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那些被忘却的瑞士才女们

Marcello在19世纪80年代创作的铜像"La Phyte"。 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Fribourg

2019年,瑞士多地将举行一系列女艺术家作品展,目的在于把公众的关注吸引到女性艺术家身上。这可谓是当务之急:19、20世纪的众多女艺术家早已被世人所淡忘,在瑞士也不例外。通过这一系列报道,我们向你介绍那些值得被再次发现或者直到死后才华才被发掘的女艺术家们。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6月06日 - 10:30
埃斯特·翁特芬格 (图片编辑及文字)

Marcello (1836年–1897年)

Castiglione Colonna公爵夫人、Adèle d'Affry还是Marcello? 瑞士弗里堡女雕塑家在男性化名Marcello的“伪装”下进行创作,并赢得了艺术界的认可。

L. Dumonz的铜版画"Marcello",创作于1864年4月。 The Picture Art Collection

Adèle d'Affry出身贵族家庭,在弗里堡和尼斯度过青春时光。17岁时,她就被雕塑艺术所吸引,并前往罗马,从师于瑞士雕塑家Heinrich Maximilian Imhof。1856年,她与Castiglione Aldovrandi的公爵Carlo Colonna结婚,新郎不幸于当年去世。

Adèle d'Affry(多语)外部链接一生挣扎在艺术生涯和女性角色的矛盾中。年轻丧偶的她选择拒绝第二次婚姻,并决定以男名Marcello的名义闯荡雕塑艺术的世界。两年后,她定居巴黎,后成为享有极高声誉的雕塑家。1867年,她的作品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展出。慕尼黑和维也纳也分别于1869年和1873年展出了她的作品。

1879年,年仅43岁的Adèle d’Affry因肺结核在意大利去世。但她给世界留下了无数的雕塑、文字和图画艺术作品。

我们通过全面的数据分析,对瑞士博物馆中女性艺术家的可见度进行了详尽调查。我们将在6月7日公布调查结果。如果您希望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报告数据,请在下方注册。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