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如何解决呼吸机短缺问题

在疫情期间,必须确保需要呼吸机的地方拥有足够的设备物资。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研究员Torbjørn Netland倡导全球协作生产呼吸机,并给出“六步走”的生产供应方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16日 - 09:00
Torbjørn Netland,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助理教授兼生产与运营管理负责人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疫情容易牵动人们的情绪。面对亲人朋友逝去,我们的反应往往是:封锁边境!航班停飞!有这种反应很自然,也完全可以理解。

尽管个人需要尽量避免接触,但在其他情况下使用相同的策略可能会适得其反。例如,在呼吸机的供应方面。

全世界的卫生部门都面临着同样的窘境。去年,年产77’000台呼吸机便足以满足全球市场需求。但是仅在四月份,光是纽约市就预计需要增配30’000台呼吸机,而且没人真正知道新冠肺炎危机中呼吸机的需求总量到底会是多少。  

我们从哪里获得所有这些呼吸机?

目光短浅的政客们都认为解决呼吸机短缺问题的方法是提高国内产量,对于某些国家的特定产品来说,这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法。

但是,如果你看看呼吸机公司的分布情况以及呼吸机上700多个零部件的来源地时,便不难发现,囤积生产设备、3D打印机或将临时部件东拼西凑在一起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案。就短期而言,唯一能成功的方法是让全球最成熟的呼吸机制造商大规模快速生产更多的呼吸机。

Torbjørn Netland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助理教授兼生产和运营管理负责人。 Copyright: ETH Zurich/Giulia Marthaler


不幸的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全球供应链却面临瓦解风险。这种供应体系甚至被认为是引发疫情的因素之一。我们是否希望挽救尽可能多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如果是的话,我们就应该提高全球呼吸机制造商的产能,而不是妨碍它们的生产活动。

团结合作

领先的呼吸机制造商具有不必改造整条生产线的优势。它们还可以更经济高效地生产呼吸机。

但是有一个问题:尽管其中一些制造商已经将产能提高了30%至50%,但依然无法将产量提高至原来的5~10倍,以满足全球的呼吸机需求。

他们需要来自供应链的支持。我并不是在此建议世卫组织去协调全球呼吸机的生产和运输。

而是呼吸机生产商及其供应链公司、大型物流公司、国家邮政部门甚至国家军队采购部门应该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六步走”方法

第一,掌握呼吸机的供应链关系。通常情况下,呼吸机厂商只需要与可靠的外包商合作就足够了。但是在危机中,制造商要知道需要哪些零部件,以及在哪里购买。哪些零部件最稀缺?哪些零部件是必需的?是否有更容易获得的替代品?

第二,简化供应流程。思考将这些零部件运送至呼吸机厂商的最佳方法,以及扩大产能所需的方法。不同行业之间的供应链中是否存在重叠环节,比如是否可以用来简化运输流程?我们是否可以利用航空枢纽建立全球快速响应式物流网络?

第三,预测需求变化。研究需求增长趋势,分析下一个疫情的集中暴发地。包括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在内的一流研究中心已经在提供每日疫情数据更新,其分析结果可用于准确高效地管理呼吸机订单。

疫情不分国界,我们也应不分国界,团结抗疫。

Torbjørn Netland

End of insertion

第四,寻求更多帮助。接下来要考虑在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上,哪些公司最有能力提升产能。在英国,一家真空吸尘器生产商正在快速提高自主设计的新设备产能。还有哪些公司具备有用的专业能力?

第五,培训操作人员。一家呼吸机制造商最近向《明镜周刊》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找到足够的受训人员来操作呼吸机。那么是否可以简化呼吸机的操作方式,使其更易于使用?

是否需要改进技术文档、简化培训流程,或实现数字化培训?我们是否可以现在就开始培训医护人员如何使用呼吸机,以便几个月后到货时能够轻松上手?

第六,寻找呼吸机替代品。在优先处理上述工作时,面对这次全球危机,我们还必须寻找呼吸机的替代品。呼吸器是许多救护车的标配。在疫情期间,可以考虑将备用便携式呼吸器改造成为呼吸机。

手泵曾在1952年哥本哈根脊髓灰质炎流行期间拯救了许多生命,诸如手泵之类的技术含量较低的解决方案能否在某些国家发挥作用?

最后,我们决不能在疫情突发事件期间丧失全球战略眼光。如果我们想有效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健康问题,我们就必须放宽视野,进行系统性的思考。疫情不分国界,我们也应不分国界,团结抗疫。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