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继续支援金正恩政府

朝鲜会朝着哪个方向前进? Reuters

朝鲜的新领袖上任已3个多月,然而据曾在朝鲜工作过的人说,就算发生变革,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与此同时,由瑞士领导的援助与发展工作仍在继续帮助喂饱该国的人口,改善那里的饮用水与能源供应。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04月02日 - 11:00
Susan Vogel-Misicka,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2011年12月29日,在金正日去世12天后,其子金正恩正式成为朝鲜的“最高领导人”。他是金正日3个儿子中最年幼的一个,于一年前被正式指定为继承人。

领袖的更替还未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带来多大的影响。

“自从金正恩接班以来,尚未出现任何大的政策变化。现在要作预测还为时过早,但从我们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至少在中短期内朝鲜会保持政策的延续性,”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安全研究中心(CSS)高级研究员西蒙·梅森(Simon Maso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对朝鲜半岛的信任建立状况有着深入的研究。

年纪太轻?

有人说,金正恩是世界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可能年轻太轻,无法胜任。

“从文化角度看,他的确非常年轻,还未到而立之年,仍然未婚。对于亚洲或朝鲜的文化,他的年纪意味着他没有成为国家领导人的资格,所以行使职权需要政府的支持,”博爱国际(Agape international)朝鲜项目负责人斯蒂芬·伯克哈特(Stefan Burckhardt)透露。

博爱国际是一家瑞士慈善组织,在15个国家实施大约60个发展与援助项目。该组织自1995年起就在朝鲜展开工作,援助重点为农业与能源。

伯克哈特每年要去两、三次朝鲜,有时甚至会在那里住上几个月。虽然他知识渊博,却对年龄歧视有过亲身体会。

“只要你还没有头发花白,就不能指挥年长者做事。我可以提建议,却不能告诉别人该做什么,”伯克哈特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

农业挑战

农业是朝鲜极需指导的一个领域。博爱国际最初曾数次捐助食品,帮助朝鲜渡过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饥荒,此后便一直在帮助当地农民提高农耕技术。

“朝鲜是个山地国家,这点很像瑞士,人们只能在山谷里种植水稻和玉米,”伯克哈特指出。相比之下,韩国的农耕条件更加优越。

自从朝鲜半岛在1945年分裂成两个国家后,朝鲜不断从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苏联-接受食品援助。但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朝鲜无法再指望老大哥的支援,农业进一步恶化。

“农业领域机械化水平远远落后于上世纪80年代,化肥生产也供不应求,”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DC)驻平壤办事处主任马丁·威尔斯穆勒(Martin Weiersmüller)解释:“除了这些经济与技术因素外,自90年代中期气候恶化,粮食产量大幅下降,从而造成悲剧性大饥荒,死亡人数超过100万。”

瑞士发展与合作署从1995年起就活跃在朝鲜,并于1997年在那里开设了办事处。

“我们在那里开展工作,是考虑到当地人口的贫困条件,他们最基本的粮食供应自1995年起至今几乎未有改善,”威尔斯穆勒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瑞士发展与合作署朝鲜项目2012年的550万瑞郎(合3’832万元人民币)预算中,推动粮食供应保障仍然是首要任务。

新的能源

能源是博爱国际在朝鲜的另一个工作重点。

据伯克哈特解释,过去10年中该慈善组织一直在从事粮食保障与农业方面的工作。他称能源是朝鲜面对的第二大问题。

“我认为这仍将是两个主要问题,而且两者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没有能源,就不能通过机械化提高产量,如果没有机械化,就需要大量人力的参与。”

在博爱国际的支持下,朝鲜村民在2009年建成了一座风力发电机,所发电量足以满足10个家庭的需要。此后,又修建了发电量更大的第二个风力发电机,国内还产生了举办学习班和设计比赛的足够热情。

“我们注意到,如果人们有机会改变事物,他们会抓住机会。在(风力发电机)项目中,我们就发现了一些善于改进事物的人,”伯克哈特评论道。

未来参与

瑞士发展与合作署和博爱国际都准备继续各自在朝鲜的工作。

“本署驻平壤办事处受瑞士人道主义救援处(Swiss Humanitarian Aid Unit)领导,完全赞同政府2012-2014年的3年战略方案。对于逐步撤消瑞士对朝援助工作的可能性,暂时我们还未作考虑,”威尔斯穆勒表示。

博爱国际一向会提前两年作计划。“只要我们有机会,而朝鲜又对支持与合作关系感兴趣,我们就会继续下去,”伯克哈特指出。

对于金正恩,伯克哈特称,朝鲜人民在作出判断之前,可能会先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他们对他不甚了解,因此会利用未来几个月对他进行观察,再作决定。他们会看情况将如何变化,然后才会形成自己的想法。这需要时间。”

外交纽带

伯尔尼从1974年起就与平壤保持着外交关系。

不过瑞士在朝鲜半岛的首次正式露面是在1953年,当时它作为朝鲜中立国监督委员会(NNSC)成员,参与监督朝鲜与韩国间的分界线。

这也是瑞士军事力量的首次海外调遣。

作为该监督委员会工作内容,瑞士、瑞典、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派驻的检查小组监控着两国间的数百个关卡。最初瑞士派驻了146名武装军官,但他们的数量逐年递减,如今只留有5名瑞士代表。

在1997-1999年间,瑞士曾主持由朝鲜、韩国、中国和美国参与的四方会谈。

自2003年起,瑞士与朝鲜每年举行一次高层政治会谈,轮流在伯尔尼和平壤两座城市举办。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基因与土豆

朝鲜山羊奶与奶酪生产的提高,要归功于本世纪初进口的瑞士山羊精子。如今那里有200多万只带有瑞士基因的山羊。

瑞士人还帮助朝鲜引进土豆的种植。

End of insertion

朝鲜的饥荒

根据瑞士发展与合作署,朝鲜每年需要550万吨食品,但其粮食生产能力只能满足需求量的80%左右,其余所需只能靠政府购买,或通过各国人道主义援助途径获得。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负责监督国际援助的分配。

世界粮食计划署称,2011/2012年朝鲜有300万人需要食品救济。儿童、孕妇、哺乳期妇女及老人属于最脆弱群体。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求学

最新消息称,法国里昂大学法医研究所通过研究确认,在1998年8月至2001年1月间,金正恩确实曾在瑞士伯尔尼一所国际学校学习。

这位如今朝鲜的最高领导人,当年在瑞士求学时,真实身份被严格保密。他以使馆工作人员子女的身份报名入学。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