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民主

瑞士的二等民主

瑞士是一个备受赞誉的民主国家,但是瑞士真正开始民主历程要从1971年瑞士男性公民投票,赋予女性投票权时才能算起。直至现在居住在瑞士的、占瑞士860万人口四分之一的外国居民依然没有国家层面的投票权。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12日 - 09:55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这些外国居民在瑞士纳税、缴纳养老金和失业金并为瑞士的国内市场添砖加瓦,但是因为他们在瑞士没有政治投票权,所以这四分之一民众在瑞士属于二等公民。

Paola Palmieri就是这些二等公民中的一员,“我1977年在巴塞尔出生,我的入境日期就是我的生日,我在这里接受教育,瑞士就是我的家,”她说。

但是她在瑞士不能参与投票,只能在意大利行驶这项政治权益,因为她的父母来自意大利,因为瑞士的投票权与国籍挂钩。

而国家层面以下的投票权则是另一般景象:瑞士26个州中的两个州-纳沙泰尔和汝拉州已经赋予外国公民州级投票和选举权。

而在市镇层面-瑞士联邦制中第三层机制,已经有5个州的外国人能在地方层面参与投票:除了法语区的汝拉和纳沙泰尔州之外,还有弗里堡、沃州和日内瓦(均为法语区)。由此可见,在外国人投票权问题上,瑞士的德语区和法语区存在很大区别。

在瑞士德语区也在发生变化:外阿彭策尔、巴塞尔城市、格劳宾登这三个州也在市镇层面为外国人投票权开了绿灯。

至今为止,瑞士2202个市镇中的600个,外国人已经拥有市级投票权。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外国人在瑞士国家层面拥有投票权似乎不太可能,“没有瑞士护照,不能参与投票”这是瑞士大多数人的想法。“瑞士的投票权不能轻而易举地得来,要为此付出努力,而入籍就是一种努力,”瑞士右翼人民党国民院议员Thomas Burgherr说。

因此集中精力于市镇层面的投票会更实用一些,卢塞恩政治学教授Joachim Blatter认为,与其他欧洲国家比,瑞士将更多的人关闭于民主体系的大门之外,他主张在瑞士一个地方住满5年的外国人,应该拥有当地投票权。

Joachim Blatter教授的想法代表着部分主要在城市中兴起的动态,苏黎世和巴塞尔就是这样的城市,但在瑞士山区外国人的投票权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比如圣莫里茨就是一个山区代表。

瑞士机场城市克洛滕(Kloten)组织了一个面向所有人-瑞士人、外国人还有未达到法制投票年龄18岁的青年和少年儿童的社区。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