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流行迷你型公益组织

“布基纳-瑞士健康协会”(Santé-Burkina Suisse)的志愿者们在当地进行实地考察。 Alexander Melliger

在瑞士由私人组建的迷你型非政府组织越来越多,它们要帮助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这种直接的援助形式好处多多,但不少已成规模的援助组织却对此嗤之以鼻。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30日 - 09:25

两位瑞士人Dagmar Nüsser和Michael Beismann于2009年在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南麓来了一场徒步旅行。他们在加德满都偶然结识了一位校长,并受邀参观了他的小村庄Betini。这对夫妇对村里的学校印象深刻,并为近百名学生购置了新校服。他们的友谊与资助从此开始,并持续至今。

11年前,他们与另一位在尼泊尔也有朋友的瑞士人Werner Stahel一起成立了NEfA协会(德,尼泊尔-为了所有人的发展)外部链接,在Betini和Gatlang为幼儿园、学校与有机农场提供更多的教育机会。

外部内容

因为与校长是朋友,所以他们的援助可以直接落地。同其他已成气候的援助组织相比,他们省去了人员、行政和宣传费用。协会的捐款也多来自三人小组的亲朋好友。

“这样的交往丰富了我们的人生,”Werner Stahel如此评价他们的付出:“作为游客,我们时常感觉隔阂的存在;但作为‘援助者’,我们则可参与当地人的生活。”

尼泊尔Betini村校舍前的学童们。 Werner Stahel / NEfA

小型公益组织日渐流行

这样的协会不在少数。“我们已观察很长一段时间,小型非政府组织的数量在增长,我们称之为‘快闪型’(Pop-up)非政府组织,”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发展与合作中心(NADEL)的Fritz Brugger说:“这显然是因为旅行的人越来越多,而交流与汇钱也变得更容易了。始于同情或美好的相遇,再伴随着许多热情,一个创意就诞生了。”

这种形式优点很多,Brugger肯定地说:“帮助是面对面的,相互间距离很近,行政费用很低,而认同感又很高。”

2013年SyriAid(叙利亚援助)董事会的多名成员和志愿者在5天之内就将3辆装有药品和医院物资的运输车开往阿勒颇。图为阿勒颇老城被轰炸后,协会主席Ashti Amir与一名小男孩在一起。 Manu Friedrich

然而发展援助专家Brugger也说:“针对这种‘把援助发展中国家当爱好’的做法,我的情绪是复杂的。”它的缺点很明显-一切完全仰仗于资助人和当地的联系人。

要为这样的协会付出很多

这样的个人行为并不一定是昙花一现,例如“Santé-Burkina Suisse(德,布基纳-瑞士健康协会)外部链接”联合会就已在布基纳法索开展了20年的直接援助工作。心理医生Regina Patrizzi在旅行时被当地的贫困震惊,因此工作之余开始援助发展中国家。2001年,她与先生和朋友们共同成立了该联合会。

为这个联合会捐款的同样大多是创办者的朋友和熟人,他们定期自费前往当地考察,他们的工作也都是义务的。

在定期且始终由私人资助的从瑞士远赴布基纳(Burkina)的援助之旅中,来自“布基纳-瑞士健康协会”(Santé-Burkina Suisse)的志愿者与当地农民合作社的负责人同行参观走访各种项目,比如图中所示的这所学校。通过与当地民众直接接触,志愿者们能了解到当地人有哪些迫切需求。 Alexander Melliger

有了“Santé-Burkina Suisse”的资助,幼儿园打了一口井,当地还建了保健中心、太阳能设施、蔬菜种植园,并开始养羊,还购买了稻谷碾磨机,150名学生的学习和食品费用也有了着落。

平均每年有3万瑞郎投向布基纳法索。“如果小协会的数量多了,就能起到一定的作用,”Patrizzi指出,“但这开销不少,工作很多。”

Patrizzi承认,她们内部也要讨论,一旦创办人发生意外,协会怎样才能继续发展,“幸好我们的理事会还有3名年轻人,”Patrizzi说。

“布基纳-瑞士健康协会”为当地几个村庄的蔬菜种植项目提供经济资助。 Alexander Melliger

已成气候的援助组织持怀疑态度

面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询问,瑞士发展与合作组织(Deza)表示对“快闪型公益组织”的出现持怀疑态度:“这样的援助关系比较脆弱,风险很大,必须满足某些特定条件,才能让双方都获得足够的保护,而不会带来什么损失。”

由众多救济机构共同组成的南方联盟(Alliance Sud)组织却有不同看法:“如果当地的合作伙伴值得信赖,可以专业地、有据可查地使用善款,那么就不能否定这种直接的援助方式,”该组织的Daniel Hitzig说。

这像不像在召开全体会议? Alexander Melliger

Hitzig也看到了其中的缺陷:“无论是人道主义援助还是援助发展中国家,都需要很多经验、知识和时间。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多专业的机构,它们有相应的组织架构、定期会有内部和外部的评估与审计,项目的有效性也会得到审核。所有这些条件小型的公益组织都难以企及,这超过了它们的能力,”Hitzig解释。

已站稳脚跟的援助组织更棒吗?

然而已成气候的公立、私立公益组织是否可以对此嗤之以鼻呢?那些昂贵的纸老虎自己尚且丑闻缠身。

2007年国际明爱组织(Caritas Internationalis)就因贿赂登上各大媒体头条(德)外部链接,2008年瑞士新教互助组织(HEKS)的项目协调人贪污了近百万瑞郎。英国救援组织乐福会(Oxfam)的员工(瑞士也曾资助过相关项目),要求贫困女性以“陪睡”换取救济物资。最近的例子是,有报纸报道联邦多年援助的某项目领导层中,有多名反犹人士和伊斯兰主义者(德)外部链接

救援组织常年被人诟病的原因之一就是善款的很大一部分用在了广告、募捐活动和行政工作上(德)外部链接。而且部分公益组织的领导人薪酬不菲。

规模并不大的“布基纳-瑞士健康协会”还与成立已久且倡导社会公义与劳工权益的援助组织SolidarSuisse达成了合作,在当地以合作的方式共同开展工作。 Alexander Melliger

相互冲突?

到底哪种形式更好?可能问这种问题是多余的。“我们与大型救援机构完全构不成竞争关系,”Patrizzi说,“无论是小型还是大型公益组织都可以进行有意义的援助,合作起来效果会更好。”Patrizzi有这样的经验:协会第一年的项目就是与援助机构Solidar Suisse协商完成的,该组织还同时负责监理。

南方联盟的Hitzig也说,已成规模的救援机构与迷你型公益组织的行动并不冲突,“我们知道很多人都在同时为这两者工作”。

(宋婷,译自德语)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