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谁来控制言论自由?

以戴上口罩的方式隐喻钳制言论、强迫保持缄默:矗立于美国纽约市曼哈顿下城的“无畏女孩”雕像。 Keystone / John Angelillo

继今年1月美国国会大厦遭暴力攻破、前任总统特朗普被多个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封杀禁言”后,围绕大型科技公司民主功能的辩论正持续升温。那么美国、欧洲和瑞士政府对此作何回应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20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和油管(YouTube)等多家社交媒体平台于今年1月对唐纳德·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采取了永久或暂时性关停措施,或限制相关内容传播,这表明(社交媒体)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已然成为一个涉及权力的重大问题。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TH Zurich)计算社会科学教授Dirk Helbing认为,1月份美国国会大厦发生抗议群众闯入的暴力骚乱事件之后,民主的未来已岌岌可危,无异于危如累卵。

“倘若多元化的公民社会占据上风,那么民主势必会走向末路。我们必须通过观点的彼此交锋与碰撞来解决问题,而不是采用暴力动武或极权措施,”他在瑞士在线期刊persoenlich.com(德)外部链接发文这样写道。

潘多拉魔盒

美国国会于1996年批准了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一项补充条款,该条款旨在保障意见自由。美国《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规定,赋予了大型科技公司以豁免权,从而使公司方不会因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内容而遭到起诉;简而言之,该条款免除了大型科技公司本应承担的相应责任。

互联网政策及监管领域的专家-政治学家Adrienne Fichter表示,该条款无疑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各种内容都可在网上自由发布-未经检查,且不受约束。

而现如今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否在于对条款作出修订变更、或者废止在社交媒体上无障碍自由驰骋的规定呢?

美国作家兼人道科技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前理事Stephen Hill认为正是如此。他在上个月刊发于网络刊物《索卡洛公共广场》(Zocalo Public Square)的一篇文章(英)外部链接中写道:“现在是时候该重整旗鼓,重新启程了。”

围绕言论自由的争议焦点

  • “民主的私营化”:在自由民主国家,意见自由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掌控于私营科技公司之手。
  • 权力因素:在网络平台上发生的事情,会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
  • 轻松的游戏:科技公司的运营范围涉及全球,但缺乏全球监管。
  • 大卫对阵歌利亚:那些有意愿对科技巨头实施监管的国家,只能自己独立动手。
  • 监视资本主义:私营科技公司在民主和意见自由方面不存在任何利益攸关关系;它们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用户数据和广告收益。
  • 占据上风:各国必须在这场权力的游戏和角逐中成为规则制定者。否则,作为民主命脉的新闻与信息体系将会完全被扰乱,并且会因达成其他目的而遭到利用或滥用。
End of insertion

在Hill看来,即便美国国会打算废除这项“晦涩复杂的法律条款”,此举也并非完美的解决方案。“这种做法或许会让大型科技社交媒体公司更富责任感、更具自我反思性,而且有可能让其对‘有毒的’不良内容承担起更多的潜在责任,譬如发布在其平台上的儿童色情作品等非法内容。”

2021年1月6日,美国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持械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对特朗普大选失利以示抗议。 Saul Loeb / AFP

Hill呼吁美国政府对数字公司采取强硬策略,就像过去对待通讯、铁路和能源公司的态度一样。他要求美国政府采取以下具体举措:

  • Facebook和其他公司的商业活动,应该与数字许可证相挂钩,且数字许可证需具备界定明晰的规章制度。
  • 科技公司在收集任何数据之前,都必须首先征询用户。
  • 科技巨头的寡头垄断地位必须被打破,拆分为规模较小的多个网络。

这种科技巨头权力的分散,也获得了Marietje Schaake的认同。

“科技公司的权力过于强大,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平台运营和搜索引擎领域屈指可数的几大巨头,”日内瓦网络安全研究所(Cyber Peace Institute)所长兼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Stanford University’s Cyber Policy Center)国际政策部主任Schaake介绍称。

“它们不仅有能力影响广大消费者,甚至还能对大量选民施加影响,”Schaake表示:“这种权力之大的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Schaake赞成对大型科技公司实施与适用于银行业、制药业或汽车制造业类似的监管法规。

“一方面,(大型科技)公司需要有明确的义务和行为标准,”她表示:“另一方面,监管委员会和政府监管部门必须能够做到对公司违法行为实施严厉制裁。政府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必须具备专业技术知识和法律赋予的权力,以及有能力去切实执行措施,并对违法行为进行调查。”

全盘解决之道

旨在打击网路假新闻的全球倡议行动“初稿联盟”(First Draft)研究中心主任Clare Wardle认为,简单地取消科技公司的责任豁免,并非正确的做法。

“如果丧失了豁免权这一保护,那么社交媒体平台可能会被迫同时删除掉真实和虚假的信息,”Wardle预测道:“与其专注于删除虚假信息,我们更应该努力去思考,人们为什么要在网上发布并散播这些消息。”

Wardle坚信,国家应该通过大力支持地方新闻业,从而促进“营造一个更健康的新闻环境”。她表示:“地方新闻业正在走向消亡,所以越来越多的读者涌入了社交媒体,从网络中获取他们想读的新闻。”

Wardle还相信,在全球层面上制定一套整体解决方案是有可能实现的。“联合国已经针对言论自由制定了相应的标准,很多网络平台都采用这些标准来指导其运营行为。因此,制定一套让科技企业承担责任的全球性机制,是可行的。”

欧洲的推动力

2020年底,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提出了一项旨在让全球各国科技公司承担相应责任的《数字服务法案》(Digital Services Act)。该法规的依据是,凡是在现实世界中被明令禁止的行为,在网络空间里也理应被禁止。

Adrienne Fichter表示:“该法案将依据确定的机构程序采取统一的行动方案,包括设置多个中央联络点,确定具有约束力的期限,以及可选择在各国法院采取法律行动。”

然而她也补充提及,截至目前,谷歌(Google)已明确发声,对该方案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

瑞士采取的方式

和绝大多数国家所采取的处理方式一样,瑞士政府迄今为止始终依赖于科技行业的自我监管。不过在伯尔尼,情况正在逐步发生变化。

“联邦行政管理部门当前正致力于明确一个问题:瑞士针对网络平台的治理方式,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必要以及有可能实现的,”瑞士联邦通讯局(OFCOM)在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回复邮件中介绍道。

基于2019年出具的一份报告,针对搜索引擎或社交媒体对人工智能或算法的应用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公众舆论及喜好,瑞士当局目前正在展开调查。联邦通讯局表示,结论最早要等到今年年底才会出炉。 

然而,该机构同时透露:此次调查并不会将重点聚焦于瑞士相关法律今后该如何力求遵循欧盟法规、与欧盟做法保持一致;而是着眼于寻求“一种瑞士的治理方法,”瑞士联邦通讯局表示。

(译自英文:张樱)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