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即将审判利比里亚战犯,瑞士能从芬兰学到什么?

参与利比里亚两次内战的各方都犯下了严重罪行,然而该国却未举行过一次对战争罪行的审判。依据普遍管辖权原则,包括瑞士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正在起诉该国的某些战犯。 Keystone / Nic Bothma

一名利比里亚前叛军领导人在被捕五年多后,目前终因其涉嫌犯下的战争罪行在瑞士接受审判。虽然各界将之誉为一次标志性审判,但在芬兰进行的类似诉讼进度却要快得多。芬兰法庭的处理方式有何不同?瑞士的处理方式是否能够更为高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3日 - 09:00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利比里亚及其邻国塞拉利昂相继发生内战,导致这片地区生灵涂炭。内战令数万人丧生、百万人流离失所,战争期间充斥着针对平民广泛实施的暴力、强奸、食人、绑架儿童与招募童兵等各种残忍暴行。

由于利比里亚国内从未替内战罪行的受害者伸张正义,各非政府组织就依据“普遍管辖权”原则(Universal Jurisdiction,见下面信息栏),为他们在瑞士、法国、芬兰和比利时等其他国家提起上诉。

驻日内瓦的瑞士非政府组织Civitas Maxima及其利比里亚合作伙伴“全球司法与研究项目”(Global Justice and Research Project)是瑞士和芬兰这两宗案件背后的推手。在涉嫌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发生近20年后,前利比里亚叛军领导人阿利奥·科西亚(Alieu Kosiah)终于在瑞士受到审判。与此同时,前塞拉利昂革命联合阵线(RUF)叛军指挥官吉布里·马萨基奥(Gibril Massaquoi,英)外部链接也在芬兰受审。     

Civitas Maxima的总监阿兰·韦尔纳(Alain Werner)称,两个审判都具有历史意义,两个法庭都应该受到祝贺,因他们都选择在疫情期间继续审判,并为此采纳所有的安全措施。“截至目前,在内战结束近20年后,无论是在利比里亚还是在其他地区,都还没有对涉嫌战争罪行的战犯展开庭审。这将是第一次,”他表示,“我认为这对利比里亚和整个次区域而言都非常重要。”

也是瑞士先例

对瑞士来说,此次审判也是一次先例。这将是首次由瑞士的非军事法庭审判国际罪行。科西亚自2014年11月起就被瑞士拘禁,起诉他的罪名包括在1989-1996年利比里亚第一次内战期间命令谋杀平民及向平民施以暴行、强奸、招募童兵等。

审判原计划从2020年4月开始,但因新冠疫情被迫推迟。去年11月终于再次审理,但被拆分成两个部分。目前进行的是最重要的部分,15位专程从利比里亚飞来的受害者与目击证人将在法庭上作证。

与此同时,芬兰已开庭审理(英)外部链接一宗类似案件,被告马萨基奥的罪名是曾于1999-2003年间在利比里亚犯下战争和反人类罪行。塞拉利昂革命联合阵线当时的一些领导人与同时期由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领导的利比里亚政府关系甚密,而查尔斯·泰勒因其在塞拉利昂的罪行被裁定罪名成立,沦为阶下囚。对马萨基奥的调查始于2018年,他也于2020年3月在芬兰被拘捕。

这次审判之所以创下纪录,不但因为如此复杂的案件基于普遍管辖权原则被带进法庭,还因为芬兰法庭专程赶往利比里亚,以访问现场(英)外部链接和收集证据,这可谓是一次创新之举。如今该法庭仍在利比里亚驻地,不久它还将前往塞拉利昂听取受害者和证人的证词。

何为普遍管辖权?

