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拜登上任後對歐洲的影響

能搬走了嗎?丹麥藝術家Jens Galschiot在哥本哈根創作的自由女神像複製品。 Keystone / Keld Navntoft

許多人都希望美國新總統拜登就任後可以拉近歐洲與美國的距離,但要做到這點並不容易。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就美國的外交政策而言,華盛頓政府換任通常意味著話語權的轉變,而不是基本策略的改變。地緣政治上的角力及戰略利益和已形成的聯盟及夥伴關係一樣,不是朝夕之間就能發生變化的。

這種穩定性在過去4年間不斷受到挑戰,所以美國的新總統也希望能夠回到舊秩序中:從一個不穩定的政治環境中,回到尊重共同協議,不會為了國內政治利益而犧牲長期夥伴關係的道路上來。

拜登在奧巴馬時期曾擔任副總統,他的內閣成員不少也在那時擔任過行政職務,其結果不言而喻,美國新的外交政策還會和原來一樣。那麼美國拜登的領導下會如何對待歐洲呢?瑞士對此又有何期待?

歐洲新主權

過去4年歐盟不得不成熟起來,跨大西洋關係的疏離讓歐洲領悟到,與美國的聯盟不再那麼可靠。與此同時,歐洲周邊的安全局勢正在惡化,而中國在一系列競爭中也變得越來越自信。

所以要增加歐洲自主性的呼聲越來越高。法國總統馬克龍將這樣的戰略目標定義為“歐洲的獨立自主”。這樣的新主張要在許多領域內貫徹,這是歐盟必須要做的,也是要依靠自己才能找到正確答案的。

有些人希望隨著華盛頓政府換任,美國和歐洲能再次親近起來。但政治分析家Joseph de Weck(英)外部链接則不這麼認為:“乍看之下,這種跨大西洋關係的疏離似乎是川普造成的,其實美國人和歐洲人之間的鴻溝很深。”de Weck說,這種在經濟發展和對華政策上顯示出來的結構性分歧很不容易彌合。

Joseph de Weck

他認為歐洲跨大西洋地區的安全合作會再次增多,但重新凝聚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可能性並不大,因為許多基本問題尚未解決,從東歐到高加索,從地中海東部到北非,歐洲周邊危機重重。

歐洲人之所以無法應對巨大挑戰,主要還是因為每個國家的利益訴求都不一樣。無論是面對俄羅斯、土耳其,還是北非移民,歐洲都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戰略。美國不願在這一地區“繼續維護秩序”,這是奧巴馬時期就顯現出來的。

通過監管來治理?

歐美關係的癥結在於對華態度。 “川普時期的美國對外政策是針對中國的,”de Weck說,他認為拜登不會繼承這種“極端關注”,然而根本問題還在,那就是如何面對正在崛起的中國。

歐盟不想踏入美國設置的“非友即敵”的陷阱,它想走出一條自己的路,de Weck說。剛剛簽署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德)外部链接就很有啟發意義,它是在沒有美國新總統的參與下產生的。

對de Weck來說這是一個訊號,德國作為該協議的最大推動者,是同意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的“歐洲自主”主張的,雖然同樣都是為了經濟發展。 “未來的歷史學家可能會把此協議當作是歐洲向美國宣告獨立的一個聲明,”de Weck預測道。

特別是在布魯塞爾,歐洲人的自我意識也在增長:無論是脫歐談判還是在抗擊疫情中,歐盟各國變得更團結了,例如在數位世界它就率先制定了規範。

歐盟還打算乘勝追擊,增加對技術巨頭的監管,並將歐洲對金融產品“永續性”的定義及規範推廣到全世界。歐盟正在成長為一個可自我調節的“強國”,這也加劇了布魯塞爾與華盛頓的摩擦。

美國的指向

美國對歐洲其他問題的態度將令人玩味,特別是面對被匈牙利和波蘭破壞的歐盟團結問題時。

西巴爾幹地區也在關心新任美國總統將要扮演的角色。歐盟目前沒有擴張的願望,這令土耳其、俄羅斯和中國對“落單”的巴爾幹國家很感興趣。來自白宮的“指示”將會打破政治僵局,歷來都是如此。

與川普不同,拜登對這一地區既不熟悉也沒興趣,但拜登過去就曾對這一地區提出過中肯意見,在波斯尼亞戰爭期間他曾力主干預。

總的來說,美國的外交政策會變得更專業、更實事求是。美國外交部的職位也將由技術型專家出任,他們了解歐洲,也會奉行民主黨派的傳統,並關注歐洲的訴求。

那瑞士呢?

去年12月美國將瑞士列為外匯操縱國,並指責瑞士為了在經濟上搶占競爭優勢干預了外匯市場,瑞士國家銀行對此予以駁斥。

雖然這則消息激起了強烈反響,但也掩蓋不了瑞士與美國之間的良好關係。 “兩國間的衝突點並不多,外匯問題也並非主要問題,”de Weck對此確認不疑。

他認為可能引發摩擦的是大公司的監管問題,這也是歐美衝突的源頭所在,而瑞士則要被迫選邊站。此外隨著拜登上台,美國在多邊組織中的份量也會增加。 “這對於依賴多邊貿易的小國瑞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de Weck說。

盟友間的變動也會帶來間接影響。脫歐絕不僅僅意味著英國祇是從經濟上脫離了歐洲大陸,從地緣政治上也是如此。英國一直在尋求與美國的合作,de Weck表示。因為瑞士的對華政策也首先是從經濟角度考慮的,要遵守多邊貿易規定,所以與歐盟的衝突可能會越來越多。

Joseph de Weck

他是居住在巴黎的歷史學家和政治學家,現在一家地緣政治及宏觀經濟風險諮詢公司中擔任歐洲部負責人。此外他還是德國外交關係協會《國際政治季刊》的專欄作家,以及外交政策研究中心成員。

End of insertion

(譯自德語: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