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血统


该主题内容

第二十五章 纳木错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题记 第三站,纳木错,合掌石。 到达拉萨后的第二天,昏睡了12个小时后的马丁准备起身去纳木错。那一天是10月11日,纳木错封山的前一天,灰色的天空飘着雪花,很多司机都不愿前往。 ...

第二十四章 滋生

人类的灵魂是生生不息的,肉身死了,可是能量从不会消失,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天地之外,偶尔它们也会轻轻地来到我们的身边。 ——题记 转眼便是一个月过去,佳美和蔷薇每天都静静等着事态的发展,可是毕竟她们能够做的事有限,而警局这阵子也不再有更新的消息,是先回上海还是继续留下,俩人开始犯难。 ...

第二十三章 哭泣的骑士

Hans Wegner的中国椅子,Mario Philippona的人体柜子,Vincent Van Duysen的飞流水晶吊灯,Jean-Marie Massaud的扁形花洒,Bodo Sperlein的日食镜子……我是一个极端的女王。 ——题记 ...

第二十二章 京都

在纤指为男人斟一杯酒的过程里,我学到了如何在那短短的一分钟里体会到爱一个人的美丽与幸福。 ——题记 丹尼把小宝的骨灰紧紧捏在手心里,震惊地望着眼前的画面,阿诺德•勃克林的“死岛”在日本龙三角以几百倍放大后的形式再现了。 ...

第二十一章 灵异

他回头,看见夜色里一个身高2米左右的白衣人,站立在船头。丹尼知道,不会是别的,渡送亡灵的死神夏隆来了。 ——题记 差不多快到日本的冲绳了,丹尼看表已到午夜。大海让他忘记了年月日。他决定今夜不上岸,继续前行,navigation上那个海洋学家确定的地点越来越近了。 ...

第二十章 欢迎回来

只要想到她正在快乐地充满希望地奔赴崭新的人生,他那被收紧的心又慢慢松弛了下来。他没有料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题记 施建华带着她的译本去了警局,虽说敢做敢当但去的时候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见到了探长,想要把译本交到他手里,他却瞪着施建华丢下句:“他们两个同时失踪了。” ...

第十九章 红木匣子

“看似荒唐,愁向风前无处说。销魂莲落,落莲魂销。” ——题记 晚上九点的时候施建华接到一个电话,听好挂掉后她站立在客厅的中央,任凭Gerhard Richter的画再怎样催眠,她还是被吓到六神无主了。那个电话来自警局,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让她去一下。她有心虚的地方,但是还是决定前往。 ...

第十八章 舞馆

“玫瑰突然有一天变成了玫瑰精,她变做了自己的过路人,采走了自己。” ——题记 虹桥路999号,马丁站在门口,是一个舞蹈学校。虹桥路一带是他熟悉的地方,在长宁区他生活了整整三年,直到她离开自己的国度去了向往已久的欧洲。 那一天,当他们在维也纳相遇,她又匆匆离开后。 ...

第十七章 名媛

真正的名媛是指富三代,名校学历,一流的面容身材声线加口才,最重要的是她要有颗强大的心,这颗心能让天赐的美好坚定地穿越时光与生活的磨损,不打折地保存下来。 ——题记 这年头名媛总跟交际花联系在一起,而真正的名媛一般是指富三 ...

第十六章 性档案

“Danny Scala,”她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你愿不愿意娶我?愿不愿意做我一辈子都想要回去的那个地方?” ——题记 门铃声把丹尼从凝神里惊了回来,打开门一看是约好的佳美。 “你好。”他上前要去亲她的脸颊,平常不过的礼仪却把佳美吓得直往后退。 他换作握手,“你的朋友呢?” ...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