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纸和笔 瑞士名笔凯兰帝不惧数码时代

并非竞争关系:模拟和虚拟互为补充

并非竞争关系:模拟和虚拟互为补充

(Keystone)

在画秘密花园吗?如果你选用了凯兰帝彩笔,一定会更加得心应手。每天,凯兰帝所生产的铅笔,足够从日内瓦排到罗马。如今,这家瑞士钢笔、各色铅笔、蜡笔的生产厂商要欢度其100岁的生日,在当今这样一个数码称雄的世界里,它还能走多久?

“就好像是从同事的桌子上临时抢过来的,”凯兰帝(德、法,Caran d'Ache)外部链接总裁Carole Hubscher笑着说。当我问道她如何看待我用的这支廉价的红色塑料笔时,她这样回答。

其实我并非没有考虑过,到底应该选用一只什么样的笔,来面对这个自1915年起,就开始生产绘画和书写用具的公司。在去往日内瓦的路上,在火车上,我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毕竟近百年来,人们的交流方式已经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然而“我不认识任何人,随身不带根笔或铅笔的,”Hubscher说。

共有280人工作在位于日内瓦和法国边境的Thônex的厂房里。一根巨大无比的红色铅笔立在大门旁。铅笔是凯兰帝生产的第一个产品,现在它的生产线上有圆珠笔、钢笔、蜡笔、粉彩等多种办公和美术用品。

在工厂里,工人们很早就忙活开了-特别是在夏天,这样可以避免下午的酷暑。早上9:30,在进行标准金属圆筒制备的房间里,已经很热了。

铅笔实验

油乎乎的机器将小小的圆管切削成六边形笔管,随后再用金刚石钻头或激光抛光,手工打磨还是用计算机,全凭要取得的效果。最后再涂一层搪瓷。

随后,笔芯也拿来了,这些都要首先通过一个灵活性测试。对圆珠笔来说,里面的墨要通过一个“100米测试”。可惜测试被我无意中打断,因为我离机器太近了。幸好,监测人员也只是笑了笑。

在工厂另一端,我看到一个容器里盛满了“紫色的面条”-是凯兰帝为了开发彩笔的新颜色试制时剩下的。只要凯兰帝决定开发一个新色系,那么投入生产的效率是很高的。在我作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访问期间,他们正在生产巨量柠檬绿的铅笔芯,够用好几年的。

铅笔必须经久耐用,就算从5层楼高的窗户扔出去,也不能损坏。Hübscher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对质量和经济实惠特别注意。

“孩子们开学,你无须买一盒新彩笔,把丢掉或用完了的彩笔补上,就可以了。买了凯兰帝就绝对不会浪费,”Hubscher说。而且对于比较昂贵的书写器具来说,还有终生保修。

“如果有只笔你用起来很好、用了许多年了,那么你应该知道,你可以把它送回来进行保养和清洁,然后再把它送给你的后代,”Hubscher说。每年大概有5000人会享受这种维修服务,有些笔已经几十年了。

不仅仅是儿童游戏

那么在如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大行其道的今天,纸和笔还是那么重要吗?

“人们手写的机会可能少了,至少是比以前少,但一个书写工具,还是必须要有的。这是手和心灵的乐趣,”苏黎士记者、风格领袖Jeroen van Rooijen说,人们在用手书写的时候,会更加仔细地遣词造句。书写、画画对儿童来说就更重要了,伯尔尼的精神治疗师Denise Bassan说。

“当他们入学时,就应该已经能够使用纸和笔了,”Bassan说,这可以提高4-8岁孩子的动手能力。“有些孩子不会穿衣服,也不能单独用彩笔画画儿”。这在上学时就会成为问题,“如果孩子不懂得如何正确书写,不能集中精力于一项身体上的活动-例如记笔记,那么将来他吸收教材内容时,也会有困难”。

苏黎士大学儿童医院儿科发展中心主任Oskar Jenni认为,2-8岁的孩子无论在幼儿园还是在学校里,都应该练习画画,这是种不错的方法。

 “让孩子们学习书写、画画,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一个学会将主意和思考表达在纸上的过程。这是一个复杂的思索过程,在电子世界里并不容易学会,”Jenni还提到,孩子们有一种“天然的驱动力”去写、去画,甚至有时不过是在沙地上画几个道道儿。

Jenni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计算机技术并未改变孩子们这种绘画的才能。他和他的团队比较了1980年和2010年的具象儿童画,并未发现在绘画能力上有何区别。

“在我12岁的时候,我就能像拉斐尔那样画画,但我穷极一生的精力,才学会如何像孩子一样画画”-毕加索。直至2015年8月底,在因特拉肯美术馆(德)举办着毕加索作品展,其所用颜料和粉彩正是由凯兰帝生产制造。

(Succesion Picasso)

职业画家

“就像你所看到的,铅笔的使用范围还是很广的,”Robert Lzicar一边笑,一边展示着伯尔尼高等艺术学院学生们的作品。Lzicar是硕士专业传播设计的系主任,该专业致力于将手绘和计算机创作结合在一起。

“学生们并不会在模拟和虚拟的世界里划条界线,”Lzicar解释说。他们更愿意将两者结合起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子。

“我认识一个很好的海报设计者,他先用铅笔创作,然后着墨,之后扫描这幅作品,再用Photoshop上颜色,因为这样更快,而且还可以混合多种美学风格。这才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Lzicar说。

伯尔尼高等艺术学院(HKB)艺术系主任Anselm Stalder也持同样的看法。“我并不认为,他们的头脑中有所谓的传统工具和数码科技这两种平行的方法,”他说。

其实大多数艺术工作者都是“由强烈的创造力所驱使,在寻求一种特殊的效果”,而其所创造的作品要面对某一类观众,并激起他们的讨论。“我们怎样才能达成这一目标呢,”Stalder说:“这并不取决于我们采用了什么工具,而是取决于我们的态度,和我们对职业现状的理解”。

Lzicar认为,数码笔对绘图设计这个行业来说是项非常伟大的发明。“之前人们总是要用鼠标、一直不停地点,这同手与头脑的配合完全是两回事。后来又出现了平板电脑,而且变得越来越好,”Lzicar边说边看了看平板电脑所配备的一套笔。

时代特征?

很难说,未来的一个世纪,凯兰帝将会怎样。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它不必公布其销售数据。当被问及未来的革新计划时,Hubscher有些犹豫,但她还是提到RNX.316系列的一款笔,在设计时就已经考虑到可以用作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的触控笔。

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今后人们会摒弃书写。“我相信,人们会把钢笔和铅笔一直使用下去。他们会继续创造的。我想这已成为人类的常态,有一天人们会说‘现在我就想别碰那些机器、自己干点儿事儿,’”Hubscher说。

风格时尚记者van Rooijen也同样可以想象“手书”在数码世界里的回归。“我想有一天,正是那些对数码器械上瘾的人,会终于厌倦那些屏幕和虚拟的欢乐,而重新发现那些模拟的、没有数据化的、实实在在的快乐。目前,用手书写将会变得越来越少见,但它并不会失去它的光辉,它还是会迎来一个复兴的时代”。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