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无证件人士在瑞士能否结婚

(imagepoint)

“禁止假结婚”的提案实际上意味着禁止在瑞士生活而没有合法证件的人士结婚。目前为无证件人士争取利益的组织对此提出批评。

4年前,瑞士国民同意了由瑞士人民党提出的严化外国人法及避难法的提议。

现在右翼党派希望继续收紧这一政策。人民党主席Toni Brunner提出一项议会提案,力求避免无合法居留权的人与瑞士人之间假结婚的现象。

该议案要求提请结婚的外国人在登记结婚前必须证明,本人在瑞士为合法居留。

有损宪法...

前任“救助无证件人士”组织主席Anne-Catherine Menétrey批评说,民法里这样的改变有悖于宪法基本法中关于婚姻和家庭的条款:“这实际上是禁止无居留证件的人与伴侣结婚”。

这位前国民院议员表示,目前部分州已经开始要求这样的证明。“对相爱的、有些甚至已经有孩子的伴侣来说,这意味着一场日常生活中的战争”。

这样不仅没有证件的人会陷入在民政部门和户籍管理处间来回奔波的尴尬境地,甚至合法居住在瑞士的外国人、被卷入的瑞士伴侣和孩子,都会处在“卡夫卡式的困境”中。

有关儿童权利

Menétrey表示,修改后的法律不仅影响到婚姻登记,甚至也会影响共同子女的承认,以及家庭团聚。如果父亲被强迫出境,孩子就会失去与父母共同居住的权利。而该项权利是得到联合国公约保障的。

沃州新教教堂社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Myriam Schwab说,强制出具合法居住身份证明还意味着,欲结婚的无证人员必须向户籍管理处“自首”,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引来政府和当局的刁难。比如提供错误的信息、驳回所提供的资料或通报警察等。

获得签证难上难

Schwab说,作为“敲门砖”,申请入境签证也不容易,这种办法慢而且贵。而且还取决于使馆、入境管理局、外事警察局的决定。每个机构都有拒签的理由。

他举例说,一位阿富汗女性,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政府马拉松”中,周转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得以探望其在瑞士生活的丈夫。

为了避免长期分居,伴侣们想尽办法力求在瑞士结婚。“所有相爱过的人都会理解这点,”Schwab说。

前景黯淡

但反对严化法律的斗争很难打赢。“救助无证人士”组织的代表也承认这点。不仅瑞士政府已经向假结婚“宣战”,国民的政党也在朝这方向努力。

国民院听证委员会的大部分人士已经同意接受严化法律的提案。11日国民院将对此进行讨论。

直到现在,该组织帮助大部分无证件人士实现了结婚的愿望,但如果今后“禁婚”成为惯例,那么宪法中婚姻的条例就会受到侵害。

瑞士资讯(swissinfo.ch),Renat Künzi

在瑞士的无证件人士

据2004年联邦移民局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瑞士生活着8-30万无证件人士。

gfs.bern研究中心出具的数据为9万。(上下误差为1万)

据当局估计,仅沃州就有1.2-1.5万无证件人士;而在日内瓦估计有8000-12000人。

大多数无证件人士来自南美、前南斯拉夫、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和前东欧国家。

大部分无证件人士在建筑、餐饮旅馆、农业、家政等行业工作。

无证件人士受剥削的危险很大。很多从事家政工作的无证件人士每月工作150-200小时,月薪却只有1200-1500法郎。

信息框结尾

新主席

国民院社会民主党的Eric Voruz当选为“救助无证件人士”组织新任主席。他也是沃州莫尔日(Morges)的市长。

Voruz接替了绿党Anne-Catherine Menétrey的职位。

该组织于6年前由议会及工会、教堂、援助组织的代表共同组建。

经过他们的努力,瑞士无证件人士的问题逐渐获得公众的注意。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