普遍管辖权允许各国起诉在世界其他地方犯下国际罪行(种族灭绝、反人类罪和战争罪等)的他国公民。由于此类罪行被认定为程度最为恶劣,因此没有时效限制。

此类案件往往很复杂,可能需要在难以前往的遥远地区进行调查。但依据瑞士非政府组织“审判国际”(TRIAL International)最新的《普遍管辖权年度评审》,世界各地的这类案件数量都有所增加。欧洲已有不少国家正越来越多地利用这一原则来起诉国际罪行,尤其是当被告犯下罪行的国家不能向其申讨公道之时。如今叙利亚就是一个典型,利比里亚也是如此。

瑞士于2011年将普遍管辖权写进本国法律。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OAG)负责调查此类案件,目前正有多宗案件在同时进行,利比里亚战犯阿利奥·科西亚于2014年11月被瑞士逮捕,对他的审理是其中最先开庭的案件。瑞士还于2017年11月逮捕并拘禁了冈比亚前内政部长乌斯曼·松科(Ousman Sonko),该办公室在对他的反人类和严刑拷打等罪行的指控展开调查。

多家非政府组织表示瑞士需要加快步伐。据称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从事战争罪行调查的人手严重短缺,这跟法、德等国形成鲜明对比,这两个国家还设置了合作单位,以联手调查某些案件。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保守主义

瑞芬两国的案件审理几乎同时展开,这使人不由会将两案加以对比。瑞士非政府基金会“燕子”(Hirondelle)所办justiceinfo.net(多语)外部链接网站(本文作者亦向该网站投稿)的编辑蒂埃里·克吕弗利耶(Thierry Cruvellier)称,要对比两个审判的结果还为时过早,但他补充说,审理前的各阶段已经体现出“工作与速度上的两种不同方式”。

从开始调查到开庭审理,芬兰人只花了大约两年半时间,此时距马萨基奥被捕则仅为一年,可瑞士人处理科西亚案用的时间却更长;芬兰调查人员已多次前往利比里亚开展调查工作,可瑞士这边却一次都未派人去过利比里亚;如今芬兰法庭还在利比里亚举行审判工作的重要部分。“这让瑞士人感到有点羞愧,”正在利比里亚密切关注芬兰法庭审理的克吕弗利耶说道,“瑞士方面声称无法在利比里亚进行调查,因此芬兰的进展至少令舆论对瑞士的延误及声称提出严肃质疑。”

在被要求对此回应时,处理调查与起诉事宜的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回复说:“鉴于各国的法律框架与体系不尽相同,我们避免与其他国家做出比较。总体而言,本办公室密切关注各国政府层面与国际法庭层面的国际刑法发展。”

芬兰模式?

克吕弗利耶指出,动作迟缓的不止是瑞士人。比利时也有一宗案件与利比里亚的战争罪行有关,但开始调查至今已过去了近七年,却仍未能开庭审理(英)外部链接。只有正在调查2018年逮捕的一名利比里亚人(英)外部链接的法国,也像芬兰人那样前往实地做调查工作。

参与瑞士庭审的韦尔纳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但他也同意芬兰的诉讼过程“非常领先”,是“速度与高效的典范”。他还认为,前往实地调查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案情。

据克吕弗利耶透露,从一开始芬兰人就是这么做的。这使得法庭对自己处理的地点及当地人的生活条件有了认识。芬兰调查人员到达利比里亚的第一周就访问了该国最北部,靠近塞拉利昂边境的几处罪行发生地。虽然战争的证据已经消失,但他们表示,当他们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开始听取50几位证人的证词时,此行经历帮助他们对所要处理的案情有了更好的了解。

在利比里亚的影响

与此同时,位于贝林佐纳(Bellinzona)的瑞士联邦刑法法庭继续举行听证会,听取15名利比里亚受害者与证人的证词。

那么,这些审判在利比里亚可能产生怎样的影响?2005-2010年该国曾有一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当时建议设立全国战争罪行法庭。但涉嫌在内战中参与暴行的人尚处于权位,这个建议就一直被搁置下来,该主题也依然是个政治敏感话题。“不过近两年来辩论得到了更多的舆论反响,”克吕弗利耶说道,“而欧洲进行的这些审判也给了辩论新的意义。”

对此韦尔纳也表示赞同,他强调:“我认为,审判确实把利比里亚该怎样处理内战罪行和罪犯逍遥法外的问题重新拉回到台面上。上周在瑞士作证的六位利比里亚证人都告诉瑞士法官,他们出庭作证,就是因为想要讨回公道。”

(译自英语:小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