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联邦委员会 瑞士新部长:国内激动人心,国外无动于衷

federal council

2018年1月,现任联邦委员会班子尽其所能保持低调。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在瑞士为七人联邦政府选出两名新成员的次日,国内的激动澎湃与国际上的无动于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什么会这样?

“具有历史意义”是雀跃在周四瑞士各媒体报导中的字眼。就在前一天,两名女性-维奥拉·阿姆海尔特(Viola Amherd)和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刚刚被议会以大多数票选出,正式加盟瑞士的七人政府-瑞士联邦委员会。

这也确实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自1848年至今,已有110名男性先后在联邦委员会任职,但这两名女性却只是第八和第九位女部长。这是女性明确的“胜利”,如《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的头条所言,对这个常常因进步缓慢(女性直到1971年才取得选举权)而“出列”的国家而言,这也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一次飞跃。

然而这一切的号角与激动,似乎都未能翻越阿尔卑斯山脉。虽然瑞士经常因金融业、经济、外交与人道主义问题获得国际关注,但这次却未在海外引起多少反响。

两位新部长令瑞士在政府中女性代表的比例上跻身世界前十位,这样的一次国家管理层改组更是少而又少。可是周四这天在谷歌新闻上搜索“瑞士联邦委员会”,基本上只搜得到国内结果。这是为什么?

也许因为在表象之下,这次选举带来的政治变化就算不是微不足道,充其量也是不甚明确的。阿姆海尔特和凯勒-苏特同为非常称职但也非常讲究共识的人物,还很难说她们在明年元旦正式就职后,是否-或怎样-能够让政府政策的平衡朝着任何重大改变而倾斜。

日内瓦大学政治学家内纳德·斯托亚诺维奇(Nenad Stojanovic)表示,联邦委员会政治的真正变化发生在2017年,当时新加入的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令政策出现右倾。他指出,中间派的阿姆海尔特和偏右翼自由派的凯勒-苏特只会维持七位“智者”的现状。

不透明且政治化的选举过程也于事无补:候选人须先由所属党派提名,再经过几周关起门来的盘问,最后才由议会全体人员选出,这一切都搞得有点儿神神秘秘。而各位候选人在国际上也鲜为人知,极少会做出引起世界瞩目的奇谈怪论。

即使我们对他们在关键问题上的立场确实有所了解,比如凯勒-苏特宣称在难民和欧盟谈判问题上走强硬路线,而阿姆海尔特则对与布鲁塞尔的关系上更加讳莫如深、讲求共识,可是各位候选人也需要在对的方框内打勾,不能叫人担心他们可能会打乱瑞士稳定的流畅运转。

所以国际上为何要睬你?或许我们该问,瑞士要不要去关心国际上睬不睬你。《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针对周四的反应撰文写道:“乏味正是稳定政体的标志,也是瑞士的最大财富之一。”如果全世界选择不来注意,也许这并不是件坏事。

瑞士大选 瑞士新鲜出炉:两位女性国家领导人

维奥拉·阿姆海尔特(Viola Amherd)和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今日被议会选出,成为七人联邦委员会也就是瑞士政府的新成员。 作为中间党派基督民主党成员的阿姆海尔特(多语)将接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