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编织物的创新 你会穿3D打印机的服装吗?

作者:


苏黎世展会后台:身穿达妮特·佩莱格3D打印时装的模特在等候上T台

苏黎世展会后台:身穿达妮特·佩莱格3D打印时装的模特在等候上T台

(Wongwannawat)

弹性加暴露,会不会成为未来某天人们的着装特色?在苏黎世举办的年度织物与时装周(Textile and Fashion Days)上,3D打印正式亮相。它是否以及何时能与织布机一争天下,目前还无法下定论。

以色列设计师达妮特·佩莱格(英)外部链接(Danit Peleg)在创作她的时装时,根本用不着考虑布料或者缝纫机,但她却是瑞士纺织学院(Swiss Textile College)年度织物与时装周上最受欢迎的演讲人。她虽不是世上打印服装的首创者,却是第一位用3D打印机制作一整套时装系列的人。

佩莱格的目标,是有一天可以直接给客户发送文件,由他们随时随地打印自己的服装。但鉴于大多数人没有3D打印机可用,她计划生产和销售一批限量发行的定制外套。除了量身定做,客户还能选择颜色与衬里。说实话,若是没有某种形式的衬里或内衣,佩莱格的透风设计就显得冷飕飕-可能对多数人来说还过于暴露。

瑞士织物

这一切跟曾将瑞士送进时装版图的精致蕾丝、高级亚麻和刺绣比起来,有着鲜明的反差。纺织业是瑞士最古老的工业,从中世纪起,圣加仑(St Gallen)就是织物生产中心。

这座瑞士东部城市的刺绣生意在1870年前后达到顶峰,大战期间饱受煎熬,再也没恢复过来,留存下来的只有瑞士质量与创新的声誉。如今圣加仑还剩下Jakob Schläpfer和Forster Rohner等高档织物制造商,他们的纺织品时常出现在高级时装界。

现在是苏黎世的瑞士纺织学院(德、英)外部链接通过培养700名学生,在帮着维持瑞士的时装传统与延续它的未来。

在该校赞助的时装节上,3D打印机徐徐“吐出”古怪的塑料扣子和佩莱格现代设计的各种部件。

出自打印机的服装

佩莱格使用的并不是普通的丝线,而是一种塑料纤维。她在以色列申卡尔工程、设计与艺术学院(英、希)外部链接学习期间,曾花费很多时间寻找最合适穿着的材料与最适合的打印机。特拉维夫的各企业与实验室都很支持她的实验-以及她对时装设计专业学位的追求。

在佩莱格看来,3D打印时装的关键优势在于个性、灵活性,与可持续性。

“这么做的好处是零生产浪费-不会有碎布边角料,店铺里也不会出现服装积压,”她表示,并补充说,如果客户穿腻了某件衣服,只要把它融化了再打印件新的。

限量版

不出人意料的是,欧洲纺织机械协会对3D打印能否取代织布机持怀疑态度。机械领域游说组织瑞士电子机械金属企业协会(Swissmem)纺织机械分会主席与欧洲纺织机构制造商委员会(英)外部链接(CEMATEX)副会长埃内斯托·毛勒(Ernesto Maurer)评论道:“不过,这对纺织业是个有意思的补充。”

至于3D打印是否会在将来-无论是近期还是从长远看-对纺织业造成威胁,还需拭目以待。在瑞士,这个行业包括了大约40家企业。

尽管佩莱格的概念可以让任何一位拥有一轴可塑纤维(30美元)和一台3D打印机(2000美元)的人得到颜色完美又合身的衣服,最大的投资却是时间。目前打印一条裙子需要差不多100小时,这已经算不错了,要知道仅在一年前,需要的时间是现在的三倍。可这比起普通织物生产却慢得不止一点点,织布机生产一条裙子所用的布料,只需8分钟左右。

现代材料

另一个缺点,则是主要用塑料材质制作的3D服装仍然相当僵硬。佩莱格也承认,人们会更喜欢棉和丝的质感。但品味与技术确实是在不断变化的。毛勒注意到,30年前大多数布料采用天然材料生产。“尼龙丝袜是唯一的例外。那时没人想要聚脂衣裙,”他回忆道。

苏黎世品牌“小黑裙(英)外部链接”(Little Black Dress)合伙创办人艾莉安·迪特尔姆(Eliane Diethelm)也同意这种说法。她指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产的第一批聚脂纤维糟糕透了,但它们一直在进步。看看现在的运动服装-没有聚脂材料是无法想像的。”

她和合伙人乔安娜·斯柯契拉斯(Joanna Skoczylas)设计的服装主要使用欧洲生产的柔软织物与丝绸,并在瑞士和波斯尼亚做小批量生产。3D打印还没有进入她们的商业企划。

“我觉得3D打印很有趣,它给你的设计带来新的可能性,”迪特尔姆说道:“我也认为它尚处于起步阶段。你可以穿3D打印服装,看起来也很出彩,但却还不是特别实用。”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