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拜登上任后对欧洲的影响

能搬走了吗?丹麦艺术家Jens Galschiot在哥本哈根创作的自由女神像复制品。 Keystone / Keld Navntoft

许多人都希望美国新总统拜登就任后可以拉近欧洲与美国的距离,但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就美国的外交政策而言,华盛顿政府换届通常意味着话语权的转变,而不是基本策略的改变。地缘政治上的角力及战略利益和已形成的联盟及伙伴关系一样,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发生变化的。

这种稳定性在过去4年间不断受到挑战,所以美国的新总统也希望能够回到旧秩序中:从一个不稳定的政治环境中,回到尊重共同协议,不会为了国内政治利益而牺牲长期伙伴关系的道路上来。

拜登在奥巴马时期曾担任副总统,他的内阁成员不少也在那时担任过行政职务,其结果不言而喻,美国新的外交政策还会和原来一样。那么美国拜登的领导下会如何对待欧洲呢?瑞士对此又有何期待?

欧洲新主权

过去4年欧盟不得不成熟起来,跨大西洋关系的疏离让欧洲领悟到,与美国的联盟不再那么可靠。与此同时,欧洲周边的安全局势正在恶化,而中国在一系列竞争中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所以要增加欧洲自主性的呼声越来越高。法国总统马克龙将这样的战略目标定义为“欧洲的独立自主”。这样的新主张要在许多领域内贯彻,这是欧盟必须要做的,也是要依靠自己才能找到正确答案的。

有些人希望随着华盛顿政府换届,美国和欧洲能再次亲近起来。但政治分析家Joseph de Weck(英)外部链接则不这么认为:“乍看之下,这种跨大西洋关系的疏离似乎是特朗普造成的,其实美国人和欧洲人之间的鸿沟很深。”de Weck说,这种在经济发展和对华政策上显示出来的结构性分歧很不容易弥合。

Joseph de Weck

他认为欧洲跨大西洋地区的安全合作会再次增多,但重新凝聚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许多基本问题尚未解决,从东欧到高加索,从地中海东部到北非,欧洲周边危机重重。

欧洲人之所以无法应对巨大挑战,主要还是因为每个国家的利益诉求都不一样。无论是面对俄罗斯、土耳其,还是北非移民,欧洲都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略。美国不愿在这一地区“继续维护秩序”,这是奥巴马时期就显现出来的。

通过监管来治理?

欧美关系的症结在于对华态度。“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对外政策是针对中国的,”de Weck说,他认为拜登不会继承这种“极端关注”,然而根本问题还在,那就是如何面对正在崛起的中国。

欧盟不想踏入美国设置的“非友即敌”的陷阱,它想走出一条自己的路,de Weck说。刚刚签署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德)外部链接就很有启发意义,它是在没有美国新总统的参与下产生的。

对de Weck来说这是一个讯号,德国作为该协议的最大推动者,是同意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欧洲自主”主张的,虽然同样都是为了经济发展。“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会把此协议当作是欧洲向美国宣告独立的一个声明,”de Weck预测道。

特别是在布鲁塞尔,欧洲人的自我意识也在增长:无论是脱欧谈判还是在抗击疫情中,欧盟各国变得更团结了,例如在数字世界它就率先制定了规范。

欧盟还打算乘胜追击,增加对技术巨头的监管,并将欧洲对金融产品“可持续性”的定义及规范推广到全世界。欧盟正在成长为一个可自我调节的“强国”,这也加剧了布鲁塞尔与华盛顿的摩擦。

美国的指向

美国对欧洲其他问题的态度将令人玩味,特别是面对被匈牙利和波兰破坏的欧盟团结问题时。

西巴尔干地区也在关心新任美国总统将要扮演的角色。欧盟目前没有扩张的愿望,这令土耳其、俄罗斯和中国对“落单”的巴尔干国家很感兴趣。来自白宫的“指示”将会打破政治僵局,历来都是如此。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对这一地区既不熟悉也没兴趣,但拜登过去就曾对这一地区提出过中肯意见,在波斯尼亚战争期间他曾力主干预。

总的来说,美国的外交政策会变得更专业、更实事求是。美国外交部的职位也将由技术型专家出任,他们了解欧洲,也会奉行民主党派的传统,并关注欧洲的诉求。

那瑞士呢?

去年12月美国将瑞士列为外汇操纵国,并指责瑞士为了在经济上抢占竞争优势干预了外汇市场,瑞士国家银行对此予以驳斥。

虽然这则消息激起了强烈反响,但也掩盖不了瑞士与美国之间的良好关系。“两国间的冲突点并不多,外汇问题也并非主要问题,”de Weck对此确认不疑。

他认为可能引发摩擦的是大公司的监管问题,这也是欧美冲突的源头所在,而瑞士则要被迫站队。此外随着拜登上台,美国在多边组织中的份量也会增加。“这对于依赖多边贸易的小国瑞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de Weck说。

盟友间的变动也会带来间接影响。脱欧绝不仅仅意味着英国只是从经济上脱离了欧洲大陆,从地缘政治上也是如此。英国一直在寻求与美国的合作,de Weck表示。因为瑞士的对华政策也首先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的,要遵守多边贸易规定,所以与欧盟的冲突可能会越来越多。

Joseph de Weck

他是居住在巴黎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现在一家地缘政治及宏观经济风险咨询公司中担任欧洲部负责人。此外他还是德国外交关系协会《国际政治季刊》的专栏作家,以及外交政策研究中心成员。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语: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