁之间的年轻女性总有偿还不清的医疗账单

年龄介于18-25岁之间的年轻女性总有偿还不清的医疗账单

(Keystone)

瑞士1/3负债累累的人是年龄介于18-25岁之间的青年人。一项调查显示,他们中的一半自2006年起就开始欠债,至今依然没有还清,“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历史学家Michel Oris说。

“我是拿伤残保险(IV)的,”24岁的Carlos说:“每月交完房租和医疗保险就只剩1480瑞郎了。我有1台分期付款的电视机还有2张信用卡。我的第2张卡欠债2500瑞郎,但我还是毫无困难的拿到了一台电脑,也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

“我年轻的时候办了不少傻事,”39岁的Arnaud说:“花钱毫无节制,老出去玩儿,旅行,该缴的税总欠着。”他的工资已经被债务审理局(Betreibungsamt)扣了7年,每个月债务局都会扣下1500瑞郎作为他的医疗保险费用。他不能租买房屋、不能拥有签约手机,也不能分期付款购物。这种状况还将持续多年。

再举个例子:瑞士1/3欠债的人其年龄介于18-25岁之间,另据青少年委员会报道,44%领取社会救济的人也属于这一年龄层。

收款公司Intrum Justitia在对逾5年20万案例进行调查后出具了《雷达2011》报告,该报告显示,在这群青年人中,只有53%在2011年时清偿了2006年所欠下的债务。

该研究报告的调查重点在健康医疗、电信通讯和电子商务(以信用卡付账)领域。“在18-25岁这一年龄层,电信欠债的比例最高,排在健康医疗和电子商务之前。32岁以上人群则正相反,他们的债务主要集中在健康医疗领域,”报告这样写到。

壮大中的信用卡文化

如何从债务的泥潭中抽身,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47%在2006年时首次欠款的年轻人,到2011年时还在为还债而努力。这同时又凸显出另一严重问题:70%领取社会救济的年轻成年人,没有接受过职业教育。

青少年委员会主席Pierre Maudet认为现在已形成了一种趋势,“瑞士人在近期发现了这种已在英语系国家流行多年的信用卡生活文化。而这种文化的后果,大家已经知道了:年轻的成年人负债累累,除了一辈子靠社会福利生活,已经别无选择,”这位日内瓦自由民主党的政治家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

日内瓦市长Maudet对这一问题的关心并非空穴来风,《雷达》研究显示,都市里的青年负债率要比乡村青年高10%左右。而法语区的青年负债率高居各区之首。

政治“处方”

日内瓦的另一位自由民主党人Hugues Hiltpold于去年12月向国民院递交了一份议会动议。该动议得到了十几位来自各党派的国民院议员的支持,他们要求联邦政府对联邦消费信用法进行补充修改,“那些提供信用消费合同的企业,其赢利的一部分要用于资助对年轻人进行预防欠债的全国性教育”。自2007年开始,青少年委员会就提出了类似建议-至少是赢利的1%,但至今无果。

自2004 年开始致力于对青少年及年轻成年人进行防欠债教育的Intrum Justitia公司,在进行了阶段性调查《雷达》之后,提出了一项新举措,就是引入一种“无债务证明”。其运作类似于要求所有香烟生产企业加入到宣传吸烟危害性的行动中来。

但如今的青年人越来越多地被席卷入来势汹汹的信用消费浪潮中,那些提供分期付款信用消费的厂家,即使全部加入到预防性宣传的行列中也还难以防范,而且他们不应该独自为此负责。

专家认为,过度消费并不是导致青年人负债累累的第一大罪因,年轻人举债,往往发生在离开其父母的暖房,第一次单独立户的时候;或者才刚迈入成人世界的时候。因此很多较城市化的州都开始对此现象进行干预,并设立了专门机构帮助欠债的年轻人。

脆弱的新定义

人口史学家为脆弱,易受伤害总结了5点原因:疾病、失业、衰老、意外和孤独。在近百年间,西方社会逾越了疾病、失业、意外、衰老所带来的脆弱感。但近40年来,又有两个新的成因,为人类带来新的脆弱感:欠债和成瘾,这两点还经常连在一起。

“我们必须摘下旧眼镜、转换新思路,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日内瓦大学人口统计-社会史学教授Michel Oris说:“我们应该明白,如今青少年向成人的转变所需时间长,且毫无章法,这是一个严重问题”。

Michel Oris是去年新成立的瑞士国家基金会“脆弱感”研究小组的组长。他解释说,这种“生命轨迹的非标准化”是时下的一种现象,他提升了人对脆弱的敏感程度,并蕴含着更多的危机:一件小小的意外就可引发灾难。

“年轻人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他们要掌握好其间的平衡,这已变得越来越难,而且延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这位历史学家说。

“或者他们在学业上有问题,或者他们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只能拆了东墙补西墙”。进入职场也变得愈发困难,特别对那些没有学历的人来说,瑞士自步入后工业化后,已经没有什么位置给那些没有受过培训的人了”。

这个研究小组的课题是对青年人的行为进行长时间-12年的观察,“以研究哪些人偿清了欠款,哪些人被命运所击倒,哪些人没有”。这样就可以推断出导致人变虚弱或坚强的原因,以图找到青年人负债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

《雷达2011》

该研究对5年间20万起欠账的案例进行了分析,由Intrum Justitia公司进行了阶段性研究。该研究在健康医疗、电信通讯和电子商务领域展开。

电信通讯领域(手机、固定话费、网络)的欠款案最多。18-25年龄段平均欠款额为468瑞郎。26-32年龄段为412瑞郎;33岁以上的为366瑞郎。

这三个年龄段人群的医疗费用呈递增趋势,从254到313瑞郎。

在电子商务领域,欠债也依年龄渐长而呈递增趋势,从106、118瑞郎,到119瑞郎。

47%在2006年时首次欠账的青年人,到2011年时依然没有还讫。

18-25岁年龄段人群还债能力最强,只需9-18个月即可还清欠款;26-32岁年龄段则需要10-23个月。

青年男性的欠款多集中在电子商务方面;而青年女性多集中在健康医疗方面。

都市青年人比乡村青年人的负债率高10%,法语区年轻人的负债比率也高于其他语区。

信息框结尾

Intrum Justitia

1923年成立于瑞典,是目前欧洲最大的信用管理公司。

在22个国家拥有3000名员工,拥有9万名顾客,其中6000名在瑞士。

该公司在瑞士立足已40载,是瑞士收款信托制度联盟(VSI)会员。

自2004年起致力于防止青年人负债。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