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如何解決呼吸器短缺問題

在疫情期間,必須確保需要呼吸器的地方擁有足夠的設備物資。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研究員Torbjørn Netland倡導全球協作生產呼吸器,並給出“六步走”的生產供應方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16日 - 09:00
Torbjørn Netland,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助理教授兼生產與運營管理負責人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疫情容易牽動人們的情緒。面對親人朋友逝去,我們的反應往往是:封鎖邊境!航班停飛!有這種反應很自然,也完全可以理解。

儘管個人需要盡量避免接觸,但在其他情況下使用相同的策略可能會適得其反。例如,在呼吸器的供應方面。

全世界的衛生部門都面臨著同樣的窘境。去年,年產77’000台呼吸器便足以滿足全球市場需求。但是僅在四月份,光是紐約市就預計需要增配30’000台呼吸器,而且沒人真正知道新冠肺炎危機中呼吸器的需求總量到底會是多少。

我們從哪裡獲得所有這些呼吸器?

目光短淺的政客們都認為解決呼吸器短缺問題的方法是提高國內產量,對於某些國家的特定產品來說,這不失為一種解決方法。

但是,如果你看看呼吸器公司的分佈情況以及呼吸器上700多個零部件的來源地時,便不難發現,囤積生產設備、3D打印機或將臨時部件東拼西湊在一起並不是好的解決方案。就短期而言,唯一能成功的方法是讓全球最成熟的呼吸器製造商大規模快速生產更多的呼吸器。

Torbjørn Netland是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助理教授兼生產和運營管理負責人。 Copyright: ETH Zurich/Giulia Marthaler


不幸的是,我們現在迫切需要的全球供應鏈卻面臨瓦解風險。這種供應體系甚至被認為是引發疫情的因素之一。我們是否希望挽救盡可能多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如果是的話,我們就應該提高全球呼吸器製造商的產能,而不是妨礙它們的生產活動。

團結合作

領先的呼吸器製造商具有不必改造整條生產線的優勢。它們還可以更經濟高效地生產呼吸器。

但是有一個問題:儘管其中一些製造商已經將產能提高了30%至50%,但依然無法將產量提高至原來的5~10倍,以滿足全球的呼吸器需求。

他們需要來自供應鏈的支持。我並不是在此建議世衛組織去協調全球呼吸器的生產和運輸。

而是呼吸器生產商及其供應鏈公司、大型物流公司、國家郵政部門甚至國家軍隊採購部門應該合作解決這個問題。

“六步走”方法

第一,掌握呼吸器的供應鏈關係。通常情況下,呼吸器廠商只需要與可靠的外包商合作就足夠了。但是在危機中,製造商要知道需要哪些零部件,以及在哪裡購買。哪些零部件最稀缺?哪些零部件是必需的?是否有更容易獲得的替代品?

第二,簡化供應流程。思考將這些零部件運送至呼吸器廠商的最佳方法,以及擴大產能所需的方法。不同行業之間的供應鏈中是否存在重疊環節,比如是否可以用來簡化運輸流程?我們是否可以利用航空樞紐建立全球快速響應式物流網絡?

第三,預測需求變化。研究需求增長趨勢,分析下一個疫情的集中暴發地。包括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在內的一流研究中心已經在提供每日疫情數據更新,其分析結果可用於準確高效地管理呼吸器訂單。

疫情不分國界,我們也應不分國界,團結抗疫。

Torbjørn Netland

End of insertion

第四,尋求更多幫助。接下來要考慮在供應鏈的各個環節上,哪些公司最有能力提升產能。在英國,一家真空吸塵器生產商正在快速提高自主設計的新設備產能。還有哪些公司具備有用的專業能力?

第五,培訓操作人員。一家呼吸器製造商最近向《明鏡周刊》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戰是找到足夠的受訓人員來操作呼吸器。那麼是否可以簡化呼吸器的操作方式,使其更易於使用?

是否需要改進技術文檔、簡化培訓流程,或實現數字化培訓?我們是否可以現在就開始培訓醫護人員如何使用呼吸器,以便幾個月後到貨時能夠輕鬆上手?

第六,尋找呼吸器替代品。在優先處理上述工作時,面對這次全球危機,我們還必須尋找呼吸器的替代品。呼吸器是許多救護車的標配。在疫情期間,可以考慮將備用便攜式呼吸器改造成為呼吸器。

手泵曾在1952年哥本哈根脊髓灰質炎流行期間拯救了許多生命,諸如手泵之類的技術含量較低的解決方案能否在某些國家發揮作用?

最後,我們決不能在疫情突發事件期間喪失全球戰略眼光。如果我們想有效解決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健康問題,我們就必須放寬視野,進行系統性的思考。疫情不分國界,我們也應不分國界,團結抗疫。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