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缩短工时补助不影响股东分红

瑞士企业即使申请了缩短工时补助也可以向股东分红。 © Keystone / Ti-press / Alessandro Crinari


新冠疫情令瑞士经济遭受重创,许多企业都申请了缩短工时补助,与此同时企业又在给股东分红,瑞士国民院对此表示不满,提出禁止,但遭到联邦院反对。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11日 - 09:3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目前瑞士企业的190万员工申请了缩短工时补助,这相当于所有瑞士在职人员的三分之一。

许多5月初赴伯尔尼参加新冠病毒特别会议的议员,对于那些申请缩短工时补助的企业,却在分发股票红利表示不解。5月5日,国民院议员以93:88票,11票弃权的微弱优势,通过了一项请愿-禁止获得缩短工时补助的企业,今、明两年分红。但一天之后联邦院即以31:10的投票结果否决了这一请愿。

对于大多数国民院议员来说,只有所有人都做出贡献才有可能度过危机。“在这种艰难时期,我们很难接受‘损失国有化,而赢利却私有化’的做法,”社会民主党派议员Mattea Meyer说:“政府提供缩短工时补助,不是为了保障私人赢利。”

反应剧烈

国民院的这一决定在瑞士经济界引起轩然大波。瑞士雇主协会向联邦院施加压力,要求做出改变。“一天之内我们被雇主协会的反对之声淹没了,”联邦院议员Paul Rechsteiner说。

"在这种艰难时期,我们很难接受‘损失国有化,而赢利却私有化’的做法,"

Mattea Meyer,社会民主党议员

End of insertion

而对于瑞士雇主协会(Schweizerischen Arbeitgeberverband)来说,这样的分红禁令是国家对企业功能的干涉,违背了保证经济自由的宪法,“这样做有悖于国家采取‘缩短工时措施’保住员工岗位的初衷,而有可能导致企业裁员,”雇主联盟西部负责人Marco Taddei说,缩短工时补助并不是国家赞助,而是一种保险,“企业是交了保险金的,并不是‘礼物’。”

而国民院大部分议员则持不同观点,国民院提醒,为了避免造成保险金因危机而涨价,联邦向失业保险机构(Arbeitslosenversicherung)拨款60亿瑞郎,“企业从这笔钱中获了益,理所当然作为回报应该放弃红利,”国民院议员Meyer说。

外部内容


好年景的红利

在那些既分红又申请缩短工时补助的大企业中有水泥大王拉法基(Lafarge-Holcim)、钟表集团斯沃琪(Swatch)和汽车供应商(Georg Fischer)。这三个瑞士大企业都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决定在领取缩短工时补助的同时,照常向股东发放2019年的盈利分红。

斯沃琪集团特意说明,因为公司内部有关财政资源的“谨慎规则”,与2018年相比,今年的分红减少了30%。而拉法基告诉记者,该企业在危机时期降低了固定开销,因此几乎不必申请缩短工时补助。

"这样的做法有悖于国家采取‘缩短工时措施’保住员工岗位的初衷,有可能导致企业裁员,"

Marco Taddei,雇主协会

End of insertion

斯沃琪集团认为缩短工时补助是一种保险,无论是雇主和员工都为此缴纳了自己的份额,“斯沃琪在过去的20年里为此付出了多少亿瑞郎,而只有很少的机会用上这个保险。”被缩短工时的员工,从失业救济机构得到80%的薪金,而另外20%是要斯沃琪自己支付的。


联邦院最后与企业和联邦达成了统一,不禁止申请缩短工时补助的企业向股东分红。联邦经济部长盖伊·帕尔莫兰(Guy Parmelin)表示:“强迫企业在申请缩短工时补助和向股东分红之间做出选择,只能适得其反,在这样的危机时期造成更多的不确定性。”

危机时期理想的扶助手段

议会两院起码在一点上达成共识-缩短工时补助确实是一个有效的措施,这是经过实际验证的结果,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经济状况研究所(KOF)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缩短工时的方法有效地避免了短期和长期的解雇现象。

“如果不采用缩短工时举措,在上次的经济危机中,瑞士的失业率有可能会高出0.5%,”经济状况研究所瑞士劳工市场部负责人Michael Siegenthaler说:“在这次的危机中,20倍以上的企业采用了这一举措,由此可以推断,如果没有缩短工时这项措施,瑞士的失业率早就达到了10%。”

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整体经济都受到影响,Siegenthaler说,所有行业都直接遭到打击,这为引进缩短工时提供了“完美”条件,因为我们想达到的效果是:将经济“冻结”起来,等到危机过后,再让它重新进入正轨。

"可以推断,如果没有缩短工时这项措施,瑞士的失业率早就达到了10%。"

Michael Siegenthaler,KOF

End of insertion

但是前提条件是,危机必须很快会过去,缩短工时是针对相对较短的时间段的应急手段,“在某些领域确实是这种情况,”这位经济研究人员说:“但是有些领域则有可能是一种持续性的,比如交通领域,很多人可能会因为害怕病毒而数月甚至一年不搭乘公交车。”这样就有可能出现结构调整,某些企业中的裁员现象也就不可避免了。

但现在还很难预测,因为这场疫情中依然存在许多未知的因素。“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希望,这是一次短期的经济衰退,那么缩短工时就是最适合的良好措施,”Siegenthaler说。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